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自由,我有酒

窗前的迎春和墙边的杏花在各自的领地里尽情地开着妩媚的,依然妩媚张扬的,依然张扬还未上场的桃花和正在装扮的樱花都己跃跃欲试我说花事年年新你说此身岁岁离春风所经之处所有的花儿都回到了人间兰叶子,女,本名刘勇勤,甘肃天水人。

       张扬看着潇洒而去的女人,露出一丝不舍还有深深的迷恋。

        “张扬,”一头大波浪有着妩媚红唇的女人挑着眉看着他。

     
 “是的,我是张扬。”男人摸摸后脑勺,英俊的脸配上这么憨厚的表情,有些滑稽。

         
到了一个人不常去的地方,“你找我谈什么?”颜玉不耐,像是嘲讽,“你是要问我为什么在那个地方工作吗?”“有意思吗?”张扬被颜玉这样一番抢白
,没怒反倒笑了,“没有,就是想这样看着你。”颜玉像是看到怪人一样瞥了他一眼,就走了,张扬傻傻的笑着跟着她。忽然胃里一阵刺痛,张扬疼的叫了出来,颜玉回头看他,脸变得苍白,颜玉走过去扶住他,张扬冲着颜玉笑了,“去那个粥店,我喝点热粥就好了。”

   
 以后的日子,张扬就跟着她,人家都说冷傲才子傻了,竟然看上一个那样的女人。

   
 她仿佛一只抓不住的蝴蝶,带着迷幻的色彩,让人如痴如醉。在那以后,张扬每天都来看她,他给她塞过钱,但是她并没有要。她仿佛只沉浸在自己舞蹈中,酒吧只是滚滚红尘,她并不留恋和带走任何东西。但什么原因让她来酒吧呢?这仿佛是一个谜,一切有关她的思绪都被打成了结,纠缠在他的脑海里。

     
 张扬不知道在她的眼里自己算什么。记得有一次,她跳舞累了,下来喝酒,她拒绝了别的男人酒杯和小费,喝了他给的酒,张扬很意外,觉得自己在她心里是有一席之地的,他呆呆的想跟她说话,“颜玉。”她说了自己的名字就自己离去了。

   
 张扬,在别人眼里他是孤高冷傲的,他家境优越又有很高的美术天分,在学校里被评为美术系冷傲才子,私下里有很多女生偷偷喜欢他。其实张扬不是恃才傲物,他只是觉得现在如画一般纯粹的人已经不多了,他不去想别人如何看他,只是最自己喜欢做的罢了。

   
 而那个女人对他来说就像梵高的《向日葵》,色彩明亮,独具风格。看一眼,便被吸引了
,再也不想把眼睛放到别的花上。

     
 在舞后,张扬向服务员打听她,却发”现她在这里并不起眼,张扬心里感到一丝庆幸。他在混乱的人群里,搜寻着她的身影,舞女们跳过舞后和客人们喝酒,一些趁着灰暗的灯光上下其手,舞女只是娇笑着,张扬在人群里寻找,却没有看到她。他塞给一个舞女钱,舞女有深意的笑了笑,张扬并不想吃她什么豆腐,冷冷的说:“我给你钱,不是那个意思。”舞女意外的闪了闪眼睛,又恢复了笑容,“那你有什么要求?”“我找一个女孩,她长……”张扬不知道该怎么描述那个舞女,他失落的放下了想要表现的胳膊,舞女呵呵笑了,“好了,跟我来了。”舞女妖娆的转身,她把张扬带到了她们休息的地方,那个舞女孤零零的坐在那里抽着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