短篇小说:流年若许丶在爱我一次③

摘要:
《十三章那些遗忘的记忆》翼哥哥,谢谢你带我来这个地方,我现在心情没有那么压抑了,谢谢你紫洛真的很震撼,他从来不知道这样的事物可以带给人快乐在以前她只会觉得奢侈,但现在她觉得很美,夜色很美,灯光很美,

摘要:
《第九章恐怖森林》初生的日光,顺着每一个帐篷的缝隙散射进去,灿烂的光辉似乎不适合某些人,就比如许流年被刺眼的阳光灼醒,他不知道自己居然在那么心痛的情况下还可以睡得安稳,而且,看看自己的怀里,居然再一

《十三章那些遗忘的记忆》

《第九章恐怖森林》

“翼哥哥,谢谢你带我来这个地方,我现在心情没有那么压抑了,谢谢你”紫洛真的很震撼,他从来不知道这样的事物可以带给人快乐在以前她只会觉得奢侈,但现在她觉得很美,夜色很美,灯光很美,一切都很美,心情自然会放松

初生的日光,顺着每一个帐篷的缝隙散射进去,灿烂的光辉似乎不适合某些人,就比如……

“笨丫头,我带你来这里不只是看灯光这些人为制造出来的东西,你看看夜空,是不是更美呢”冷翼和紫洛坐在天台的边缘,笑对着因为楼下风景迷住的人儿,轻声说到

许流年被刺眼的阳光灼醒,他不知道自己居然在那么心痛的情况下还可以睡得安稳,而且,看看自己的怀里,居然再一次的把这个恨入心底的女生搂入怀,其实,他并没有发现,似乎,紫洛来了以后,他再也没有经历过那个可怕的梦魇,然后放下在他怀里的人儿,整理好衣服便出了帐篷,看着帐篷外的人,烈焰,冷翼,还有那两个人以及差不多所有的同学都已经精神焕发的享受阳光,与晨练,自己也加入了其中,

紫洛听到冷翼的话,轻轻抬起头“哇,翼哥哥,好美”其实紫洛一直都是如此,纯洁的像张白纸,她会因为一点点小的事物就感动的稀里哗啦,可是这也是一个缺点,同样,她可能因为某些迫不得已的事就触目伤怀,多愁善感是病也是命……

烈焰一看许流年自己出来“小洛还没有醒么,原来她酒量这么差,呵呵……”,

紫洛眼中的世界,星星闪烁在寂静的夜空,笼罩着她,楼下风景,灯光映衬下夜空更加的美丽迷离,朦胧的如幻似梦,此刻的她在这种繁华却又无比自然的景象中迷失自己,不仅睁大眸子,这是也许她来中国最痛苦也是最美好的一个夜晚吧,她心里是这么想的……

“恩那丫头酒量一直都不怎么好初中的时候,班级的毕业聚会,喝了一点点酒就烂醉如泥,还奇奇怪怪的说了好多话,那样子很可爱呢,搞得许伯父,许伯母和当时送她回家的我苦笑不得”只要一提及紫洛,冷翼心里总是很幸福,这是他和丫头的回忆,他知道流年与紫洛之间一定发生过什么事,但是他不能伤害丫头,但同样他也不想伤害到流年,所以现在他心中的苦涩谁有能懂呢!

紫洛看着夜空,而冷翼则看着紫洛那因为震撼而迷失的眼眸,这是他的天使不是么,对于这里的风景,冷翼是不以为然的,他看过无数次,可是即使第一次他也没太大的感觉,冷翼不禁伸手搂禁紫洛的肩膀,让紫洛的头靠着他的肩膀,他的心里才会感觉踏实和满足,

