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老张叔看日子

摘要:
大叔干部住在我家西边,自小就没有了父亲,和俺大奶奶相依为命。干部是有名有姓,自小吃了上顿没下顿,所以面黄肌瘦,长得干干巴巴,以前的人喜欢给别人起外号,所以大家叫他干巴,时间久了,叫顺溜了,就叫干部了

摘要: 八十年代初,
山沟沟里读书识字的人不多,老张叔读过小学二年轻,能认识几个字,在村里也算是个识问解字的人,平常谁家来了书信,总是恭恭敬敬的把老张叔请去,下壶茶水,递上烟卷,老张叔盘腿坐在板凳上,戴上破旧

大叔干部住在我家西边,自小就没有了父亲,和俺大奶奶相依为命。

八十年代初,
山沟沟里读书识字的人不多,老张叔读过小学二年轻,能认识几个字,在村里也算是个识问解字的人,平常谁家来了书信,总是恭恭敬敬的把老张叔请去,下壶茶水,递上烟卷,老张叔盘腿坐在板凳上,戴上破旧的老花镜,摆出一副神秘莫测的样子,在缥缈的香烟中,缓缓地念出书信的内容。老张叔感情丰富,读信的口气语调模仿写信人惟妙惟肖,一般人听了如同在听写信人说话,所以对老张叔佩服的五体投地。

干部是有名有姓,自小吃了上顿没下顿,所以面黄肌瘦,长得干干巴巴,以前的人喜欢给别人起外号,所以大家叫他干巴,时间久了,叫顺溜了,就叫干部了。

后来老张叔不知道什么时候弄了本古书,据说学会了看日子,这下老张叔更忙了,不仅谁家来了书信要去给人家读信,谁家儿娶女嫁盖房动工都要找老张叔看看日子,老百姓嘛,就图个吉利顺当。老张叔热情,给看日子不要钱,所以每天都有找老张叔的
,据说老张叔查日子还挺灵验。

记得小时候,我们小孩子远远看见干部,就起哄:“大叔干部,真像干部,其实干巴。”
大叔干部也不生气,只是朝我们憨厚的嘿嘿两声。由于家中日子过得不好,大叔干部年轻的时候没有媒婆愿意给他提亲,性格老实,长得又干巴,那时候又不兴自由恋爱,所以也没有大姑娘愿意嫁给他,俺大奶奶整天唉声叹气,心情不好自然身体就不好,六十多岁就走了。

这年冬天,老张叔病了,发着高烧下不来床,
老张婶子着急,想出门给他找个医生看看;老张叔勉强坐起,找出古书,连连摆手,说道:“孩子他娘,今天不宜出门啊!”老张婶子急了,叫道:“你病成这样子了,我不出门怎么给你找医生看看?”老张叔想了一会,有气无力地说:“今天不宜出门,你就从咱墙角那狗洞爬出去,这不算出门。”老张婶子想想也是这么回事,就出去钻狗洞,狗洞太小,老张婶子又穿得肥厚的棉衣,身体钻出一半卡住了,老张婶子着急使劲往外钻,结果那院墙本来就不结实,被老张婶子一使劲哗啦一声倒了,幸亏以前的院墙矮,墙倒了只是把老张婶子身子压在下面,没有砸着头。老张婶子害怕,吓得嗷嗷叫唤,老张叔听见,急忙爬起走出屋门,看见老张婶子被压在石头下,就埋怨开了:“我说今天不宜出门,你看看这不应验了。”邻居们听见老张婶子的叫声,都吓了一跳,急忙出来帮忙拾掇老张婶子身上的石头,老张叔摆手,慢悠悠地说道:“不着急,我先回屋里看看古书今天能不能动土。”

俺大奶奶刚走那会,大叔干部还年轻,仗着年轻有力气,今天去那家帮着种地,明天来这家帮着干活,一点也不疼力气,所以四邻八舍都喜欢找他帮忙,那时候不兴给工钱,也就管个一日三餐,大叔干部一年到头也能混个吃喝。

老张婶子这次发火了,骂道:“你妈了x,老娘这就被石头压死了,你还看什么日子!”

大叔干部年龄大了,干活已经力不从心了,找他帮忙干活的自然少了,不过大家都念着他的好,隔三差五的给他送点吃的东西,大叔干部也闲不着,自己买了几只羊,天天在田野转悠,每年卖了羊也能弄个零花钱,日子勉强过得去。

邻居们哄笑,以后见面就问老张叔:“老张叔,你看看今天能不能动土?”

后来大叔干部已经失去了劳动能力,村里给他办了个五保户,每年给他的钱虽然不多,至少能解决温饱,邻居打趣说:“你还真是干部呢,不干活国家都给你钱。”大叔干部翻着混浊的眼睛,嘿嘿笑道:“这还不是托共产党的福!”

老张叔 从此不给别人看日子!

去年冬天我回老家的时候 ,
看见大叔干部真得老了,一个人站在村口张望,见到偶尔过往的行人嘿嘿直笑,那佝偻的身影在寒风中摇曳,苍老的形态令人心酸,我知道现在老家的人都在外面打工,村里几乎见不到人,大叔干部他是寂寞啊。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