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腆脸人生

摘要:
白晄huang是个人物,但不是大人物,局长比他官大,他是副的;其实他老婆才算是人物,局长也要听他老婆的。在文化界白晄是很有名气的,以前叫做白面书郎,简单地说叫白面读书郎!后来觉着不礼貌就省略了一个读字。尽

方局长这两天是失眠了,还不是为那小子工作的事,愁死人了。凌晨时分方局长还没有睡着,翻来覆去,借着窗子透进来的亮光,他扭头看了看身边的老婆,她睡的正酣,隐隐的还打着小呼噜。方局长见此越发的心烦了,嘴里嘟囔着: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儿子工作的事已经迫在眉睫了,你居然还睡的这么香。
  然而,方局长是没有吵醒老婆的,他掀开被子,蹑手蹑脚的下了床,拿着烟和打火机出了房来到了厕所。他觉得肚子咕咕的不舒服,估计晚上的饭局又吃多了,喝多了。苦啊。方局长叹了口气,暗道,在别人眼里我是一局之长,大小也是个科级干部,每天上下班车接车送的,也不比别人寒碜多少,比有些人享受的也多。然而,每天大小的应酬,县委县政府有那么多比自己官大的人,见面了总像孙子似的点头哈腰,鞍前马后的,想对自己的老子也没有这么热情过,更没有服务这么周到过。这还不算,还得看别人的脸色行事,高兴了,对你表扬几句,不高兴了,这就得掂量掂量自己还能在这位置上待多久了。最让他气愤的是,平时和自己称兄道弟以及关系处的不错的人一遇到事,找到他们的时候,就和自己东拉西扯,推诿扯皮,丢出句的话是:老方啊,这事等过一段时间再说。
  过一段时间再说?到什么时候?方局长很想大声的吼出来,平时他就是这么对待手下的,然而他还是忍住了心中的怒火,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现在是有求于人。在心里他也暗骂了下自己那不争气的儿子,要是能好好学习混个本科,一切也都还好办,谁知他小子当初只搞了个专科。这让要面子的老方在有一段日子颇抬不起头,总觉得比人低了一等。怒火,也是不好向儿子发的,毕竟事情已经这样了,说什么也都没用了。
  眼瞅着儿子三年就快毕业了,作为老子总得要给孩子的将来考虑下,虎毒尚且不食子呢,何况他方局长还是那么的爱儿子,宠儿子,就是当初太溺爱了,没有好好管教,所以才有今天的局面。
  方局长坐在马桶上,给自己点了根烟,猛吸一口,然后,抬头轻轻的将经过肺的烟雾吐了出来,像个调皮的孩子,他是一点一点吐的,想吹个圈圈出来,然而尝试多次都没有成功,这让他本来就犯愁的心有了更多的挫败感。他没有再理会空中飘荡的烟,他使了使劲,想拉出什么,努力了半天连个屁都没有。只得作罢,提起了裤子,将烟熄灭在马桶里,冲水之后,又到了客厅。
  沙发上,他看见儿子的房门是紧闭的,心里一暖,感慨道:一转眼这小子都这么大了!!看来不服老不行啊,岁月不饶人一点没错。
  他在继续为儿子的工作在考虑,在谋划,怎么才能让儿子顺利在此次县里事业单位招聘成功呢?公务员?他不是没有想过,但是太难了,难于上青天,毕竟公务员招聘的严格性,正规性要比事业单位的强多了。他还是有这点自知之明的,自己的手还没有伸那么长的能力。就是事业单位,也让他颇费脑筋。有一条硬性指标,本科!而儿子目前还只是专科!专升本是来不及了!
  要不明天再找人事局张局长试试,实在不行就去找分管陈县长。对,就这么办,方局长似乎看到了希望,事在人为,如果不试试,人永远不可能成功!想他这么多年就是在摸爬滚打中才有了今天的位置。
  想到这,他的心稍微一宽,情绪也比刚才好多了。他有点兴奋的给自己又点燃一支烟。这烟还是单位小王来看自己时送的,求自己能不能给他的工作岗位调动下,正好局里副主任位置空了一个。想到当初小王听到自己说,这事不太好办,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时,他笑了。其实,有什么难办,还不是自己一句话的问题,关键是,看他小王能不能领会领导的意思了。果然,小王领会了,从裤子的口袋中拿出了一张银行卡,递到他面前说,方局,小小意思。这时,他会将脸一板,义正言辞的道,小王你这是干什么,大家都是同事,这样做不好!小王哪能不晓得他的装腔作势,顺水道,没有,这事我们同事关系好的见证,没有什么不妥的。方局长也就不再推诿了,呵呵一笑,下不为例!你刚才说的工作的事,其实说难也不难,这样吧,下星期党组会过后你就晓得结果了。小王听此,脸上一乐,知道事情有准了。这时他会识相的站起身,说,方局,这么晚了,就不打扰您休息了。
  方局长笑了,随之心一紧,说不得自己以后也用同样的办法。眼下,正离这情况不远了,为了儿子。
