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三个儿子的戏码(三)

摘要:
三个儿子的戏码村庄的样子是人的伪装,生活在一个小小地方,有几户人家,种几亩田地,生活舒坦。人心的走向是爱的打烊,总感觉得到了没有付出多,断了所有联系,愤怒的将所有抛弃,不管是亲戚朋友,也不管是父母兄

摘要:
三儿子的连环计策事情过了很久,往事也成了烟云,大家茶余饭后的闲话一波换了一波。经过老二的这一折腾,家底也败的差不多了。老三被学校逐出来,看样子不是学习的料,二老带着他远走他乡做起了生意。二老已过

三个儿子的戏码

三儿子的连环计策

村庄的样子是人的伪装,生活在一个小小地方,有几户人家,种几亩田地,生活舒坦。人心的走向是爱的打烊,总感觉得到了没有付出多,断了所有联系,愤怒的将所有抛弃,不管是亲戚朋友,也不管是父母兄弟,都不值一提。人可怕的时候要比动物要狠的多,不故一切的时候,什么道德天秤,什么儒家礼教,也不过是一本教会了之乎者来反驳别人的伪道理。人生在世,大多数的人还是遵循着礼字行事,秉着良知做人,却也不能忽略那些角落的故事,有时候是一场极为精彩的故事,教会了后人报应应该从此而生。

事情过了很久,往事也成了烟云,大家茶余饭后的闲话一波换了一波。经过老二的这一折腾,家底也败的差不多了。老三被学校逐出来,看样子不是学习的料,二老带着他远走他乡做起了生意。二老已过知命之年,重活什么的也干不动了,做些小生意养家糊口。老二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看到此况,二老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人老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吧!收拾收拾了行李回家了。

大儿子的好运人生

甭说他还真有混出了名堂,没几天领了一个小媳妇回家了。糊里糊涂的把婚就给结了,虽然是外地的小媳妇,不过人倒是算干练。二老把所有家当都给了老三,这样一来二老的使命也算完成了,操劳的一辈子,老三的婚事结束后,才觉得身上的担子松了好多,虽说这大半辈子没活出了多精彩,可但凡能给三个儿子的都给了,以后也不管能不能享谁的福了,过一天少一天了。

王婆有三个儿子,唯独没有一个女儿,他人看来多子多福,有儿无女也算不得大的遗憾,羡慕不来的好命。早些年间,家里贫穷,大儿子也早已过弱冠之年,娶妻生子也是这个年纪该有的唯一事情了。四邻街坊也都张罗着,可每次都因家里太过贫穷,彩礼拿不出来,房子盖不起来,孩子的长相也不突出,难为了二老。眼看大儿子已到而立之年,二老着急的以泪洗面,东筹西借些钱把房子给置办了。此时大儿子心中也是着急万分,每次都和二老闹腾一番,骂骂咧咧的,可也无济于事,贫穷没有一时解决办法,大儿子想既然正道走不通,那就走偏路。

随着三媳妇的孩子出世,日子开始动荡起来。三媳妇一直觉得靠老三一个人养家有点困难,生活上很拮据,与二老商量让他们帮忙带孩子,自己也出外找点活干。二老年岁已高,膝下还有个老二的闺女,无暇分身。三媳妇不愿意了,可也不能嘴上说出来,关系弄僵持了,以后让他们带孩子更不可能了,心里泛起了嘀咕,与老二商量后开始闹了起来。

他开始混社会,所谓社会也就是村里的几个上了年纪的年轻人凑在一起无恶不做。慢慢地遭到了村里人的唾弃。这也无伤大雅,闹在圈子里也没多大能耐,村里人白眼,无非父母难做罢了,他哪里有觉悟,父母难做,还想着父亲无能,自己当然做些理所当然的事也是还了父母这份恩情,省的父母卑躬屈膝向别人借东借西的看别人眼色。这样说来也算孝敬,打死的耗子臭了半条街,就那样安分的躺着,管他糜烂还是生蛆,别人不管,也管不着,父母要管,可江湖热血已燃,管不到边了啊。随了他去,就当没生过这样的孽畜吧!

