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希特勒传: 第三十五章 诺曼底登陆

  在苏联红军节节胜利的推动下,盟军经过长期的准备,人们久已盼望的向西欧进军的第二战场,终于在1944年6月6日揭幕了。

问:诺曼底登陆中,盟军和德军双方的哪些决定影响到了登陆结果?

  
1944年6月,是英吉利海峡20年来所遇到的风力最疾、海浪最高的6月。盟军原定进攻日期是6月5日,但因风浪太大,云雾遮天,艾森豪威尔临时决定推迟一天。

图片 1

  
6月6日凌晨开始,美英2395架运输机和847架滑翔机,从英国20个机场起飞,载着3个伞兵师向南疾飞,到法国诺曼底海岸后边的重要地区空降着陆。黎明时分,英国皇家空军的1136架飞机,对勒阿佛尔和瑟堡之间事先选定的敌军海岸的10个堡垒,投弹5853吨。天亮以后,美国第八航空队的轰炸机开始出击,1083架飞机,在部队登陆前半小时,对德军海岸防御工事投弹1763吨。然后,盟军
各类飞机同时出击,轰炸海岸目标和内陆的炮兵阵地。太阳升起之后,盟军海军战舰开始猛
轰沿海敌军阵地。霎时间,炮火连天,山摇地动。

盟军最具有决定意义的举措就是将原本用于执行轰炸德国军工厂的战略空军转用于摧毁德国在西欧的交通运输网,从1944年2月份开始,所有的盟军飞机包括那些四发的重型轰炸机开始重点轰炸德军在法国北部的交通运输网,意图摧毁德军向法国北部的军事输送能力,因为盟军即将在那里发起大规模的登陆行动。盟军的飞机数量达到4000余架,而德军在西线的飞机只有1000余架,其结果就是西线的德国空军在抵抗盟军的轰炸中遭到严重的损失,使其在接下来的抗登陆作战中毫无作为。另外德军在法国北部的运输线也遭到彻底的破坏,此后军队调动迟缓、补给不足的问题一直困扰着西线德军,这极大的限制了德军的作战能力。

  
进攻部队由运输舰送到离岸11英里和7英里的海面,然后改乘大型登陆艇和小型攻击艇,每个小艇运载30人。小艇并排前进,按时抵达攻击滩头。跟在它们后面的是运载重武器、大炮
、坦克和工程设备的大型登陆艇,最后是登陆船,直接开到岸边,卸下人员、装备和供应品。登陆艇上还分别安装着大炮、迫击炮和火箭炮,靠岸时就直接向敌人的海岸防御工事进行射击。此外还有两栖坦克,它们一游上海岸就能直接投入战斗。

从具体的作战上,盟军的战略空军同样起到了关键的作用,首先是破坏了掉了德军一直计划的“快速装甲反击”,德军在西线部署了10个装甲师和装甲掷弹兵师,作为西线的战役预备队,由于第一线海防部队的作战能力较差,德军将反登陆作战的希望寄托在这些拥有快速机动能力的装甲部队上,意图用一场大规模的装甲突击来将盟军赶下大海。但是盟军的轰炸挫败了德军的企图,拥有大量重型装备的德军装甲部队成为了盟军轰炸机重点打击对象,在白天任何铁路和公路运输都不可能,只能在夜间进行,其结果就是后方的德军装甲预备队无法及时赶到战场,等到陆陆续续抵达时,盟军早已经站稳了跟脚,前线的德军海岸防御步兵单位也大都被歼灭或重创,这个装甲师只能代替步兵单位重建防线,大规模的装甲反击破灭了。

  
大约早晨6时30分,美军开始在奥马哈和犹他滩头登陆。在这之后,英国和加拿大军队也陆续在事先选定的海滩登陆。在这次战役中,盟军共准备了各类飞机13000多架,战舰、运输舰和各种类型的登陆艇共达6000多艘。参加战役的指战员和后勤人员共287万多人。