  第二天,他和老婆商量着儿子的事,他狠下心来对老婆说,这样吧,明天你陪人事局局长夫人去逛街,只要她喜欢的,看中的就你帮她买下,这个钱出了,也认了。他老婆,一个典型的家庭主妇谨慎的道:这样能行吗?
  不行也得行。方局长脸一寒,接着道,把局长夫人哄开心了,那枕边风也是很厉害的。说完,他脸如晴雨表一般由阴转晴,嘴角抽了几抽,诡秘的笑着。
  一星期后,人事局张局长请方局长吃晚饭,理由是老朋友叙叙旧,其实他们比谁都晓得其中的缘由,对于,方局长大方的为他张局长夫人购物以及看在那张银行卡的份上,说不得也是要略表感谢的。而吃饭就是一个绝妙的方法。在中国,没有什么能比吃饭是大事的了,古语有云,民以食为天。何况酒桌文化已经延续了好几千年,可谓博大精深,源远流长。没有饭桌,什么事也别想谈成。
  听张局长的意思是,他答应了。只是还得分管县长同意,毕竟不是他一个人能做的了主的。其实,张局长这招可谓一石二鸟。有好处得想着领导,领导高兴了那以后的好处还会少吗?再者出事了,死的不是他张局长一人,总有人陪的。
  方局长问陈县长是什么意思?
  能有啥意思?你去了就晓得了。说完,张局长便沉默了,抽着烟,等待着服务员的上菜。
  那晚,方局长又跑到了分管人事的陈县长家。一见,他大包小包的拿着,陈县长笑了,老方你这是干嘛?
  方局长诧异了,怎么和当初自己对单位手下说的一样?看来,不同的只是官大官下,相同的是说的话都一样。
  官场,过场而已。陈县长和方局长彼此心知肚明。
  陈县长,我……方局长欲言又止。
  陈县长摆摆手道,老方啊,我知道你的来意,人事局张局长已经和我说了。这事嘛……陈县长没有继续说,他在等,等对面方局长的回答与填空。
  这我知道,还得多劳烦县长您费心,事后我不会忘记您的。
  陈县长乐了,他等的就是这句话,他不怕到时候方的反悔,官大一级压死人嘛,再说了,凭自己的关系还不会将小小的局长放在眼里,他说不会忘记,肯定会给自己呈上来的。
  有了方局长的保证,陈县长也上了心,关心的说道,你儿子是专科,但我们县招的基本要求是本科。这样吧,你看看能不能个假的文凭,填档案的时候我和张局长打声招呼。还有你提前将面试考官给打理好,这一关也很重要。
  好的。我会的。方局长大喜的说,那这事就麻烦县长您了。
  呵呵,不客气。朋友之间嘛,有忙还是要帮的。你说是不是啊,老方,说完便哈哈大笑起来。
  方局长赔着笑连道,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县里招考的各种事项也陆续有条不紊的展开。方局长的儿子在第一轮报名时就通过了审查,学历,本科,符合;身体条件,符合。那还有什么不符合的呢?没有。
  接着便是笔试,面试,总成绩,方局长儿子第五名,县里那个热门岗位招6个。方局长知道结果后,高兴的又是睡不着,管他第几呢,只要儿子能进就行,再说了凭自己以后的打点,儿子不会比前四混的差的。但,方局长一想到自己送出去的东西,肉又是一痛,可转而以想又值了,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再过几天儿子就可以上班了,方局长心里计算着,乐着。然而好景不长,上班的时间到了人事局却没有通知儿子去报道,方局长奇怪,到底怎么回事呢?不会有什么变故吧?他的心里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不会,他安慰自己道,儿子总成绩什么的都达到要求了。
  他拿出了手机连忙给张局长打电话想问清缘由,电话那头,张局长吞吞吐吐的说,方局长啊,你儿子的事黄了。
  晴天霹雳!听此,方局长脑袋一片空白,怔了半晌,他冷冷的问,怎么回事?
  是你儿子被人举报了,说他学历造假,而且还提供了相关证明,为此我们也不好办,只得……
  只得什么?方局长怒了。
  只得,将他唰下。
  你……方局长,气的不知该说什么好了,他心里道,当初你们收礼收的那么痛快,怎么到现在却办不成这点小事。然而,他还是压住冷冷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你找谁说去?到纪检举报?可笑,除非脑袋被驴踢坏了,如果真要那样做了无疑厕所里点灯笼—-找屎(死)。你也将以贿赂罪被OVER掉!
  方局长转而柔声的问道,知道是谁举报的吗?
  张局长回答的到干脆,不知道,是匿名举报,而且还挂在了网上,不信你看看。所以……
  好了,我知道了。不等张局长说完,方局长便挂断了电话,然后对着手机咒骂道,全他妈的不是东西,呸!
  那头的张局长何尝不是这样做呢,他冷哼了一下,想知道谁举报的?告诉你,我傻啊,除非我不想干这局长了!举报人就是陈县长小姨子,而且第7名的她的女儿还顺利进了前6,重要的是陈县长已经向他授意保密了。