而许流年听到自己的好兄弟提及起他与紫洛的回忆,心里就如同被堵住了一样,沉溺的他无法呼吸,而烈焰心里想的却无人得知……

“丫头,你为什么会去英国呢,你的血统虽然是混血,但是你的国籍是中国啊,而且我听流年说过你是七岁才移民去英国的”这个问题困扰冷翼好久了

“哇!大家都起的好早哦!”在他们三人心思各异的时候,还不明白状况的紫洛出了声,引得三人的视线齐刷刷看向她,被看的不自在的紫洛不明所以的问了一句“怎么了嘛?你们都看我干什么”,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七岁那年,在英国的第一眼是在医院,当初我妈咪说我昏倒了,具体原因是因为我爸爸工作的需求,可是为什么没带哥哥我就不清楚了,每次问她们都会很生气,最后我也不问了”紫洛回答的很利落,她是真的只知道这些

烈焰听人儿的话“噗”的一声笑了出来,随后解释道“小洛洛现在可不早了哦,如果不是郊游,现在的你都已经迟到了,哈哈……”看着紫洛那无辜朦胧的表情“小洛,我觉得你越来越可爱了,是不是啊,冷翼,恩?”

“在医院醒来,那你只记得你流年?你不记得一个叫许若可的女孩子么?而且为什么十年后你突然回中国呢,这一系列问题很奇怪不是么?”冷翼冷静的分析其中的因果关系,真的很有问题,

无辜中枪的冷翼,看向烈焰挑衅的眼神“当然,丫头一直都很可爱”烈焰“呲呲”一声表示不满,

“这个……我不知道,许若可,我的记忆里没有这个人的存在,我应该认识她么,许若可,她也姓许,她难道和哥哥……”紫洛一脸的不解

“你们在这里无聊到斗嘴,不如去找点食物,你看其他的组有的都已经篝火烤肉了,我们可是什么都没准备”许流年看着他们和谐的谈话,出声打断,

“丫头,你真的不认识么,可许若可是流年的妹妹啊,你怎么会不认识呢”而且流年明明说,许若可是因为丫头才会精神失常的,怎么会这样呢,

“对啊,三位少爷,还有圆圆,洛洛,我们没有什么食物,要怎么度过这半个月”班长韦秋适时的插了一句嘴,

“许若可,许若可,若可,流年若可……啊!我头好痛,为什么,我不记得啊,可是,这个名字好熟悉”紫洛心底的声音告诉她这个人她认识,可是她记不起来,突然脑袋阵痛,她又看到那个画面,一个女孩,向她走来,地上全是血,她疯狂的跑,后面的人疯狂的追,“不要,好可怕”紫洛惊呼出声

“啊?没有食物,那要怎么办,早知道来的时候让我父亲给我带来够大家一起吃半个月的食物好啦,”最没脑子的郑圆圆一听到没有食物顿时慌了脚

“丫头,不要怕,你想起什么了?”冷翼可以断定紫洛记忆里有遗忘的缺口,这个缺口,就是他和流年之间的误解

“圆圆,你这样不对,因为虽然我们家庭里生活不错但我们要自立,自己动手,未来才会丰衣足食”班长韦秋在发挥他的劝说能力,希望可以教导到这个依赖家庭的富家千金

“啊,不要,好可怕,你不要过来……”紫洛歇斯底里的哭喊,又陷入的回忆的漩涡里,他听不到冷翼的问好,心底只有恐惧,瞳孔内一片空洞

“呃?好吧,那我们要怎么做”郑圆圆似乎是被说动了,或者因为许流年他们在场,反正收回了刚刚的埋怨样子,

“好啦,丫头,不想,翼哥哥在你身边,不要怕”冷翼禁抱着紫洛,是他的错,他的丫头今天经历了太多,她的记忆缺口似乎是痛苦的过往,是他不好

“恩我在选择这个地方带领大家郊游,其实也是想让同学们都体会一下独立生存的感觉,这个地方的前方是一个大的森林,我们可以尝试狩猎”许流年缓缓道出来意,但似乎也有所保留,接着道“但是森林面积很大,里面保不准有些什么,需要我们去注意,这样吧,我们这组正好是三男三女,所以每个男生保护一个女生,我们准备东西去林子里狩猎,你们觉得呢”,

