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希特勒传: 第十六章 白色方案

   欧洲风云多变,绥靖政策彻底破产。希特勒兵不血刃地占领了奥地利和捷克斯洛伐克之后,就一心在盘算着征服波兰的”白色方案”了。他认为,凌辱许士尼格和贝奈斯并没有费什么力气。现在要轮到约瑟夫·贝克了。

  在德国疯狂扩军的同时,远在亚洲的日本也开始不断地进行一系列的军事行动,日本自1931年占领了东三省后,一直对中国虎视眈眈,想吞并中国全境。日本在中国的一系列活动与英、美等国的在华利益产生了矛盾,日本这个太平洋上的弹丸小国虽然经过明治维新得到了迅速发展,但是由于国力弱小、国土面积有限等原因仍然无法与英、美抗衡,而日本此时的唯一出路就是寻找盟友,于是日、德两国开始频繁接触。1936年5月,经过2年的协商与酝酿后,希特勒向日本提出建立“反布尔什维克”的共同战线。1936年11月25日,日、德两国就反共问题达成了一致意见,并签订了《德日关于反共产国际协定》。协定规定:缔约国相约对于共产国际的活动相互通报,并协议关于必要的防御措施,且紧密合作,以完成上述措施缔约国以共产国际的与因共产国际的破坏工作而国内安宁感受威胁的第三国,应根据本协定的旨趣采取防御措施,或邀请其加入本协定。同时双方还秘密规定:在无故遭到苏联进攻或威胁要进攻德意任何一方时,另一方不得采取任何方式帮助苏联,且未经双方同意不得与苏联缔结本协定精神的任何政治条约。

  张伯伦曾大肆宣传,慕尼黑协定赢得了”一代人的和平”,但和平在哪里呢?历史的纪录如下:

  在德日结盟后,由于入侵埃塞俄比亚、武装干涉西班牙等一系列有着相同目的的军事行动,德国与意大利的关系也得到了调节,德国扩大了对意大利的出口。支持意大利向非洲扩张;意大利在中欧、巴尔干、多瑙河流域不在于德国争夺等等。1936年10月,德、意两国签订了议定书,12月,意大利又与日本签订了议定书。1937年11月6日,意大利加入《反共产国际协定》。此时,日德意三国的关系只是建立在《反共产国际协定》的基础上,这还远远不够,要发动世界性的战争,还需要进一步加强三国的关系。

  
1938年10月21日,也就是慕尼黑协定后21天,希特勒发布了清算捷克斯洛伐克的密令。

  当意大利入侵巴尔干的阿尔巴尼亚时,与英法两国的利益发生了冲突,此时的意大利急需德国的支持,于是,德、意于1939年5月22日在柏林签订了《德意钢铁同盟》按照希特勒的计划,德国在从向英、法两国进攻,东线则向苏联进攻,而这种计划很容易造成兵力分散,使德国陷入两线作战的危险。于是德国需要日本和意大利从东西两侧对敌国进行牵制,而日本和意大利也需要德国对己方的敌国进行牵制。于是,1940年9月27日,日、德、意在柏林签订了《三国同盟条约》,该条约的期限为10年,至此,以柏林、罗马、东京为轴心的三国同盟正式形成。

   1939年3月15日,德国出兵占领了捷克斯洛伐克残余部分。

  希特勒在吞并了奥地利之后,又把魔爪伸向了捷克斯洛伐克,希特勒以维护捷克地区的日耳曼人的利益为借口锁定了捷克斯洛伐克。在靠近两国边境的苏台的地区有300多万日耳曼人,为了使这些日耳曼人脱离捷克斯洛伐克,回归到“大日耳曼帝国”,希特勒一方面指使捷克的纳粹党人和部分民众要求“民族自治”、“脱离捷克”,另一方面,希特勒声称不能容忍德国境外的日耳曼人遭受借口人的“侮辱”,要替他们“伸张正义”,准备“用军事行动扫荡捷克”。眼看战争不可避免,捷克政府不想任人宰割,于是就采取了相应的军事措施,两国军队在边境对峙,战争一触即发。