白晄huang是个人物,但不是大人物,局长比他官大,他是副的;其实他老婆才算是人物,局长也要听他老婆的。

在文化界白晄是很有名气的,以前叫做白面书郎,简单地说叫白面读书郎!后来觉着不礼貌就省略了一个“读”字。尽管没有什么作品问世,但是姿态上绝对是个不错的文化人。

他老婆曾经被冠以一枝花之名,自然是花枝招展美呀美!可悲的是,出身卑微家境贫寒,虽擅长于心机算计却没能完成学业半途而废了……所幸的是抓住了一次偶然机会当上了一名夺人眼目的美女作家。

当年的白晄正是风流倜傥的时候,凭借老爹的威势,在文化局虽然只是小小的办事员却是威风四面意气奋发,是一个响当当的文化名流!被多少青春少女暗中惊呼为白色洪常青。时代的英雄必能风骚一时,现在的人谁知道“洪常青”是谁?但在那时这个人物是散发正能量的标杆概模,原来就是一部电影里的一个正面角色而己。那么这样形容白晄是什么意思呢?那就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了,比喻往往不切实际。

白晄自视颇高,每时每刻在手中都掐着一本书,只不过是别人箸的书,不同人箸的书。书是白咣的标签,白晄整日与书为伴与书同行羡煞了太多人!

一次县里要举办一届征文比赛,做为文化局里的后起之秀,春风得意的白晄自然而然地成了组织者和领导者,在前辈们暗中操控在同僚们鼎力辅佐下,被委以重任的白晄不负厚望把肩上的担子顺利地挑了起来并圆满地完成了本届大奖赛的各项工作,得到了县里的高度赞扬。当然这只是官场层面的,在背地里达到人生辉煌顶峰的白晄手上己经勾到了一枝花。

当时的一枝花还只是个土妞,缀学后回家种地帮衬家里干农活儿。但土妞的思想是活跃的,不甘心当死气沉沉的农家女,更不甘心就此找一户人家了却一生!她在积级地思谋筹划以求早一日脱离贫苦的山村。

幸运终于来了!

为了发展的需要,县里决定要宣传本县的古老历史和悠久的人文情怀!这次的文化活动不仅要展现古城的苍桑旧貌,更重要的目的是要把它打造成一座具有现代化品味的充满朝气的新型城市。县里的目标很宏大,下达的任务也很艰巨,而且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因此反应强烈反响巨大,参赛者万分踊跃。

山妞也探到了消息,这一下山妞振奋了……秉蚀夜熬终于在结止日前赶出了一篇以进取向上为主旋律以婉约优美的文风为基调,突出地表示出了做为现代青年要勇于解放自己要用青春的活力追求美好明天的美丽愿望。憧憬与现实并进!愿望的实现一定就在前方…从而以如此动人情丝的优秀散文佳作获得了本次大奖赛的一等奖。

山妞活了,美丽的向往开始要绽放了。

受奖的那一天,山妞见到了主考官白晄,这是她眼巴巴的希望……

白晄主席代表组委会是在政府县长给特等奖获得者授完奖后登上颁奖台的。那时候经验少人们只认为官大排在前次等稍后以此类推,现在看来却是犯了组织错误,但在当时不会当做疏漏!因此白晄自感很自满和骄傲几乎有点大人物的感觉了,这且不说!单看他的眼睛一亮,盯着朴素真诚的山妞惊叹曰:“你是从深山里飞来的俊鸟呀”!

山妞就笑了,山妞真的就绽放了!

山妞把得到的奖品一辆二八加重自行车转赠给了老师白晄,因为山妞嫌这车大。好!这一次出手惊动了白晄的老爹,这老爹不是旁人正是主管该县文化教肓事业的副县长!资格深,排位高,在此地人脉极旺。此老爹大有魄力,立马把山妞招进了文化局,并且回赠了一辆崭新鋥亮的二六坤车。从此以后山妞从俊鸟蜕变为凤凰成了人见人夸的一枝花。自然这以后就和白晄双宿双飞比翼连理……回想起这件往事很科幻,它发生在中国的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实际离今天也不遥远,所以要写到现在了。

现在的一枝花叫连君霞,是本县主管文化教肓工作的副县长。

事实上白晄有点郁闷,这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己经十年二十年了!当年正在自己本领渐大仕途通达的关健时刻,老爹在一次宴会上喝出了脑溢血,抢救虽然及时但挽救不了要去的生命!——老爹死了,白晄要倒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