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长江文艺》2019年第1期|李少君:心学集

图片 1

李少君在诗歌《我是有大海的人》中写道,“海鸥踏浪,海鸥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沿着晨曦的路线,追逐蔚蓝的方向”。李少君诗集《海天集》(江苏人民出版社2018年9月出版)里,有一首意味深长且颇具象征意义的诗——《我是有背景的人》:“我们是从云雾深处走出来的人/三三两两

主持语

诗歌;诗人;新诗;中国;李少君

“白云在天空变幻/灵魂在内心自我游戏”,李少君的诗至少在两个向度上拓展着诗学探索:“以我观物”的抒情传统和“随物赋形”的写作方式。在近乎“无感”的时代,诗人重新将感受/感觉置于诗的内核;在膜拜“叙事”与“复杂”的时代,那些炸裂的语句犹如庄重的反讽:“唯人在此显得寂寞”。

李少君在诗歌《我是有大海的人》中写道,“海鸥踏浪,海鸥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沿着晨曦的路线,追逐蔚蓝的方向”。

——魏天无

李少君诗集《海天集》(江苏人民出版社2018年9月出版)里,有一首意味深长且颇具象征意义的诗——《我是有背景的人》:“我们是从云雾深处走出来的人/三三两两,影影绰绰/沿着溪水击打卵石一路哗哗奔流的方向/我们走下青山,走入烟火红尘//我们从此成为了云雾派遣的特使/云雾成为了我们的背景/在都市生活也永远处于恍惚和迷茫之中/唯拥有虚幻的想象力和时隐时现的诗意”。在这首诗中,李少君表达了诗人介入现实生活的意愿,并且找到了诗人拥有“时隐时现的诗意”的根源:那就是大自然,就是山中的“云雾”。

自 述

这首具有象征意义的诗作,标志着李少君对自己诗歌写作的发展方向开始了深刻思考。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新诗经历了朦胧诗、后朦胧诗等发展阶段,崇高、庄严、价值、意义等终极追求还在诗意的顶端隐约闪耀。随着中国诗人对西方现代诗歌的逐渐重视和越来越多的模仿消化,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新诗似乎越来越远离古典传统、主流价值和大众生活,逐渐向内心的独白、日常生活的扫描和小众化发展,在美学风格上表现为越来越口语化、口水化、庸常化,造成的结果是,一些诗歌越来越远离人民、远离生活,成为自娱自乐的“一己悲欢”与“杯水风波”。

在古代,我应该是一只鹰

《海天集》是李少君2014年初从海南到北京四年多的新作结集。在这些诗艺日趋成熟的诗作中,可以看到李少君向中国古典抒情传统回归的努力。换言之,在中国古典诗词特别是山水诗、田园诗与中国新诗之间,李少君架起一道相通相融的桥梁。这是对改革开放以来,新诗忽视中国古典诗词传统的一种弥合。在这样的诗句中,我们读到了唐诗的意蕴:“在没有雨的季节,整个林子疲软无力/鸟鸣也显得零散,无法唤醒内心的记忆/雨点,是最深刻的一种寂静的怀乡方式”;在这样的诗句中,我们又可以读出宋词的质感:“伊端坐于中央,星星垂于四野/草虾花蟹和鳗鲡献舞于宫殿/鲸鱼是先行小分队,海鸥踏浪而来/大幕拉开,满天都是星光璀璨”。李少君认为,自然在古典诗歌中居于中心地位,自然是中国文明的基础,是中国之美的基础。中国之美,就是青山绿水之美,就是蓝天白云之美,就是诗情画意之美。所以,李少君的诗总是从大自然出发,找到自然的意境和诗意。中华诗词源远流长,积淀着民族最深层的精神追求,是中华文化独特的精神标识。李少君从自然山水间找到了中国新诗能够继承的精神标识,那就是“自然”,并且用简约、委婉、宁静的诗写出了自然之美,也正因如此,李少君被誉为“自然诗人”。

