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小男是个女孩子(7)

“今天星期几?”

图片:网络

但是又很奇怪,一个时期的经历,无论在岁月涤荡中如何斑驳,总会在另一个特定的时期被清晰地回想起来,譬如当我记起那梦其实是我做的,我的两个姐姐或许也发觉她们当年的确是弄错了。

“让她睡吧,我们去旁边坐会儿!你大姐呢?”妈妈示意二姐也挪床上来,坐到床的另一头。

过了几天,奶奶病好了。她回家以后第一件事就是向我把钱要回去。我已经花了3块多了。

“噢噢!有糖吃咯!妈,你真好!”二姐抢过钱就跑了。

“还是星期一,怎么都是星期一啊?”

以前,生活条件艰苦,爸爸妈妈带着小三儿睡在大床上,大姐带着二姐睡在边上的小床,奶奶一个人睡一房间。

“哦,星期一。”山东话把“日”说成“一”,“那明天呢?”

“妈,我们来了。”

有一天她病了,忽然觉得自己时日无多,便把我叫到床前。她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只对我指了指枕头底下。我伸手一摸,摸出一个纸叠的钱包,里面有5块钱。她的意思是这钱全都留给我了。

两位小美人齐刷刷站在妈妈面前,妈妈睁开眼睛说:“几天不见,都成大姑娘了啊!”

“星期一。”

“嗯嗯,走吧。”二姐心里还在想着等下是不是有糖吃。这孩子从小就不喜欢厨房,每次都是站门口看,不愿进去,大姐总为这说二妹长大要嫁不出去!

“星期日。”

大姐经常说奶奶一个人太寂寞了,要求搬到隔壁去。现在多了个四丫头,估计大姐又要闹着去隔壁奶奶房间了。

我妈3岁上就没了母亲,总把奶奶当亲妈来孝顺,也希望奶奶能像疼闺女一样疼她。她在我爸面前受了委屈,或者对我爸有什么意见,就跟奶奶说,巴望着奶奶给她主持公道。哪知在奶奶心里妇女的“三从四德”根深蒂固,每当我妈向她抱怨我爸的“缺点”,她就幽幽地叹上一声“哎呀”,然后绕着弯子暗示她男人永远无错,有错全在女人,令我妈一度非常失落。

“妈,没事,我把碗拿出去了。”大姐乖巧。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我最近回想起来,不对,那梦分明是我做的!我还能记起梦中的场景:在南河沿那条街上,奶奶骑着一辆半新不旧的女车,颤颤巍巍,晃晃悠悠,由远及近……我坚信没人给我讲过这些细节。

今天当班阿姨就住小男家一排,所以很远就看见二妮子一路狂奔而来,就喊:“小二子,慢点跑。”

小时候,大姐和二姐总在争论一件事:到底是谁梦见奶奶在南河沿骑自行车。二姐说是她梦的,奶奶满头白发,裹着小脚,然后她讲给大姐听,时间长了大姐就以为这是自己的梦。大姐不承认,她说是谁梦的就是谁梦的,怎么可能把别人的梦“以为”成自己的?

二姐蹦蹦跳跳跑了出去,她心想几天没见到妈了,估计是要给我们发奖励吧?难道有糖吃?奖励我在家好好看着小三子?

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因为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哭完我赶紧去找爸爸妈妈,他们把奶奶送进了医院。

“大姐在厨房呢!”二姐往妈妈身上靠了靠,好温暖!

我们4个孩子都是奶奶带大的。自从妈妈怀上大哥,奶奶就到了我们家,4年间接连添了仨孩子,再过6年又生了我,可想而知奶奶的工作量有多大。白天,爸爸妈妈上班去了,她除了拉扯几个孩子,还要做饭、洗衣服、拾掇屋子。晚上我们缩在她怀里睡觉,她背上长着一个“肉鬏儿”,成天被我们揪来拽去。

“嗯好,你去看看。”

小时候家里的笑话全是关于奶奶的。奶奶是山东蓬莱人,普通话她听不太懂。她经常问我妈:

二姐站门口等了有两分钟,她感觉有一个下午那么长,往里面站了了一下:“你快点啊!”

“我没抢,特别多,满地都是!”

妈妈喝了汤似乎面色红润起来,眼睛里面闪着光等着她们回答。

“哎呀,你快去抢啊!”

目录

“星期日。”我妈说。

小男想说二姐原来一点都不丑!但是她说的话二姐也听不懂,小男边埋怨吃奶那么累,边在二姐的目光中睡着了!

“哦,星期一。”然后想想不对,“那今天呢?”

“好啊好啊!我原来是想跟奶奶睡一屋的,现在可以自己睡了,太好了!”大姐开心的蹦了几下,伸手推了一下二妹:“你干嘛呢?不高兴吗?”

“文革”期间,街上遍是花花绿绿的传单。有一天我兴奋地跑回家,顶着一脑门子汗大喊大叫:“奶奶——奶奶——外面撒传单!那么多传单!”

“哦,是这样”妈妈将碗还给大姐,继续道:“家里多了个小宝,最近妈妈事情做的少了,辛苦你们了。”

大概在我10岁那年,哥哥姐姐们有的上山下乡,有的进了工厂。中午爸爸妈妈都不在家,我自己在王府井附近一家红卫食堂“包伙”,吃完带一份回来,爬到奶奶床头把饭放在她床边上,她睡醒了自己吃。

“不辛苦不辛苦!”大姐抢着说。

“也是星期一,那明天呢?”

“来啦,来啦!”这一次大姐的声音跟人一起出来了:“刚好汤好了,我给装着一起进去,就省得再来一趟了。”

“你怎么不抢一个啊?”奶奶急切地问。

二姐绕过自家偏中间的水池,美美地一路跳到了厨房门口,也不看就开嗓子:“大姐大姐!我妈叫你!”

“星期一。”

“这小坏蛋,吃完就睡!”二姐又轻轻捏捏小男的小手!

我就又转身朝门外跑,奶奶也急匆匆挪着小脚跟在我后头。我冲到大街上正准备捡呢,只听奶奶在身后叹了口气,“哎呀,俺以为是床单呢。”

“不知道,妈说了喊你一起,有话跟我们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