紫洛也许是听了冷翼的话,渐渐平静下来,眸子恢复正常,也不在哭喊了,紧紧的抱着冷翼,似乎想寻找安全感,

“我没意见”“我赞同”……似乎大家都觉得提议不错,纷纷赞同,

……

“那我就和丫头……”,“洛洛,一会儿跟着我身边,不要乱跑”冷翼刚要说和紫洛一组便被许流年抢了先

许流年回家发现并没有紫洛,他便换洗的一身脏乱的衣物,快速的清洗完,开着车极速的去了冷翼的家,他猜的没错的话,洛洛会在这里,他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刚进冷宅,就急匆匆的寻找紫洛的身影,

“哦,好”紫洛点头答应,并没有听清冷翼刚刚未说完的话,许流年看了冷翼一眼,里面似乎掺杂些警告和提醒,像是再说:别忘了我们的目的!然后牵着紫洛的手便往前面的森林走去,

“许少爷,你是来找少爷的么”一个佣人过来问着有些急迫的许流年,以为他有什么急事

冷翼无奈一笑对着距离自己较近的韦秋说“我们也进去吧,你跟在我身旁,同样也要照顾好自己,如果有危险记得叫我”,“恩,谢谢冷少”韦秋感恩一笑,而最后烈焰自然和郑圆圆搭档,烈焰眼神幽怨的望着那四个离去的身影

“除了冷翼,你们也没有看到一个紫色眼睛的女孩”

“同学,走吧,别告诉我没提醒你,你自己管好自己哦,好好跟在我身后”说完提步就走

“哦,你是说紫洛小姐,他和少爷在天台,要不许少爷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叫……”佣人的话没有说完,许流年就不见的身影,

“嗯嗯,焰少爷,我一定不会给你添麻烦的”郑圆圆并没有因为烈焰的话而不高兴,反倒很庆幸,自己居然回和三位少爷一组,并且居然和最受女生同学青睐的烈焰少爷搭档,别提多高兴了,心里都乐开了花……

而紫洛心情似乎平复的很多,冷翼也不敢去问太多,等过段时间再问吧,

走了有一会儿的紫洛发现,他们空着手,什么都没有,一会儿用什么去狩猎呢?“哥哥,我们用什么狩猎,难道用抓么?可是……”本就距离不远的韦秋与郑圆圆也有同样的疑问,许流年听到她这么说,不自然的回了一句“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啪”的一声,天台的们被大力撞开,不要误会,的确是撞开的,许流年急迫的心情把他扰乱的都没有时间去开门,似乎差一秒都不行,

紫洛也没什么兴趣,就没有问下去总之他哥哥有办法就是了

“洛洛,你没事吧”许流年随着门被撞开的声音刚刚落下,就听到他低沉带有诱惑力的声音,其中还带着急迫的情绪……

“嘶……嘶”突然前面出现了声音“洛洛,听到没有,前面有动物的声音”许流年突然出声

《十四章对决》

“呃?我怎么感觉很危险,这个声音……”紫洛看向许流年的眸子,似有不解的问,哥哥难道没听出这声音很怪么?

许流年刚撞开门,便担忧的出声,看向冷翼与紫洛,危险的眯起眸子,的确,洛洛受惊是他的错,可是,他们两个在这里搂搂抱抱,不知道他有多担心么,心中一丝异样流过,好像别人侵占了他的似有物一样

“没事的,跟我走”紫洛没有发现许流年眼中的躲闪,便被许流年牵着跑了过去,

“哥哥,你来了,我没事”紫洛和冷翼听到门被震开,也是一惊,随即便听到了许流年的声音

后面的冷翼看着许流年有意的想甩开他们,心里一惊,他直觉会有危险“焰我去看看流年和丫头你保护好两个女生记得多打些猎物估计我们这边不会有收获了”冷翼说完就跑着追了过去,

“是么,有事没事我看过再说”许流年语气怪怪的,大步向前,伸手拉过在冷翼怀抱里的人儿,其实他看到紫洛的状态,心里的担忧已经没有多少了,而且他知道冷翼会把紫洛照顾的好好的,他有私心,就是不想让冷翼抱着洛洛

“喂!我不要,翼,你……”然后看了看两个女生“唉!走吧,现在全靠我们了”然后认命的当上了“护花使者”,之后了两个人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但却不敢问谁不知道烈焰少爷脾气阴晴不定,看他现在似乎心情不是很好,才不会去触那个眉头,