从德军的方面来看,德军最大的失误就是在装甲预备队的部署上,当时德军在装甲部队的部署上存在两种意见,一种是以隆美尔为首的将装甲部队靠前部署,另一种是以龙德施泰特元帅为首的靠后部署装甲部队。理论上来说,由于装甲部队机动力较高,靠后部署可以掩护更大范围的战区,而且可以避开盟军最初的战术轰炸,形成一个整体协同作战,这是非常常规的做法。而隆美尔的观点则是充分的考虑了盟军空军的严重威胁,这是以他在北非战场作战的经验得出的,装甲预备队很难在盟军的绝对制空权下做有效的机动,而反击又必须在海防部队崩溃前及时发起,最好在前24小时内就发起装甲反击,所以必须要将装甲师部署在紧靠海岸的地方。

  
到了6日夜晚,将近十个师的部队连同坦克、大炮和其他武器已经上岸了,后续部队源源而来,不断扩大盟军对德国守军的优势。希特勒大肆吹嘘的”大西洋壁垒”已被突破,从而为摧毁西线德军奠定了基础。

首先从实际结果来看,将装甲师和装甲步兵师部署在大后方显然是不可行的,这些装甲部队向前线的运动中受到了盟军空军的巨大阻碍,没能迅速赶到战场而且还遭受了严重的损失,最终没能发起大规模的反突击,将盟军赶下大海。隆美尔的方案成为唯一的选择,但是这一方案同样存在很大风险,他们将遭受盟军轰炸机和舰炮的双重打击,反击的成功率仍旧很低。归根结底,德军在诺曼底的失败是败于空军,而不是陆军,如果德国空军不能有效限制盟军的轰炸行动,那么德军几乎不可能取得反登陆作战的胜利,而德国空军显然无法做到。

  
由于6月5日狂风大作,英吉利海峡恶浪翻腾,西线德军大部分将领认为盟军不会在这时进攻。6月4日,驻巴黎的空军气象站认为,由于气候恶劣,至少在半个月内盟军不会采取行动。

盟军在登陆前对敌实施了一系列战略轰炸。在打击目标上,艾森豪威尔的副帅英国空军上将泰德主张重点轰炸运输线,而美国战略空军司令斯巴兹主张轰炸综合石油工厂。艾森豪威尔最终采纳了泰德的意见。3月30日,泰德的建议正式开始执行,盟军轰炸机集中打击铁路、公路、桥梁。到盟军登陆日,一共投下66000吨炸弹,德军的铁路运输量已下降百分之五十,巴黎和海岸之间的24座桥梁中的18座被毁、3座停用。此外,盟军飞机也对德军海防工事、雷达站和飞机场发动了普遍的准备性攻击。

  
这时,由于天气不好,德国空军已不能对英国南部海岸港口进行空中侦察,而艾森豪威尔的军队就是在这一时刻在这里登船出发的。德国海军也因为海浪太大,撤回了在海峡中的巡逻舰艇。因此,诺曼底驻军司令隆美尔只能根据他所得的很少情报和气象站的意见,在6月5日早晨起草了一个给西线德军总司令伦斯德的形势报告,说敌军进犯不会立刻发生,接着就乘汽车回到赫林根同家人一起团聚去了。更有甚者,6月6日,驻防诺曼底的第七军团司令弗雷德里希·杜尔曼将军,竟下令暂时解除经常戒备状态,召集高级将领在离盟军即将登陆的这些海滩南边约125英里的勒恩,进行”图上作业”。

盟军最高司令部还采取了一系列迷惑德军的措施。其蒙骗计划的代号为“坚毅”。如在紧靠法国北部的多佛尔地区进行军事演习和假集结,发出大量电讯,故意让美军名将巴顿在英国肯特郡惹人注目的地方抛头露面,以使德军统帅部误以为盟军渡海作战的司令部和军队集结在多佛尔地区。此外,盟军还利用两面间谍和中立国家的电台提供和散布大量假情报等等。这些措施使伦斯德和隆美尔对盟军将在加莱海峡沿岸登陆信以为真,将B集团军群主力第15集团军部署在加莱海峡沿岸,而驻守在诺曼底及附近地区的仅有第7集团军的6个步兵师,兵力不到9万人,且装备的重武器很少。