   3月23日,德军侵占了立陶宛的默默尔港。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捷克斯洛伐克与英法签订了互助同盟条约,条约规定:任何一国只要受到军事进攻,其他国家都要出兵协助防卫。

   3月24日,希特勒密令三军做好占领但泽自由市的准备。

  3月24日,张伯伦在众议院宣布,他不能保证援助捷克斯洛伐克,也不能保证在法国援助捷克斯洛伐克的情况下援助法国,因为英国的利益“与法国和比利时的利益并不相同”。 
与英国相比,法国受到了帮助捷克斯洛伐克反对无端侵略的条约义务的束缚。但是,法国的将领们警告说,他们的军队不能到国界以外的地方作战,因为整个军事机构只适应防卫用的马奇诺防线的防御工事。因此,法国政府在理论上不得不尊重它对条约承担的义务,但在实际上,根本不愿这么做:在最后的较量到来时,它断然地拒绝援助捷克斯洛伐克。

  
4月3日,希特勒批准下达密令”白色方案”,命令三军在9月1日以前做好入侵波兰的一切准备。

  9月12日,希特勒发表了一次煽动性的演说,在这一次演说中,他猛烈地抨击贝奈斯总统对苏台德区日耳曼人的“迫害”,并警告说:“如果这些受折磨的人得不到权利和帮助,他们将从我们这里得到。”希特勒的要求得到了对中欧事务毫无经验的英国富裕商人朗西曼勋爵的支持,朗西曼曾被张伯伦派到捷克斯洛伐克担任他的私人“调查者和调解人”。朗西曼当时报告说:“绝大多数居民渴望与德国合并。”(这是一种未经证实的看法,因为苏台德的纳粹分子以往一向所要求的是自治而不是脱离捷克斯洛伐克,并以这一纲领赢得了苏台德区日耳曼人的支持),因此,他建议“日耳曼少数民族占大多数”的地区脱离捷克斯洛伐克,日耳曼少数民族“不占多数”的地区实行地方自治。以上是张伯伦和希特勒举行决定捷克斯洛伐克命运的著名的贝希特斯加登会晤的背景。促成这一会晤的是苏台德的日耳曼人,他们在希特勒发表演说之后挑起了普遍的骚动。布拉格政府宣布了军事管制法,纳粹领导人逃往德国。于是,希特勒把军队集中到捷克斯洛伐克边境一带。张伯伦担心,如果希特勒真的入侵,很可能会引起一个使法国、最终使英国卷入纠纷的连锁反应。为了避免这一危险,张伯伦接受了达拉第总理的意见,向希特勒建议举行一次私人会谈。希特勒接受了这一建议,张伯伦于9月15日抵达贝希特斯加登。 
希特勒不加掩饰地提出了在民族自决原则的基础上吞并苏台德区的要求,并表示,为了达到其目的,他宁愿“冒世界大战的危险”。张伯伦回国后,首先说服他的内阁,然后说服法国接受希特勒的条件。两国政府又催促捷克斯洛伐克政府接受这些条件;当后者提出反对时,它们便向它施加了一切压力,其中包括抛弃捷克斯洛伐克这样的威胁。9月21日,布拉格终于屈从德国的要求,作为回报,英法答应保障捷克斯洛伐克的新国界。 
第二天,张伯伦飞往戈德斯堡,他认为只需要同希特勒一起制定出割让领土的具体方法就行了。然而,希特勒却提出了新的要求:不等公民投票就立即交出日耳曼人占多数的地区,而且不能撤除或破坏这些地区的任何军事机构或军事机构。此外,希特勒这时还支持波兰和匈牙利对捷克斯洛伐克提出的领土要求。

