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论坛:论中华人生审美精神

关于“东西对流”中的生命融通的论文

中华人生审美精神扎根于民族哲学的人生情韵与民族文化的诗性传统,吸纳了西方文化的现代情感理论与生命学说等,突出表现为审美艺术人生相统一的大审美观、真善美相贯通的美情观、远功利而入世的审美价值观等。它与西方理论美学以美论美的封闭特性不同,体现出向人生开放的鲜明思想——实践品格,聚焦为既热烈执着又高远超逸的审美启蒙意向和诗性生命张力。当下,面对技术人、工具人、物质人、欲望人等种种人的异化和单面化,我们应该高度重视这种富有民族特色的人生审美精神,发挥其独特的育人功能。

时间:2018-02-28 13:15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摘 要]
追溯宗白华美学的西学渊源,可以发现,西方哲人与艺术家的思想、人格对宗白华美学思想体系的形成有着巨大的影响。宗白华生命美学与西方学术思想在生命意志、人性情怀、生命本体、人本启示等方面有着深厚的渊源关系。总的来说,宗白华是站在生命融通的基石上来化合中西、贯通古今,以生命的视角来进行审美文化的综合创造,从而创构了“生命—艺境美学”的话语体系。

中华人生审美精神首先表现为审美艺术人生相统一的大审美观。

[关键词] 生命意志;人本;人性;生命哲学;生命本体

西方哲学主要以本体论思维、认识论方法、科学主义精神为根基,在美学中的表现就是视美为纯粹独立的认识对象。西方经典美学一直努力要去探求美的逻辑本质,推崇冷静、思辨、科学的认识方法,以美的问题为真理的领域。直到美学之父鲍姆嘉敦创立“Aesthetics”这个独立的学科,仍将其定位为一门研究感性认识的完善的学科,其目的是要将混乱的感性认识提升为清晰的理性认识。此后,西方经典美学的发展从总体上看,形成了以康德为代表的纯审美论和以黑格尔为代表的艺术哲学论两大主要领域。纯审美论在本质上是哲学美学论,主要是以理性思辨的方法来探究美的科学原则。艺术哲学论则以艺术为审美的主要方式,从艺术来探究审美的科学规律。其共同的特点都是以美论美,割裂了审美与生活的鲜活联系,从而走向封闭的理论美学。

追溯宗白华美学的西学渊源,可以发现,西方哲人与艺术家的思想、人格对宗白华美学思想体系的形成有着巨大的潜在影响。宗白华的美学既立足于中国古典审美思想,同时又是在西方哲学体系的参照中不断取得进展的。宗白华曾说,“借外人的镜子照自己面孔,也颇有趣味”[1]320,他要“借些西洋的血脉和精神来,使我们的病体复苏”[1]321。青年时期的宗白华意气风发,欲借助西方的学术工具和思想方法来重新激活中国古典文化的“美丽精神”。在晚年他回忆说,“我留学前,也写过一些有关中国美学的文章,但浮浅得很,后来学习研究了西方哲学和美学,回过头来搞中国的东西,似乎进展就快一点了。”[2]608这说明:一方面,宗白华在20世纪初期“东西对流”[1]5的时代潮流里,学习和研究西洋学术,掌握了分析能力与概念工具;另一方面也找准了以西方文化为参照视野来研究中国文化的人生方向,欲做一个“小小的文化批评家”。

中国哲学与之不同,具有温暖的人间情怀和潜蕴的人生情致。相对于宇宙真理,它更感兴趣的是人的鲜活生命和现实生存。中国文化强调知行合一,主张思想与实践、经验和超验的融通,体现出哲学伦理化、伦理审美化的倾向,表现在中国古典美学思想上,就是重视美善关联,注重体验教化,审美活动、艺术活动、人生实践往往难分彼此。孔子的美善自得之乐,庄子的逍遥自在之乐,既是现实生存之乐,也是精神自由之乐。魏晋名士的淋漓洒脱之乐,宋明士夫的雅适把玩之乐,虽然境界之壮阔不可与孔庄并提,但也是对艺术式生活的一种追求和实践。至20世纪初开启的中国现代美学,自觉将审美、艺术与人生相贯通。梁启超说,美是人类生活一要素——或者还是各种要素中之最要者。王国维、朱光潜、宗白华等也都要求以美的艺术为标杆,通过审美实践来完善人格人性提升生命境界,从而建构了以整个人生实践为创美审美之对象的大审美观。

在西方美学史上,叔本华、歌德、康德、柏格森、罗丹、席勒、斯宾格勒等学者的思想对宗白华均产生过重要的影响。本文以宗白华与叔本华、歌德、柏格森、康德等思想家的关系为切入点,初步探讨宗白华生命美学与西方学术思想在生命意志、人性情怀、生命本体、人本主义等方面的深厚的渊源关系。总的来说,宗白华是站在生命融通的基石上来化合中西、贯通古今,以生命的视角来进行审美文化的综合创造。

一、佛学视阈中的生命意志

中华人生审美精神也表现为真善美相贯通的美情观。

宗白华在青少年时期,就对哲学与文学表现出浓厚的兴趣。1918至1919年,宗白华开始写哲学文章。这一时期,庄子、叔本华、歌德等以及佛学都是他拿来沉思的对象。他说:“庄子、康德、叔本华、歌德相继在我的心灵的天空出现,每一个人都在我的精神人格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印痕。‘拿叔本华的眼睛看世界,拿歌德的精神做人’,是我那时的口号。”[3]151可以看出,叔本华和歌德对青年宗白华思想的形成有巨大影响。但是就叔本华和歌德来说,宗白华对二者的接受侧面有所不同,宗白华主要是在20世纪20年代初期对叔本华有好感,接受其生命意志论,并进行佛学的改造,使生命意志变成生命之同情,随后即扬弃;而宗白华对于歌德的人性是终生崇奉,视为理想文化与人格的象征。

真善美相贯通的美情观不同于西方理论美学的粹情观。西方经典理论美学对美的本体的探讨在康德那里获得了巨大的突破。康德把世界分为物自体和现象界,把人的心理机能分为各具自己先验原理和应用场所的知情意三维。审美判断对应于情,是一个独立的存在。它只是对对象纯粹表象的静观,对于对象的实际存有并不关心。这种表象静观切断了自身以外的一切关系,由此,康德不仅确立了情感独立的命题,也确立了审美无利害性的命题。康德的学说奠定了现代意义上的独立情感之维和纯粹审美之维,成为西方现代美学的第一理论基石。此后,不仅黑格尔、席勒沿着康德的道路前进,种种形式论、直觉论、非理性论美学,也都纷纷从康德这里寻找到灵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