“哥哥,我真的没事了,你不用担心,翼哥哥把我照顾的很好”紫洛也感觉许流年怪怪的,但没有多想,以为是因为担心她,心里不禁愧疚,他哥哥叫她别乱跑,是她自己不听话

再回到洛洛这边,带着紫洛跑了一会儿的许流年,突然停下,这里好像是树林的最深处,比较阴暗,树木很茂密阳光也只能透着树叶间的缝隙零零碎碎的照射进来,地面土壤也比较湿润粘稠,紫洛一回头“啊!这是什么,哥哥……”他看到了什么,一堆动物的白骨还有点腐烂的动物尸体,他搞不懂哥哥怎么会带她来这里,

“哥哥对不起,是我自己乱跑,我应该听你的话等你的”

“没事,一些动物的尸体”许流年不以为意的说,“洛洛,我看到一只野鸡,我去打来,你站在这里不要动”说完许流年不等紫洛回答便消失在这诡异的树林里,留紫洛一个人在这个恐怖的地方

“不,洛洛,其实是我……是我的错”许流年听到紫洛这么说,其实他是矛盾的,他似乎有点怀疑这么纯洁的人儿会是当初那个逼得若可疯癫的人么?

“啊,哥哥,不要,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但没有人回她,她再也忍不住恐惧,拔腿试图跑出这里,突然不知道被什么给绊倒,她低头一看,

“翼,谢谢你替我照顾…洛洛…麻烦你了”特地的加重了“洛洛”二字,宣布他的主导权

“啊!……不要,好可怕”她被一个看不出来是什么动物的尸体绊倒,全是血,血淋淋的,吓得她闭上眼,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画面,地上全部都是血,一个女人似乎失去生命的躺在血泊中,还有一个女孩扭曲的笑脸,慢慢像她靠近,

“呵呵,流年,照顾丫头是我心甘情愿的”言下之意,照顾紫洛是他的责任,两人谁也不让谁,

“不!我不要……走开!不要这样”紫洛似乎崩溃的在这诡异的地方,脑海里还出现那恐怖的画面,抱着自己靠在身旁的大树旁边瑟瑟发抖,满脸泪痕……

“洛洛,很晚了,哥哥带你回家吧”许流年不与冷翼纠缠,目光转向紫洛

冷翼这边“怎么回事,这林子太大,流年到底领着丫头去了哪里,该死”冷翼急迫的寻找着,慢慢走进了一个地方,空气中弥漫着腐朽的气息,各种动物的尸体,俨然就是刚刚紫洛他们刚刚停顿的地方,他继续向前走着,他的直觉,丫头一定在这里,寻着一个方向急步向前跑去

“哥哥,我……”没等紫洛回答

———————————————————————————————————————————————————————

“丫头,这么晚了,你不说今天在这里休息么”冷翼也不让步同样把目光转向紫洛,似乎等着她做决定

“啊,那……好吧,哥哥,我今天在这里休息,天已经太晚了,而且冷宅这么大,哥哥也在这里休息吧,冷伯父伯母似乎也想你了呢,翼哥哥,可以么”紫洛为了两面都不拒绝,做了这么一个决定

“流年,你怎么在这里,丫头呢?”许流年靠在一棵树旁悠闲的呆着

“既然洛洛这么说,那我们兄妹今天就在这里打扰一晚了,冷翼你不会拒绝吧”许流年浅浅一笑,绝代倾城,虽然紫洛没有答应他回家,但是这样和跟他回家没什么区别,他就是不想让他们两单独在一起,许流年并没有注意,他的心正一点点沦陷,为紫洛而倾倒