  
4月7日,希特勒的盟友意大利法西斯领袖墨索里尼,派兵进入阿尔巴尼亚,这样他在征服埃塞俄比亚以后,又征服了这个”山鹰之国”。他因此得到了一块进入希腊和南斯拉夫的跳板。在欧洲已经十分紧张的空气中,这使得敢于抵抗轴心国家的小国更加胆战心惊。

  这些新要求引起了严重的国际危机。捷克斯洛伐克下令全国总动员,法国也动员60万后备役人员入伍,苏联外交部长莫洛托夫在9月21日的国联大会上宣布:“我们打算按照《苏捷条约》履行我们的义务,并准备与法国一起以我们可采取的方式向捷克斯洛伐克提供援助。” 
正如丘吉尔所指出的那样,西方列强对“这种公正的、无条件的宣言虽说不上蔑视,但很冷淡”。相反,它们按照墨索里尼的建议,召开了英、法、德、意四国会议。

  这些纪录说明,慕尼黑协定根本没有带来什么和平,而是加速了战争的步伐。希特勒本来打算发动局部战争夺取奥地利和捷克斯洛伐克,可是西方国家的绥靖政策帮了大忙,使德军不战而胜,几个月工夫就连陷两国。这是出乎希特勒和德国将帅们的预料的。于是希特勒决定抓住西方国家还没有做好准备并害怕打仗的弱点,继续发动进攻。他对党羽们说:”我们的敌人是小蛆虫,我在慕尼黑已经领教过他们了。”他决心以但泽自由市问题为借口,向波兰开刀。这样,围绕着波兰问题就展开了大战前夕一场最尖锐复杂的国际斗争。

  1937年9月29日,张伯伦同达拉第、希特勒、墨索里尼一起,在慕尼黑举行英、法、德、意四国首脑会议。会议从29日12时45分开始,至次日凌晨1时半,四国正式签署了将苏台德区割让给德国的《慕尼黑协定》。直到此时,一直在隔壁房间里等候的捷克斯洛伐克的两名代表被带进会议厅,告之协定的内容。迫于英、法两国的压力,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在德国限定的6小时内接受了《慕尼黑协定》。

  波兰位于欧洲大陆东部,东接苏联,西邻德国,南界捷克斯洛伐克,北临波罗的海,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占领了波兰,德国就可以消除进攻西欧的后顾之忧,又可以把波兰作为将来入侵苏联的军事集结地和出发基地。波兰有丰富的煤矿,冶金、化学、机器、造船工业都相当发达,通过掠夺波兰的人力物力资源,将进一步加强德国的战争能力。

  

  波兰这个国家,在历史上曾经被沙俄、普鲁士、奥地利三次瓜分,丧失了自己的独立。波兰人民为争取自己的独立进行了长期的斗争。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波兰终于复国,它的领土由俄、德、奥三国操波兰语的居民组成,也包括其他少数民族。北方波罗的海的出海口但泽市,1793年被普鲁士侵占,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划为自由市,组织自治政府,经济处在波兰支配之下,宗主权也属波兰。此外,波兰还从战前德国土地取得通向波罗的海的一条”走廊”地区。

  《慕尼黑协定》的签订标志着英、法绥靖政策的顶峰。协定使捷克斯洛伐克丧失了1.1万平方英里的领土、360万居民和一半以上的经济资源,丧失了捷作为边境地区安全屏障的防御要塞,破坏了英、法在东欧的同盟体系,加强了纳粹德国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助长了德、日、意法西斯的侵略气焰。

