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熊淼江新书《鹅与野猪、山鬼》心灵深处的恒久意味

摘要: “最不实用的成长故事”,心灵深处的恒久意味。
好书推荐网12月30日书讯:近日,熊淼江新书《鹅与野猪、山鬼》由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出版。熊淼江,男,湖南岳阳人,硕士学历,毕业于北师大,现

人生的行程走过一段,总免不了回头检视已消逝在时空深处的过往,这无关自省,只是常情。这种回忆或出现在与旧相识的闲谈中,或出现在独自一人的暗夜里……触动回忆的机缘也很多,一位故人,一件旧物,或者一篇文字,比如在我读《鹅、野猪与山鬼》的时候。
柏友七岁入学的情景,让我回忆起自己首日入学的经历。想起那天与同村姑娘在上学路上的悠游,以及因迟到被罚站门外的出糗;《山鬼》的故事,也让我想起儿时记忆中那些恐怖怕人的故事,类似的传说谁在少年时不曾听闻?《最后的厨房》,让我想起红白喜事时,在大人们中间厮混的场景……或许很多人会像我一样,在对这些小说的阅读中,总能回忆起自己成长经历中,与小说情节相似的情景。这种成长的经验构成的“期待视野”,在阅读小说时很容易引起共鸣,就像吃过山珍海味之后,会想起“小时候的味道”。
熊淼江的这部短篇小说集的副题是“最不实用的成长故事”。在浮躁繁嚣的当下,青春总和励志捆绑,实用主义大行其道。成功励志类图书长期占据相关媒体的畅销书榜,鼓噪起来的内热足以憋出满脸的青春痘。写成长故事而标榜“最不实用”,熊淼江似乎有点冒天下之大不韪。但正因少有功利和实用的元素,让这些故事呈现出超拔流俗的精神气象。原《天涯》杂志主编、诗人李少君读这些作品时,大呼有“惊艳之感”,认为熊淼江写出了真正的短篇小说,“其艺术含量和精神含量一点也不逊色于那些动辄几十万字的小说……”。这不是文人之间惯常的虚矫吹嘘,至少在我自己读过这些小说后,我觉得熊淼江的作品称得上李少君的赞誉。
有的小说家惯于用眩惑离奇的情节吸引眼球,以弥补小说人物塑造上的干瘪。熊淼江这部集子中的故事,取材虽平淡无奇,但每篇都堪称精微。这里面没有少年英雄的浮夸,而是在对凡尘俗事的描摹中,塑造出情感充沛、真实饱满的小说人物,呈现出普通少年成长历程中动人的精神细节,熊淼江在技艺上可谓高人一筹。作者的小说语言精雅洗练、毫无矫饰,并且带有散文化和抒情性。唐朝晖认为“继承了沈从文的诸多文学风格。”如果称沈从文为祖师,汪曾祺则可称师傅,读熊淼江的小说让人不由想起汪曾祺的名作《受戒》。熊淼江的作品在精神上得到汪曾祺的真传。
在当下的文坛,每年出产的大部头小说不知凡几,但许多是语言的蠢物,文字的垃圾,难得几人寓目,只成为作者可怜的精神意淫。熊淼江的小说不同,它篇幅虽小但如同钻石,虽然可能一时被海量的垃圾所遮蔽,但幸运的读者只要略一拨拉,就会看到它散发的熠熠光彩,并在阅读中会有意外获宝的惊喜。

图片 1

“最不实用的成长故事”,心灵深处的恒久意味。

好书推荐网12月30日书讯:近日,熊淼江新书《鹅与野猪、山鬼》由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出版。熊淼江,男,湖南岳阳人,硕士学历,毕业于北师大,现居北京。曾任中学教师、编辑。非常认真的文学写作者,在《天涯》等文学期刊发表小说多篇,且将出版长篇一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