在河西走廊的上空逡巡

中国新诗的现代化,绝不可能抛弃中国古典诗词的抒情传统。《海天集》的可贵之处在于从古典诗词抒情传统中,找到了一条中国新诗通向现代化的路径。李少君说:“是到了重新认识我们的传统和借鉴西方对现代性的反思的时候了,是重新认识自然、对自然保持敬畏、确立自然的崇高地位的时候了。”同时,他突破了古典诗词山水田园的意象,向更博大、更深远、更具现代性的诗意进发。他写了不少海洋诗,那是一个诗人内心沉淀的深沉之作,是当代诗歌中书写海洋的重要收获。这些风格独特的诗作,既源于古典山水田园诗,又有别于传统,具有现代性风貌:“海鸥踏浪,海鸥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沿着晨曦的路线,追逐蔚蓝的方向/巨鲸巡游,胸怀和视野若垂天之云/以云淡风轻的定力,赢得风平浪静”(《我是有大海的人》)。这些特征,在他的《云之现代性》《珞珈山的樱花》《敬亭山记》等诗作中也得到鲜明呈现。在抒写诗意时,诗人没有远离时代:“我是有故乡的人/每次只要想到这一点/我心底就有一种恒定感和踏实感/那是我生命的源头和力量的源泉”(《我是有故乡的人》),这份“恒定感和踏实感”,正是诗人对这个伟大时代和灵魂故乡的诗性回应。此外,《海天集》中收录了诗人刚刚完成的叙事长诗《闯海歌》,这是献给改革开放40周年和海南建省办特区30周年的致敬之作,也是深入生活、关注现实、拥抱时代的叙事诗佳作。

后来,坐化为麦积山上的一尊佛像

诗歌评论家谢冕先生在《中国新诗史略》一书中,对新世纪以来的中国新诗表达了某种程度的失望:“失去了精神向度的诗歌,剩下的只能是浅薄。同样,失去了公众关怀的诗歌剩下的只能是自私的梦呓。”他还说:“现下的诗是离开诗的语言的精致和音乐性越来越远了,这不能不让人感慨焦虑。”是的,在民族复兴的伟大历史进程中,中国新诗不能失语,更不能缺席。《海天集》给我们最大的启示是,中国新诗一定要从中华古典诗词和世界优秀诗歌中汲取双重养分,在传统文化中寻找精神根脉,古为今用、洋为中用,辩证取舍、推陈出新,“以古人之规矩,开自己之生面”,实现中国新诗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云卷云舒,云开云合/云,始终保持着现代性,高居现代性的前列”。李少君的这首《云之现代性》,也是极具象征意义的。“云”是中国古代诗词中的代表性意象,如何使“云”具有现代性,考验着中国诗人的智慧。

浓荫之下守护李杜诗意地和一方祖庭

(作者:刘笑伟,系《解放军报》文化部主任)

当代,我幻变为一只海鸥

作者简介

踩着绿波踏着碧浪,出没于海天一色

姓名:刘笑伟 工作单位:

但我自由不羁的灵魂里

始终回荡着来自西域的野性的风暴

江 南

春风的和善,每天都教育着我们

雨的温润,时常熏陶着我们

在江南,很容易就成为一个一个的书生

还有流水的耐心绵长,让我们学会执著

最终,亭台楼阁的端庄整齐

以及昆曲里散发的微小细腻的人性的光辉

教给了我们什么是美的规范

槟城剪影

椰树举着宽敞的大伞

槟榔河冲开了海面的鱼群

白云下一个人儿孤单站立岸边

等待远航归来的帆船

槟榔花吐出迷魂的芳香

雨水洗刷着风尘和忧愁

他终于回到了朝思暮想的槟城

芭蕉叶后面有着年迈的父母和家

自家庭院

在童年时,我把海看作一个高高大大的篮子

里面盛放着各色贝壳、活鱼小虾以及朵朵浪花

当然,还有白云的点缀,和云一样飞扬的幻想

那些神秘的漩涡、风涡和蓝洞,也总吸引着我

每天,海鸥替我巡视一次,翻检那些珍藏和礼品

如今我在陆地和海上之间自如地来回飞行

这样,就常能收获海面波光粼粼的一轮圆月

以及椰影摇曳的自家庭院上空的一轮满月

心学集

1

藏族人每天要往玛尼石堆上添加几块小石头

我每天要在清晨或夜晚上写下几句诗

我们所做的事情的意义是一样的

2

只一声鹤唳

整个天空都空阔辽远了

3

春光随物赋形

春风一一吹开各处的花朵

4

白云在天空变幻

灵魂在内心自我游戏

5

问:你为什么推崇素食主义?

答:老鼠喜食腐肉,面目可憎

松鼠只吃枝叶坚果,清爽可爱

6

在一只兔子看来

雷鸣电闪就是神迹的显示

7

在孤寂的沙漠里,他哼起了小调

仿佛神的吟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