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丹丹:幸福深处: 初恋,时间已经送走一切(1)

不记得是谁说过:“你不能既拥有青春又拥有青春的知识。”这句话只有当我进入中年的时候才明白它多么深刻。

  • 路过你楼下,车停下来了。 你给我发了短信:我结婚了,不要再来骚扰我!
    我没回你短信,因为我用自行车接送你三年,而他用奥迪送了你三回,于是你们结婚了。去你楼下,只是三年的习惯。我很庆幸,这么早的看透你。
    昨天你打我电话:他有外遇了,我怎么办?
    我说:你有外遇的时候,想到我怎么办吗?

  • 很多年后的同学会上,酒过几巡。他对当年暗恋的同学说:“你知道为什么以前每个下课,我总是找你问问题吗?”大伙儿哄堂大笑,等着看她脸红。她平淡地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嘴角道:“那你想过没有,为什么我总是会在座位上,而不出去玩呢?”有些美好的东西,总于指尖悄悄流去.

  • 大学一起四年,毕业,分手,又三年,我读完研找了工作,拿着第一个月的工资,想给父母买点什么,走过商场玩具窗前,看到大嘴猴,突然想起来以前和你一起打闹嬉戏逛商场,你撒娇的说以后工作了第一个月的工资一定要给我买大嘴猴,不能忘了。我说咱家你最大,工资你来管。你看,大嘴猴买了,你却丢了。

  • 如果我喜欢你 我会主动往你的方向走几步再走几步 如果你看见我走过来了
    却没有迎接我的意思那我就会停下来了
    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我们可以靠艰苦奋斗得来 唯独对于爱情 我不想太努力
    两个人势均力敌 公平又平等的爱与被爱 但愿在这个拼的你死我活的世界里
    我能有一份不用努力的 刚刚好的爱情。

19岁那年,我初恋了。那时候刚恢复高考没两年,许多已经不是学生的青年走回中学校门,和我们这些应届生一起复习高考。有一天下雨,我到教室门口才回身合上手里的雨伞。就在转身的那一瞬间,我看见靠窗子那排的倒数第二个座位上有一个陌生人。我没再抬头,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他就是袁钢,我的第一个男朋友,一个身高米、挺英俊的转业军人,我们学校已经去美国探亲的语文孙老师的儿子。现在回想起来,我是第一眼就爱上他了,因为他长得比我们班任何一个同学都高大一圈儿。从那一眼开始,我的学习一落千丈,从班里的前5名,一直到高考落榜。

  • 真想和你再见上一面啊。可是见了一面,既不能吻你,也不能抱抱你。还是算了吧。天气挺好的。
    —- A Sight For Sore Eyes

我知道他的名字是在第二天。教室门口一个陌生的女孩问我:“袁钢在吗?”

我说:“谁是袁钢?”

  • 那时候我在暗恋班上的一个小女生。她一直很安静,很奇怪的女孩。那时候是临近高考的初夏,教室外面突然暗下来,沉闷的雷声响起。能闻到夏天暴雨来临的味道。我和她并肩站在阳台上,学校广播里放这首歌。带着湿热,忽冷忽热的风吹在脸上,我们竟说不出话来。高考结束的那天,突然感觉,再也回不去了
    —- the rain

  • 初中二年级。有时课间,我会跟同桌讲些上学路上发生的事儿。有次,我跟她说:我上学来的时候,在经过的一座桥下,发现有好多小鱼。第二天上学一见面,她就急忙对我说:我去看了,也没见有很多嘛!
    —- the rain

  • 她接到了喜欢了七年的他的电话,他对她说:“我们在一起吧。”尽管听到电话那头别人的窃窃笑声,她还是淡定的说:“好啊。”然后又问,“大冒险又输了吧?”他说:“我选的是真心话。”

  • 当年也如女主一般,从别人口中得知暗恋的人也喜欢自己,跑出教室到操场,感觉这个世界好宽阔,心情好舒畅,时隔15年还清楚记得,那是一个明媚的夏天,风好凉爽,周围的每一个人都像在对我微笑。
    —-关于你关于我

“你们班新来的,孙老师的儿子。你能帮我把他叫出来吗?”那女孩很有礼貌。

“行!”我转身回教室向他走去。

我知道我的脸红了。我那时候特别爱脸红。我的心“扑嗵嗵”地跳着。

那天下午,上帝给了我一个机遇,让我有借口向他发出信号。

课间我到楼下上厕所。楼道很黑,刚下一个台阶,我就看到他往上走来。就在他与我擦身而过的一刹那,我脚下一滑,朝楼下摔去。

“哎!”他大叫一声,一把抓住我的衣袖。

“刺啦”一声,我掉了3个扣子,但我站住了。我的右胳膊被他抓着,左手本能地迅速抓住衣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