  
德国人对英美进攻的日期既心中无数,对登陆的地点也完全蒙在鼓里。伦斯德和隆美尔都肯定地认为,进攻的地点将在海峡最狭处的加莱地区。他们在这里集中了最强的部队第十五军团,它的实力在春天已由原来的10个步兵师增加到15个步兵师。在4、5
月间,英美最高统帅部还大用疑兵之计。它集结了一支假舰队,发出大量电讯,造成假象,仿佛盟军总司令部设在肯特,并让以勇猛著称的美国将领乔治·巴顿漫步肯特街头,而德国情报人员正断定他是盟军总司令。在进攻前夕,英国飞机又撒下大量的锡箔片,使德军从海岸雷达上看来,好像一支舰队正从第厄普向东驶去,开往加莱。这些虚张声势的行动,使德军更加相信他们的估计是正确的。

希特勒起初也倾向于认为盟军将在加莱地区登陆,但自1942年2月中旬以后,他的观点却发生了变化。他三番五次在大本营会议上宣称:“毫无疑问,英美军队一定会在西线登陆。在我们漫长的战线上,除了靠近暗礁的部分地区外,其它任何地方都可以登陆。但有两个地点最具可能,因此所受的威胁最大。这就是诺曼底海岸和布列塔尼半岛,而战略目标是夺取瑟堡。”根据情报,希特勒越来越相信盟军的主要目标是诺曼底。5月1晚隆美尔不在指挥部时,隆美尔的参谋长斯派达尔接到电话说,元首急切想知道84军防守诺曼底的情况。在第二天的作战会议上,希特勒不等隆美尔回话就把1个伞兵军和空降部队调往诺曼底和布列塔尼半岛。这是希特勒采取的一项断然措施。5月6日,隆美尔心怀疑惑地给最高统帅部打电话,询问为什么增援诺曼底。总参谋长约德尔告诉他,元首有“确切情报”,瑟堡是第一个战略目标。隆美尔暗吃一惊,赶紧去巡视诺曼底。巡视的结果,隆美尔仍对盟军要进攻诺曼底表示怀疑,甚至觉得元首对诺曼底的担心有点神经质。

  
6月5日这一天,英美的猛烈空袭,继续破坏着德国的军需库、雷达站、V1飞弹发射场和交通运输线,但这样的空袭多少星期以来一直在日夜不停地进行,在这一天看来,也不比以往更加紧张。

艾森豪威尔要解决的难题之一是登陆日D日的选择,根据潮汐和月光情况,基本符合三军作战要求的日子在6月上旬只有5、6、7三日,他原先选定6月5日为D日。然而6月初风浪颇大,在6月3日和4日两天中,气象预测是如此的不利,所以他决定把攻击行动顺延了24小时,即6月6日。6月4日晚,气象主任斯泰格上校报告说:从6月5日夜间开始,天气可能突然短暂变好,到6月6日夜间,很快又要变坏。鉴于天气情况有变,是于6月6日行动,还是继续延期?艾森豪威尔逐一向他的将军们征求意见。参谋长史密斯认为:“这是一场赌博,但这可能是一场最好的赌博。”地面部队司令蒙哥马利更是坚定地说:“依我说,干!”只有空军司令马洛里认为气象条件低于所能接受的最低限度而持延后意见。艾森豪威尔沉思片刻,终于下定决心,斩钉截铁地说:“好,让我们干!”

  
5日夜晚,第十五军团截获英国广播公司发给法国抵抗运动的一份密码电报,第十五军团相信内容是告诉他们进攻即将开始。该军团遂即进入戒备状态,但伦斯德却认为不必对第七军团发出警报。这时已到午夜时分,此刻盟军正向这个军团防守的西端海岸,千船齐发,蜂拥而来。

艾森豪威尔在天气上的赌博得到了报偿,而德国人却赌输了。德国人认为如此恶劣的天气,盟军发动进攻是不可能的。由于天气恶劣,他们甚至取消了例行的空中和海上的巡逻,本来这种巡逻是可以使他们发现开来的舰队。可悲的是,德军气象情报官没有分析出天气好转的可能,隆美尔在看了天气报告后,就放心地在5日晨回德国去给他的夫人祝贺生日去了。隆美尔的随从参谋卢格在《隆美尔在诺曼底》一书中称,“6月5日上午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海峡对岸已经作出了进攻的决定,一支摧毁欧洲的堡垒的庞大舰队正在驶来。B集团军群司令部的每一个人像往常平静日子一样干着各自的工作。我驱车去了西线海军司令部催要地雷。”

