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个人,还是在等一个故事

但面对这真实得让人有些“难以接受”的历史,我又犹豫了。无论初恋,还是第一次不为人知的婚姻,想来我已十分淡然。而与英达共同生活的这一段却因当时正沉浸其中,色彩显得格外浓烈。如今我们已朝着不同的方向走出太远,再没有任何重合的足迹,翻回旧的一页是否仍有必要?是否会打扰别人的生活?更何况,即使一起走过的日子,他的记忆和我的记忆又能完全一样吗?

历史的脚步在岁月的年轮里匆匆走过,时间的往事在生活的记忆中慢慢沉淀。看的见摸得着的岁月痕迹,留下镜花水月般的生活记忆。

我不知道我应该仅仅留下那些故事,淡然地叙述,筛去彼时心情,还是应该保留既然已经保留下来的一切。我不知道应该将它们留给自己看,让自己记住曾经走过那样一段路,那么温馨那么动感情,还是应该说给别人听,告诉别人现在我早已不疼了,不在乎了。

——题记

最后我决定尊重历史,将逝去的那一段复原。所以现在的有关英达的文字大部分仍是出自10年前的我之手。

都说藏了好多年的心事,一旦决堤,就像是洪水猛兽瞬间能把自己淹没。一直以为属于自己的那颗星永远不会陨落,但当它终于掉下来时,才相信了,原来世界上没有永恒。就像是一阵台风,吹起无数的狂风巨浪,到堤坝防不住的时候,便将它沉入心底,泛滥成一个汪洋。而流出来的,只有两行泪滴。现在才明白我曾拼命守护着的东西。不是我害怕失去,而是我从来没有得到过。但它最后还是给我留下了一个看不见的伤口。

当然,在我们各自度过了又一个10年后回头看,37岁还是太年轻,那时的心境极端而热烈,红太红,黑太黑。于是只有到了一切都已平静的今天再去回首那段往事,冷静地,客观地,泰然地,看到的才是它本来的面目——没有是非对错,没有其他可能,海可枯石可烂,抑或新人笑旧人哭,其实不过是一个“缘”字。

我曾眷恋着的青春,那是你留给我的希望。我应该一直都知道的,所谓的希望只是在无助时候的救命稻草。可以用来解一时之需,拿着它当绳子使却是缺了持久性的。一生只有一次的青春,只是用来听一次花开的声音,看一次花落的寂凉,然后散场。未免也太浪费了吧。

如果没有如果,时间是否会为我倒流?看一下曾经看过的夕阳,听过的潮落。翻一翻那些被时间掩埋,被自己无视,最终幻成泡沫,消散在空间的相遇。或许在时间老人眼中,我们只是在各自的小路上匆匆行走,一直未曾停留,不经意间在某个路口相遇,于是轻轻问候,淡淡寒暄,然后挥手说再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