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捌岁那年的盛夏

隔窗望,南山顶上落了一层薄雪春分日的阳光,藏在云层之上一架飞机正在破雾而出,准备降落一群麻雀,在老榆树的枝桠间跳跃着,叽叽喳喳,说着倒春寒一棵单薄的玉兰树上只开了三朵,纯白的花十字路口擦肩而过的人们正沿着各自的方向,继续流浪在这久居的尘世间我早已习惯了,隔着一层透明的玻璃,向外观望或者,摩挲着雕花的木窗棂搜索几个冷硬的词语与春天的生动,背道而驰将一些不能说出的秘密和,对一个人的想念临窗而依。任窗外万千繁花依旧笑着春风,笑着窗里的人兰叶子,女,本名刘勇勤,甘肃天水人。

窗外的人看着窗外的人

窗内的人不懂窗外的人

窗外的人就要远行

窗内的人还懵懂着

不知远方的恐惧

窗外人笑着

他们的旅途散发出血的气息

窗内的人哭着

抱怨昨日没有睡醒

不久后 窗内的人也要走到窗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