“这是对她的小惩罚,她在里面,有一会儿了,我们去看看吧”许流年面带笑意的对着急迫的冷翼说着,

冷翼莞尔一笑“丫头都这么说了,既然流年不忙,那就在这里休息吧,冷宅有你们的参与这么会是打扰呢”就这样,紫洛和许流年就入住在冷翼家,

“流年,你,一定要这么对她”冷翼似乎更着急了,这个鬼地方对他们来说没什么,可紫洛一个小丫头,

————午夜十分————

“走吧,在耽误一会出现什么我可不管”许流年悠哉的说着,不过正好提醒了冷翼,同样也自动扯开了话题,然后冷翼就跟着许流年的脚步寻找人儿,

紫洛已经熟睡了

“翼刚刚她就在这里,我告诉过他不要乱跑,现在她不见了”许流年似乎也有点不敢相信,但是依旧装出了一份不在乎的表情,倒是急死了冷翼。

“流年,我就知道你会找我”冷翼和许流年在客厅相视而坐,

“流年,你说什么,能不能别玩了,他到底在那里,你不能这么对她”,

“翼,你还是这么了解我”许流年此刻和冷翼没有莫名其妙的争锋

“呵呵,我怎么对她了,不过只是想小吓一下她,谁知道他不听话乱跑的”许流年似乎也气愤了,冷翼不想和许流年吵下去,现在找到丫头才是最重要的……

“当然了,我们这么多年的默契,呵呵,想说什么就说吧”冷翼笑笑,进入正题

“丫头,你在哪里,翼哥哥找你来了”

“翼,你喜欢洛洛”许流年的语气不是询问而是肯定

《第十章险些丧命》

“对,喜欢她很久了”冷翼如实回答

“嘶……嘶”紫洛又听到了这个声音,本就颤抖的肩膀,更加颤抖了,头紧紧的缩进肩膀里,似乎想把自己藏起来,“嘶……嘶”声音还在继续,什么东西缠上了她的身体,她被吓的抬头

“呵呵,本来我们的计划似乎要因为这件事终结了”

“啊!蛇……蛇……这里怎么会有蛇”那条蛇继续从紫洛的腿部慢慢向上爬升,“嘶,嘶”的吐遮舌头眼睛里似乎有一团火焰,很危险的气息,它也许以为紫洛抢了它的食物,也就是紫洛身旁那个血淋淋的动物尸体,这条蛇唤醒了紫洛沉浸在脑海中的模糊片段,但却使她面临着更大的危险与恐惧,紫洛无措的挣扎,脑海里一片空白,只有恐怖在交织纠缠,

“流年,其实……我问过丫头,他的记忆似乎有一个缺口,她并不记得许若可”冷翼似乎有些不解的向许流年说明

“滚开……你……放开我”紫洛蹬着双腿,似乎想把这条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蛇踢下去,可是蛇是不会听懂她的话的,她渐渐放弃了挣扎,也没有力气去折腾了,心里没有任何想法,缩成一团似乎等待着死亡,

“你说,他不记得,怎么可能,呵呵……她倒是撇的一干二净,那时候她七岁,记性即使在不好也不可能没印象吧,若可,她是因为她才回失常的,呵呵……她凭什么”许流年苦涩一笑,本来打算放弃一切,放下对紫洛的仇恨,他本以为现在紫洛这么纯洁,小时候有可能是不懂事,可是他居然说她不记得,她凭什么这么说,许流年的眸子愈发的深蓝,明亮,她凭什么说不记得,十年的光阴岁月,十年的纠缠,和那交织在仇恨与深情的边缘,她一句不记得就可抛开一切何其可笑……

“丫头,你在哪里,翼哥哥来找你了”她好像听到翼哥哥的声音了,“翼哥哥……翼哥哥……我好怕,你在哪里,快来救我……这里好恐怖”紫洛拼命的喊,心里似乎有了一丝希望,力气耗尽的昏死过去

“流年,你冷静,丫头七岁时移民英国醒来是在医院,而这时候许若可同样精神失常,你不觉得很奇怪么,有可能她们两个都是无辜的,你难道亲眼看到紫洛逼疯许若可的么?”冷翼点出问题关键所在

短篇小说:流年若许丶在爱我一次③。“丫头,别害怕,等着我”冷翼听到紫洛的声音就在不远处,听到那颤抖凄凉的声音,他的心就像碎了一般,然后向声音发出的地方跑去,

“你说的是真的?可是若可每次提到紫洛的名字都会感到恐惧,在若可失常的时候同样听到紫洛的名字也会更加失常,这些难道和她没有关系”许流年似乎也察觉了不对

许流年同样听到了那种恐惧无助的声音,他心底突然罪恶感冲出,

“啊!不要……滚开,离我远点,血……

“不,这是她应得的,我不过是让他在这个地方被动物的尸体吓一吓,可是洛洛的声音为什么会好像马上就要死亡了一样”他的心底顿时慌了,也立刻像发声出跑!