  
直到6月6日凌晨1时11分,第七军团才意识到正在发生什么事情。当时该军团司令在勒恩参加”图上作业”还没有回来。两个美国空运师和一个英国空运师已开始在他的防地着陆。1时30分发出了全面警报。

1944年6月6日凌晨,盟军伞兵部队首先发动攻击。盟军空降兵搭乘239架运输机与867架滑翔机实施登陆。6月6日凌晨1时15分钟整,是世人永难忘怀的“登陆日”。就在那一顷刻,在法国的瑟堡半岛,120名美军先导官兵在月色中跳下座机。5分钟后,在西面80公里开外,首批英军空降兵也跳出了座机。3时14分,2219架轰炸机首先对德军海岸工事和滩头障碍物发起猛烈轰炸,一共投下7616吨炸弹。5时50分,海军重炮也开始轰击德军固定炮台和混凝土防御工事。6时30分,第一波突击部队搭乘4266艘舰艇(大到战列舰,
小到登陆艇),在海军炮火和10个战斗机中队的掩护下接近五个目标海滩,部队先放下水陆两栖坦克由他们领先向滩头挺进。

  
45分钟之后,第七军团参谋长马克斯·贝姆赛尔少将,用电话向隆美尔总部的参谋长斯派达尔将军报告:这一次看来像是”大规模行动”。斯派达尔不相信,但把情况转报给伦斯德,后者也同样表示怀疑。这两个将军认为,空降兵只不过是盟军的一种声东击西的手法,它的主要登陆地点仍是在加莱附近。当6月6日拂晓后不久,盟军大规模登陆的消息传到之后,这位德军西线总司令仍然认为,这不是盟军的一次主要攻击。斯派达尔后来说,直到6月6日下午,情况才算判明。到了这时,美军已经在两处海滩、英军在一处海滩取得了立足点,并且向纵深推进了2至6英里。

奥马哈滩的争夺最为激烈,美第5军的第29师和第1师的两个团遭到德军352师的顽强抵抗,双方激战6小时,尸横遍地,血染滩头,美军仅前进10码。最后不得不请求海军对德军阵地实施近射,美军士兵则冒着被自己海军炮火杀伤的危险且战且进,在付出了2500人的代价后,才夺下滩头阵地。傍晚,美第5军3.5万人登上海滩。此时,其他4个登陆点的盟军也巩固了滩头阵地,并在海空军的的支持下向纵深发展。

  
在这段时间里,斯派达尔、伦斯德和伦斯德的参谋长勃鲁门特里特,都在用电话向当时在伯希特斯加登的最高统帅部联系。由于希特勒发布过一个愚蠢的命令,即使是西线的总司令非经”元首”特许也不能调用装甲师。这3个将军在6日清晨要求批准急调两个坦克师到诺曼底去,约德尔答复说,希特勒先要看一看形势的发展。然后希特勒就上床休息了,尽管西线将领的告急电铃响个不停,但没人敢去打扰他。

 隆美尔的反击

  
当下午3时这个纳粹统帅醒来时,已经传到的坏消息使他立刻行动起来。他批准派两个装甲师
到诺曼底去,并要求在今晚肃清盟军滩头阵地,但这个命令已为时太晚了。此时,希特勒所大肆宣传的”大西洋壁垒”已经被突破了。一度吹虚得不可一世的德国空军已经完全从天空中被赶走了,德国海军从海洋上被赶走了,德国陆军也冷不防受到袭击。战事虽远没有结束,但它的结局已经不再有什么疑问了。斯派达尔后来说,”从6月6日以后,主动权就落在盟军手中了。”

德军对盟军在诺曼底的登陆行动大吃一惊。隆美尔不在,他的参谋长斯派达尔认为更大规模的进攻是在加来地区,不愿将第21装甲师投入诺曼底地区。西线总司令伦斯德元帅起初也持相同看法。但后来伦斯德终于反应了过来,大约清晨6时许,他首次向最高统帅部报告了形势概况,说一切迹象表明,敌人登陆已经开始,登陆地点显然在诺曼底。并请求批准装甲师组成的预备队从待机地域向前线开进。因为希特勒事先曾交待过没有他的批准,谁也不能调动这些装甲师。而此时有熬夜习惯的希特勒刚刚休息,总参谋长约德尔不愿打扰他上午的睡眠,况且约德尔仍然认为盟军在诺曼底的行动极有可能是佯攻,真正的主攻地点恐怕还是加莱地区。直到6日中午例行汇报时,约德尔才向希特勒报告了盟军在诺曼底登陆的情况。希特勒听完后恨恨地说道:“这些该死的家伙,感谢上帝,他们终于登陆了。”他立即行动起来,批准派谴第SS12党卫装甲师和李尔装甲教导师赶到诺曼底去。并下令第7集团军必须至迟在当晚肃清盟军的滩头阵地。