  凡尔赛和约所缔造的国家,没有一个像波兰那样命运多舛。在刚刚复国以后那几年动荡的岁月里,它对俄国、立陶宛、德国、捷克都曾进行过侵略战争,给本国人民和邻国人民带来了灾难。在毕苏斯基元帅死后,波兰主要是由一小群”上校”统治着,他们是毕苏斯基麾下曾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对俄国作战的波兰军团的一些领导人。居于魁首地位的是斯密格莱-利兹元帅,贝克上校负责掌握着外交政策。这帮昏庸糊涂的军人集团,一贯妄自尊大,政治上短见,反苏反共,在希特勒侵捷时,居然趁火打劫,伺机分割了一小块土地。正是因为他们和英国人帮助德国征服了捷克斯洛伐克,他们的国家才陷入了军事上无法防守的地位。1939年3月,当希特勒向波兰提出了割让但泽和解决”走廊”问题时,波兰政府才慌了手脚。它坚决拒绝了德国的无理要求,并向它的盟友法国和英国求援。

  

  在所有同德国接壤的国家中,从长期来说,波兰是最应该有所戒惧的。但是在所有这些国家中,它却是最没有看到德国的危险的。凡尔赛和约之中,再没有哪一条比建立波兰走廊、给波兰以出海通道并且把东普鲁士同德国分开的条款更使德国人怨恨的了。把但泽港口从德国分割出去,使它成为处于国际联盟的监督下,然而在经济上又完全处于波兰支配下的一个自由市,这件事情也同样引起德国的怨恨。就是软弱的魏玛共和国政府也把这看成是波兰毁伤了德国的肢体,而不肯予以承认。德国陆军的态度对此更加强烈,早在1922年,冯·西克特将军就这样说过:”波兰的存在对德国生存的基本条件来说是不能容忍的,不能并存的。……消灭波兰必须成为德国政策的一个根本目标。”

  1937年9月29日,张伯伦同达拉第、希特勒、墨索里尼一起,在慕尼黑举行英、法、德、意四国首脑会议。会议从29日12时45分开始,至次日凌晨1时半,在会谈中,希特勒先虚伪的恭维了张伯伦一番,接着以威胁的口吻说道:“不论用什么方法,这次都要解决捷克境内300万日耳曼人的问题,就是跟捷克打一场世界大战也不怕!”面对希特勒赤裸裸的威胁,张伯伦妥协了,四国正式签署了将苏台德区割让给德国的《慕尼黑协定》。直到此时,一直在隔壁房间里等候的捷克斯洛伐克的两名代表才被带进会议厅,告之协定的内容。迫于英、法两国的压力,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在德国限定的6小时内接受了《慕尼黑协定》。

  然而,贝克上校是经过一段时间才有所觉醒的。他同绝大多数波兰统治阶级一样,对俄国怀有强烈的民族情绪,更不喜欢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不但如此,他也不喜欢法国人。他在1923年在巴黎任波兰大使馆武官时,曾经被法国当局以出卖同法国陆军有关的文件的罪名驱逐出境,因此对法国人怀有宿怨。他在1932年成为波兰外交部长以后,从一开头就对纳粹独裁政权抱有热烈的同情。过去6年之中,他曾尽力使他的国家接近第三帝国而削弱它同法国的传统关系。

  《慕尼黑协定》的签订标志着英、法绥靖政策的顶峰。协定使捷克斯洛伐克丧失了1.1万平方英里的领土、360万居民和一半以上的经济资源,丧失了捷作为边境地区安全屏障的防御要塞,破坏了英、法在东欧的同盟体系,加强了纳粹德国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助长了德、日、意法西斯的侵略气焰。

  
1934年,希特勒主动同波兰签订了波德条约,目的就是乘机取得一个如此坚决反苏反共的国家的友谊,而且同时使它疏远日内瓦和巴黎,从而破坏凡尔赛和约所造成的欧洲体系。波兰对德国同情友好的关系,使希特勒能腾出手来先办该办的事情:进兵来因兰,征服独立的奥地利和捷克斯洛伐克。对所有这些加强德国、削弱西方、威胁东方的行动,贝克和华沙的其他上校们都以无法解释的完全盲目的态度欣然作壁上观。