不要……全是血,不要!!!”熟睡的人儿突然被恶魔纠缠,紫洛脑海再一次浮现那可怕的梦魇,和森林里经历的恐怖事件纠缠着,愈发恐惧与无助,

冷翼看到紫洛的时候,紫洛满身的血,身体紧缩在一起瑟瑟发抖,身旁还有一个血肉模糊的动物的尸体,一条蛇缠在她的身上“嘶……嘶……”的吐着信子,看到他的丫头这般样子,冷翼像疯了一样,从衣服里面拿出一把精致的黑色手枪,

在客厅的许流年和冷翼听到屋内突然传出的沮丧语气,停止了交谈,两人对视一眼迅速的跑向紫洛的入住的客房……

“啪”一声解决了蛇的生命,他跑过去抱起昏倒的紫洛,眼里涌现出血丝,似乎不解气的“啪,啪,啪”又打了几枪,声音震彻了整个森林,许流年到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个画面,看到紫洛的样子,顿时愣了,怎么会这样,我只想吓一吓她,这森林里怎么会有这些东西,他心底像什么碎了一样,无法复原,似乎想说些什么

《十五章阴霾背后的深情》

“翼,我……”,

“丫头,不要怕,翼哥哥在这里”先进屋的冷翼拥起床上的人儿,看着她沉溺在梦魇中的脸庞,比平日苍白了许多,

短篇小说:流年若许丶在爱我一次③。“滚”冷翼一改往日的温润,一种嗜血的感觉另许流年一震,原来他对洛洛感情的这么深了,看着冷翼抱着紫洛慢慢走出他的视线,他突然像没有了支撑一样倒在了地上,

“洛洛,哥哥在,醒醒,你只是在做梦罢了”晚了一秒钟的许流年心里也极度的不平稳

“洛洛,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他像是在倾诉什么,刚刚紫洛全身是血是样子久久浮现在他的脑海,使他无法呼吸……

“啊!不要!”紫洛惊醒,看到身边的冷翼,想也没想的缩进冷翼的怀里

这边打完猎物的烈焰,早早就领着郑圆圆和韦秋出了森林回到了帐篷这里,边烤肉边等着他们回来,他看到冷翼的时候,一愣“翼怎么会这样小洛她没事吧,流年呢”,

“洛洛……”许流年刚刚要说什么,看到紫洛的动作,心中泛起苦涩,的确,她从来都看不到他,他只是一个陪衬,和小时候一样……呵呵,

红了眼睛的冷翼没有去理烈焰,抱着紫洛径直向帐篷走去,“翼,小洛有没有受伤,我去备车,我们马上带小洛去医院”,

“乖,丫头,不怕……”冷翼轻声哄着紫洛,并没有注意到许流年的一样

冷翼看了一下烈焰,像是同意了他的观点,然后抱着洛洛进了帐篷“不要……我好怕,”紫洛嘤嘤出声,冷翼紧紧的抱着怀里的人儿“丫头,翼哥哥在,不要怕”,冷翼被人儿的痛苦呻吟唤回了神,嗜血的眸光也不见了,他的眼角一滴晶莹泪珠顺着脸颊慢慢划下滴在了紫洛的嘴角,紫洛被这微小的触感给触碰醒了