  
伦斯德和隆美尔认为,现在是当面把真相告诉希特勒并且要他承受一切后果的时候了。他们要求”元首”在6月17日到苏瓦松北面的马吉瓦尔同他们开会,讨论形势。开会的地点是在一所建筑坚固的地下避弹室里。这座避弹室原来是准备在1940年夏天进攻英国时作为”元首”的大本营的,但一直没有使用。现在,过了4个夏天,这个纳粹统帅在这里第一次出现了。

6月6日上午10时许,隆美尔才从他的参谋长斯派达尔的电话里获知盟军登陆的消息。他急忙驱车赶回法国。还在途中,他就电令斯派达尔:“立即将第21装甲师投入反攻,不要等什么进一步增援,马上进攻!”6月6日夜间10点,隆美尔终于赶回了他的司令部,而在登陆战线上的第7集团军和第21装甲师,正拚命阻止猛扑前来的攻击,现在每一件事只有靠装甲师了。他立即命狄特里希指挥第21装甲师和第SS12党卫装甲师于7日清晨发动反攻,可是第21装甲师经开战以来的苦斗仅剩下70辆坦克,而第SS12党卫装甲师从120公里外的驻地冒着盟军飞机的猛烈轰炸,7日9时才赶到战地,沿途损失惨重,急需整顿。狄特里希不得不一再推迟反攻。此时李尔装甲教导师在盟军飞机的猛烈轰炸下进展缓慢,还在赶往战地的途中。6月8日,李尔装甲教导师终于赶到,但沿途已损失了90辆坦克。隆美尔命狄特里希将第21装甲师、第SS12党卫装甲师和李尔装甲教导师三个装甲师全用上,企图将盟军赶下海去,但盟军有强大的空中和海上舰炮的火力支援。狄特里希的反击被打退。

  
希特勒当时脸色苍白,神经质地弄着他的眼镜和夹在手指里的红蓝铅笔。他弯着腰坐在一只凳子上,陆军元帅们站着。他原来那种使人跟着走的魔力似乎消失了。他简单地、冷冰冰地同大家打了个招呼,然后愤愤地说,他对盟军登陆成功十分气恼,想让战地指挥官们对这件事情负责。他命令将士必须坚持抵抗,收复失地,对任何撤退的建议都听不进去。他竟对将军们保证,新的V1武器已在前一天第一次向伦敦发射,它”对大不列颠将起决定作用……使英国人愿意议和”。当这两个元帅要希特勒注意德国空军在西线的惨败时,”元首”反驳说,”成群的喷气式战斗机”很快就会把英美飞行员赶出天空。他说,那时英国就要垮台。谈到这里,盟军飞机来了,他们只好暂时停止会议,躲到”元首”的防空洞里。

到6月12日,蒙哥马利指挥的第21集团军群(含美军第1集团军与英军第2集团军)已在岸上站住了脚,在正面80公里、纵深13—19公里的区域内建立了一个连成一片的巩固登陆场所。面对着德军第7集团军。这时德军第15集团军在加来附近。6月13日,德军的第一颗飞弹(V-1)落在了伦敦,但对盟军登陆没造成多大影响。希特勒和隆美尔原来准备在盟军登陆之初将其赶入大海的计划破产了。隆美尔将主要精力投入建立新的防线,把盟军尽可能长时间的封在登陆场内,以免盟军突破防线后向纵深挺进。蒙哥马利也开始扩大他的登陆场,右翼布莱德雷的美第1集团军向圣洛方向推进,左翼的英第2集团军向卡昂进攻。6月25日,美军攻占港口要塞瑟堡,可是港口已受到了彻底的破坏。同日,英第2集团军也向卡昂发起了进攻。7月1日,德西线总司令伦斯德被希特勒免了职,代替他的是克鲁格元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