“大嫂,你说说老二那个混账,带着别人老婆私奔了,这还不省心,还留下个小累赘,你说说他二老是给你带过孩子还是给我带过,我看一天天的啊,活的别提多逍遥自在了。真是越老越糊涂了,以后真是不能动了,你说靠谁,还不是我们两兄弟”。

月黑风高夜,他刚和哥几个喝点小酒,没想回去的路上正碰到邻村的一个姑娘,借着酒劲便把人家姑娘给睡了,事情办完后,踉踉跄跄的扬长而去。
姑娘整理好衣衫,脸上写满了恨意,不过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回到家里,家人看到她身上的沾满了泥,问了句,“摔倒了”?她眼神凄厉,愣了愣,回了句,“嗯”!此事也就石沉大海了吧!

大媳妇尴尬的笑了笑,正好儿子放学回来,大媳妇也该做饭去了,三媳妇便不请自便了。大媳妇看了一眼儿子,手里拿着一包糖,吃的津津有味,问了句,“哪里来的”?儿子说:“奶奶给的”。刚刚三媳妇的话还在耳畔未消去,这边假送殷勤的就来了,能不火冒三尺。“给我扔了”。儿子无动于衷,继续吃着糖。“我让你给我扔了,听到没”?儿子嘟囔着嘴巴一动不动。大媳妇这回可是气到了,上去劈头盖脸的打了一顿,正巧王婆有事过来找老大商量,看到这一幕不免心疼上去拉了大媳妇。没想到大媳妇上去连王婆一块打。三媳妇过来将大媳妇拉到一旁,开始倒磁带般,历史的苦楚一幕又一幕的播放出来。

大儿子回到家,二老看他衣衫不整,想必又和谁打架了,顺口骂了几句,各自回各自屋里去了。事情过了一月有余,刚刚一大早就听的有人敲门,二老开了门,没想到是邻村的老乔,相隔不远,大家相见都是熟人,不过没想到刚开门,老乔就骂了句“你家那个畜生呢”?二老一时不知道哪里来的畜生,问了句“你说的可是老大”?老乔愤怒的说:“不是他还有谁能干出畜生不如的事来”。二老慌了,想必老大又惹什么事情了。老乔一把鼻子一把泪的说了事情的原委,二老这时才晃过神来。

“自从嫁入你们家,是吃你的还是要你的了,孩子我一个人带,有事我娘家人扛,现在要钱钱没有,要啥啥没有,你就过来看我丢人现眼是不?拿一袋糖果可怜谁呢”?

王大爷气的拿着一张掉了一条腿的凳子向正在酣睡的老大砸了过去,没想到砸了个偏,差点砸到老二,接着又急急忙忙的走到老大床前,给了老大两记耳光,没想到老大眯着眼一脚将王大爷踹了几步远,王大爷更是火冒三尺,气的咬牙切齿,上去一通乱打。老大从梦中惊醒,两颗小小的眼珠子直愣愣瞪着,看得出来的愤怒。王大爷没再继续打,甩了句,“穿好衣服,出来”。

王婆一时不知从何说起,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

一副吊儿郎当的样,穿着吊儿郎当的衣服,走的七倒八歪的步子,刚到大厅,不耐烦的说了句:“啥事”?只看得王婆眼泪婆娑,旁边还有个不认识的老头,想来这几天没招谁惹谁啊。说时迟那时快,老乔此刻已走到了老大的跟前,攥着拳头要打过去,老大看这架势不对,一拳过去砸在了老乔的胸口,打的老乔半天没站起来,还不忘说了句猖狂的话,“打我的人还没出生呢”。

“你说你家老二,干出那样缺德的事,还不是怪你,上梁不正下梁歪”。

二老赶紧将老乔扶起来坐下,一五一十的将他干的好事说了出来,这时老大才意识到,坏事了,趁二老没注意老大就溜走了。二老气的上气不接下气,可事已至此,骨肉情深啊,纵然他干得出那样的缺德事,也不能将他往死里逼啊!二老一下跪在老乔面前,说:“这个畜生是该死,但你家丫头以后怎么办,已经怀孕了,不看僧面看佛面吧!”。老乔拿出了烟斗,王大爷赶紧给他安了烟叶点着,老乔吸了几口,没做声,悠然走出了门去。

这下王婆恼怒了,把大媳妇结婚后的丑事都抖落的一干二净,最后又补了一句“你背着我儿子干的什么勾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也是个婊子辈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