怀中人儿渐渐平静,呼吸也平稳了下来,

“翼哥哥,不哭,我没事的,你看,我不还是好好的”紫洛轻轻出声“丫头,对不起,我没能及时保护你,都是我不好”冷翼的声音愈发颤抖,

许流年看到那么和谐的画面,心痛的无法呼吸,转身走出房间,轻轻为他们合上了门,回了房间,整个人无力的倒在了床上

“翼哥哥,这不是你的错,哥哥告诉我,等他,是我自己因为害怕乱跑的”紫洛的小手慢慢帮冷翼拭去泪水,翼哥哥不适合这个样子,在她心中翼哥哥应该是阳光温柔的,像一个天使一般守护她,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

“洛洛,是不是,无论我做什么,你眼里都不会有我的存在,即使恨都不愿意留给我,我本以为我够强大,可是你的出现显得我那么不堪一击,你不知道无论是十年前那一眼还是十年后的初见,你带给我的都是无边的悸动与惊艳,十年光阴,你不知道背后隐藏了我多少日夜的思念”许流年喃喃自语,一滴泪珠就这样顺眼角划下,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去他的鬼道理,只是未到伤心处罢了……

“丫头,你不知道,是流年他……唉!好啦,我们都没有错,不要想了,忘掉刚刚的一切”冷翼拥着怀里颤抖的紫洛,他知道她还是很怕,就是不希望他担心才会这样“丫头,我带你回家好不好,去翼哥哥的家”,

—————回忆起始—————

“嗯,好”见紫洛答应了,冷翼抱着她走出帐篷,正好见烈焰把车开了过来“焰,我们走吧”冷翼抱着紫洛上了车,烈焰看了冷翼怀中的人儿,眼底一阵心疼,启动了车子快速的行驶……

“爸爸,我要他,做我的专属玩伴”五岁的紫洛高傲的站在彼得孤儿院的广场中心,细白的小手指指着一个长相精致的男孩子,而这个男孩子,便是许流年

——————————————————

广场中齐刷刷的站着一排男孩子,似乎等着天使的降临把他们带出这个缺失温暖的地方,自然紫洛成了他们的天使,一个个带着渴望的眼神张望着紫洛,

这边,许流年颓废的从诡异的森林里站了起来,眼里浓重的痛苦覆盖了一切,他看到那时候紫洛的样子,好像时间停住了,呼吸都一滞,眼里心里都只有那个浑身是血的人儿,那是他的妹妹,让他这么多年,虽然痛苦却又念念不忘的人,……是他,亲手摧毁了这一切,可是,他只是想小吓一下她,怎么会这样,这个森林和勘查的时候有些不一样,想到这些,许流年拿出了手机,拨通“div,你怎么办事的,那个森林所有的危险动物不都已经清理干净,为什么还会有蛇出现,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要不然……”许流年不温不热的出声,

而他站在的是一个角落,似乎他并不希望自己离开这里,但是偏偏紫洛手指的方向就是这里,他诧异的抬起头,看向紫洛,明明知道她一定是一个骄傲的小公主,还要自己当她的专属玩伴,心里本想立刻拒绝紫洛,但是他抬头的瞬间,一张精美绝伦的脸庞,紫色的眼眸,不禁也震撼了一下,他知道自己长的也很漂亮,可是和广场中心的人儿一比,似乎已经黯然失色……

电话那边一个声音都不敢出,然后就被挂了电话,许流年起步直接回家,紫洛这个样子翼一定会带她去最近的医院,他比较好找到他们,

“我……”本来到嘴边的拒绝话语却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了,

不一会div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许流年不耐烦的接过电话“解释”

“你叫什么名字?”紫洛慢慢的走向他,轻轻的问着许流年,声音如百灵鸟般清脆悦耳

“boss,抱歉,有可能是没有清理干净,我们会追究他们的责任”

“我叫流年,没有姓氏”当时的他不自觉的出声回答

“滚,你去给我拆了他们招牌”

“流年,很美的名字,我妈咪是土耳其的国籍,所以你不能和我一样随母姓,我爸比姓许,流年若许,你叫许流年可好”紫洛眨着天真的眸子,

“boss……这……”那边有几秒钟的停顿

“好……”他听到这个精致的女孩给了自己一个姓氏,一丝温暖从心底滑落,

“我说的不够清楚么?”许流年更加的不耐烦,“啪”手机被他摔的粉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