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宋丹丹:幸福深处: 像单身汉一样“飘零”(1)

此后的三年“春晚”我和黄宏连续合作。1991年是《手拉手》,1992年是《小保姆与小木匠》,1993年是《秧歌情》。

图片 1

记得大年三十儿我演完《秧歌情》回到家,快夜里12点了。儿子高烧℃。我抱起他就奔医院,孩子病得那么重,我为了“春晚”好多天也没照顾他,我内疚极了。

看到处在人生低谷的赵本山和黄宏,她没有敬而远之,更没有落井下石。而是自然而然地与他们亲密聊天,甚至大胆挽手。宋丹丹这一挽,挽出了自己的高度与气度,也挽出了女人味与女汉子的英豪与侠义。

他昏昏沉沉倚在我肩上,滚烫的小脸儿贴着我的脖子。我用颤抖的声音对坐在那儿正在写着什么的女大夫说:“大夫,我儿子快40℃了,麻烦您给看看。”

两会期间,宋丹丹与昔日的搭档赵本山和黄宏挽手同行的照片在网上疯传,如今的赵本山和黄宏,一个身陷传闻困扰,在家种小白菜,一个月就瘦了三十斤;另一个则刚刚被免去八一厂厂长的职务,坊间传闻不排除与军队反腐有关,似乎也大事不妙。当别的代表唯恐避之不及时,宋丹丹却主动搀起老哥俩,给他们送去了温暖,赢来了网友的一片叫好之声。

她抬起头,突然发现是我,随即笑起来:“宋丹丹,你演的老太太真好!”

有网友用和平女侠赞赏宋丹丹的大气。和平是宋丹丹在情景喜剧《我爱我家》当中扮演的角色,身为大鼓演员的和平身上带着旧社会走江湖的艺人习气,不信邪,爱得罪人,但一肚子古道热肠。

“我儿子快40℃了。”我重复了一遍。

他们的年纪和身份都不再可能是绯闻的主角。友谊成为这三个人和两对黄金组合的主题词。

“你的豁牙是怎么弄的?真像!”她依然笑着,“你先告诉我,然后我才给你看,不告诉我不给看!”她依然呵呵笑着。

他改变了我的命运

我的眼泪一下子掉下来,我想骂人。我觉得委屈,我太恨她了,但我又不敢流露,因为我指望着她救我的儿子。我把眼泪擦了一下,然后告诉她我牙上染了黑颜色。

2007年,宋丹丹出版自传《幸福深处》,赵本山和黄宏是宋丹丹在书中记述的、除了前夫英达和现任丈夫赵玉吉之外的两个重要的男人。

从那以后我连续4年没上“春晚”。我很厌恶人家见我就笑,厌恶被人称为“女笑星”。我不愿意离自己心中的“大艺术家”目标越走越远。这样下去我永远也别想让人觉得我“有分量”和“有思想”了。

1989年到1993年,宋丹丹受黄宏之邀五上春晚,尤其是1990年的《超生游击队》。让宋丹丹一夜之间红遍中国,当时我们都还不满29岁,他改变了我的命运。

黄宏说他那4年像个离了婚的单身汉那么“飘零”。他不停地更换着搭档,当然,那些小品也不错。

宋丹丹和黄宏第一次合作是在1990年。黄宏写了一个小品《超生游击队》,准备上春晚。在找搭档时,就想到了宋丹丹。黄宏早就知道宋丹丹,他看过她主演的影片《寻找回来的世界》。特别是她在1989年春晚上小品《懒汉相亲》中扮演的那个土得掉渣、一口方言的姑娘,给他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可是,黄宏也有一丝犹豫。当时,宋丹丹也算是一个腕儿了,她能愿意和自己合作吗?于是,黄宏请人把本子送给宋丹丹。宋丹丹看了本子后,特别感兴趣。

直到1997年底,我与现在的先生新婚不久,他说:“妮儿,往年都是我在电视里看你上春晚,你是明星大腕儿,现在你是我老婆了,你也让我尝尝这滋味儿。等年三十儿,我们全家围着电视看我媳妇儿给全国人民演节目,等你回来吃饺子。”

1990年,两人用《超生游击队》登上了那一年的元旦晚会。海南岛、吐鲁番和少林寺,成了一代人的标准记忆。

我心里一暖,很快给黄宏打了个电话:“黄宏,今年我跟你上!”

1991年春晚,黄宏和宋丹丹再次合作了小品《手拉手》。之后,他们又合作了《小保姆与小木匠》《婚礼》。1992年,宋丹丹想有所突破,扮演一回老太太。于是,黄宏就写了小品《秧歌情》,宋丹丹扮演的老太太惟妙惟肖,让她的表演又上了一个新台阶。宋丹丹和黄宏成了一对黄金搭档,两人的名字也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我们一起编排了一个小品《回家》,黄宏在戏里也管我叫“妮儿”。那是我献给先生的新年礼物。

1992年,宋丹丹突然对黄宏说不想再演小品了,因为作为小品演员所衍生出来的喜感让她觉得自己无法再回归到话剧舞台。在宋丹丹演《茶馆》中一场悲剧戏时,一出场观众就大笑,心生挫败感的宋丹丹决定退出小品舞台。此后黄宏的小品中开始多了男搭档,和魏积安的《擦皮鞋》、侯跃文的《打扑克》、巩汉林的《鞋钉》都是在宋丹丹退出后创作的作品。

第二年,我们还想合作,天天在一起研究弄什么内容。他每出一个题目,我就反驳,我不大赞同他编小品过于追求“立意”。我认为小品只要能把人逗笑了就算成功,当然,最难的就是把人逗笑。最后,他想出一个点子,演一个修自行车的,帮别人给车打气儿,“气不足就得打点气儿,气太足就得放点气儿”。我觉得还是同样的问题——寓意太深,他却对这创意充满了信心。于是我对他说:

创作辉煌期的黄宏也面临着自己的麻烦,他在渐渐失去了搭档。黄宏和宋丹丹的小品组合维持到了1993年,这期间,两人已经无法达成创作上的意见共识了。

“黄宏,这样吧,如果你坚持用这个点子,你就和别人演,看能不能通过。如果通过了呢,你们就上,如果通不过,你再回来找我,咱们俩接着琢磨。”

关键时刻送温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