  张伯伦从慕尼黑回到伦敦后,便遵循约定,与法国人一起向捷克政府施压,要求捷克政府割让苏台德地区,这当然遭到了捷克政府的拒绝,但是英法表示,如果捷克不割让苏台德地区,将会失去英法的保护。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捷克斯洛伐克只好割让了苏台德地区。

  如果波兰外交部长,像他自己所说,在新年开始的时候就已因为希特勒的要求而陷入悲观的话,他的情绪随着春天的到来更大大低沉了。当3月15日希特勒占领波希米亚和摩拉维亚并且派兵保护”独立”的斯洛伐克的时候,就在那天早晨,波兰南部的边界已经被斯洛伐克的德国军队包围上了,就像它的北部边界早已被在波麦腊尼亚和东普鲁士的德国军队包围上了一样。仅仅在一夜之间,它在军事上就三面被围,变得无可防守了。

  英法两国首脑都沾沾自喜的以为自己通过努力又一次挽回了欧洲和世界的和平,他们还天真的以为这是希特勒最后一次侵占其他国家的领土了,但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希特勒不但没过多久就占领了捷克斯洛伐克全境,还在1年以后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他们的“和平美梦”破灭了。

  英国张伯伦政府对德国墨迹未干即撕毁慕尼黑协定、肢解捷克斯洛伐克并向波兰提出但泽问题等一系列事件,感到极大震惊。这一系列行动使中欧的战略形势发生了有利于德国的重大变化,严重损害了英法在欧洲的利益。慕尼黑政策彻底破产,在国内外引起一片指责声,张伯伦丢尽了脸。在内外交困的形势下,张伯伦在下院发表了强烈谴责希特勒侵略的演说,并宣布全力支持并保证波兰的独立。4月,英国又宣布保证希腊、罗马尼亚、丹麦、荷兰等
国的独立;同时宣布国民征兵法,加强战备。法国也跟着做了相应的表态。由于英法与波兰根本不接壤,要援助波兰,必须改善同苏联的关系,于是英法两国同意从5月份开始和苏联在莫斯科举行谈判。这些都说明,在希特勒侵略得寸进尺的威胁下,西方国家特别是英国对德政策开始发生相应变化。

图片 1

  希特勒见波兰不肯屈服,而英法又宣布保证波兰的独立,就在1939年4月3日下达秘密指令,要三军做好9月1日以后任何时间进攻波兰的准备。5月22日,德、意两个法西斯国家缔结了军事同盟条约,结成”钢铁同盟”。希特勒一贯用所谓”布尔什维克主义的怪影”来吓唬西方国家,阻止欧洲集体安全体系的建立,并千方百计地破坏英法同苏联所进行的谈判。

图片 2

  在法西斯威胁日益增长、大战一触即发的复杂的国际形势下,斯大林领导下的社会主义苏联,一贯坚持反对侵略和维护和平的立场。在一切大小国际会议上,它一再呼吁西方国家建立反法西斯统一战线,共同制止侵略者。但是,当时苏联和遭受法西斯侵略的各国人民的反侵略斗争联合力量,还没有强大到足以制止帝国主义战争,而西方国家却企图牺牲弱小国家来姑息法西斯侵略者。苏联政府争取西方国家建立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的各种建议都被拒绝了。

  墨索里尼的女婿、时任意大利外长加莱阿佐·齐亚诺就评价张伯伦道:“这一代英国政治家与历史上的英国开拓者不是一回事,他们只不过是有钱人家没出息的末代子孙而已!”而丘吉尔在得知慕尼黑协定签订后愤怒异常,指责张伯伦道:“让你在战争与耻辱之间作一抉择,你选择了耻辱,而你将来还得进行战争。”

  在希特勒占领捷克斯洛伐克3天之后,苏联政府曾建议召开六国会议,来讨论防止进一步侵略的办法,可是张伯伦认为”还没有成熟”而把它否定掉了。4月16日,苏联外长李维诺夫在莫斯科接见了英国大使,并且正式建议英国和法国同苏联缔结三边互助条约。这个条约要求缔约国签订一项军事协定来使互助条约具有实效,还要求由签字国(如果认为合适的话,还可加上波兰),对中欧和东欧所有认为自己受到纳粹德国威胁的国家作出担保。丘吉尔对英国政府迟迟不接受苏联的建议发表评论说,”如果没有俄国的积极协助,要组成一条反对纳粹侵略的东方战线是绝不可能的。”东欧任何国家都没有在那个地区维持一条战线的力量。然而苏联的建议,却竟然在伦敦和巴黎引起了惊愕。张伯伦一心一意要把苏联排除在欧洲大国集团之外,就像他在慕尼黑时代所做的一样。那些顽固坚持反共的波兰上校们,即使在德国人已经到了华沙的大门口,他们也拒绝接受苏联的援助。

  
1939年4月7日,墨索里尼派兵侵占了阿尔巴尼亚,这更加剧了动荡不安的欧洲局势,一些军备薄弱的国家愈加胆战心惊。4月中旬,戈林专程到了罗马,同墨索里尼就准备一场”全面战争”问题举行了两次长谈。这次会谈也谈到了在4月15日发到罗马和柏林的罗斯福总统的一项呼吁。据意大利外交部长齐亚诺说,墨索里尼开头对这项呼吁连看都不屑一看,戈林说,根本不值得给予答复。墨索里尼认为,”这是小儿麻痹症的结果”;但是戈林的印象是”罗斯福害了初期的神经病”。

  美国总统在给希特勒和墨索里尼的电报里,要他们作出保证,声明德意武装部队不会入侵英、法、波、苏在内的31个国家。罗斯福说,如果能作出这种保证的话,他答应美国将参加世界范围的谈判,来使世界解除”军备竞赛的重负”,并且打开国际贸易的道路。

  罗斯福的呼吁似乎过于天真,但是希特勒却颇为狼狈,对他正在进行的侵略扩张提出了难题。为了答复罗斯福的质问,德国外交部在一份外交照会中,向除了波兰、苏联、英国和法国四个国家而外的所有罗斯福曾提到的国家,提出两个问题:它们是否感到自己受到德国的任何威胁?它们曾否授权罗斯福作这一呼吁?征询的结果,绝大部分国家,包括南斯拉夫、比利时、丹麦、挪威、荷兰和卢森堡在内,都对以上两个问题作了”否定的答复”。这些答复为希特勒提供了弹药,他利用这些材料,在4月28日的国会上,作了足足有两小时以上的”精彩”演说。

  他雄辩滔滔,机锋横溢,对罗斯福的呼吁极尽讽刺挖苦、虚伪狡诈之能事。他的演说,不仅在德国电台上广播,而且在全世界几百家电台上广播;在美国也由各大广播公司转播。在此以前和以后,都不曾有过他那天那么遍及全世界的听众。在通常一上来先诉说一通凡尔赛和约的罪恶和它所加在德国人民头上的种种不平和长期痛苦的开场白以后,这篇演说首先对英国和波兰作了答复,这个答复震动了忧心忡忡的欧洲。

  他先说,他对英国的钦佩和友谊,然后就攻击它对他不信任,攻击它对德国实行新的”包围政策”,并宣布废除1935年的英德海军条约。他说,”它的基础已经消失了。”对波兰也一样,希特勒公开了他一直保守秘密的关于但泽和走廊地带向波兰提出的建议,把这个建议称做”为了欧洲和平的利益而可能想象得出的最大的让步”,并且告诉德国国会,波兰政府已经拒绝了这个”独一无二的建议”。波兰同英国订立了军事协定,因此波兰已经背弃了波德互不侵犯条约。因此,他认为这一协议已经受到波兰单方面的破坏,从而已经不再有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