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拉斯·穆勒

这是一本唱片封面摄影合集,收录了德国独立唱片厂牌现代音乐合辑自1969年创立以来制作唱片的封套摄影。不了解ECM的人听介绍也许会疑惑,唱片封面只是音乐的附属,有什么收集意义?因为ECM的封面跟我们司空见惯的不一样,你看不到音乐家做着违和的姿势置身于画面中央,也看不到抓人眼球的浓艳色彩,它们是反商业的,就像北欧的冰原一样清冷,不愿意与观者产生任何联系。ECM的音乐也是如此,视觉与听觉在ECM出品的唱片中完成了统一,这就是ECM秉持多年的极简主义。

原标题:听见,看见,无需俗见(1)

《风·落·之·光:ECM唱片的视觉语言》

编者:(挪威)拉斯·缪勒

译者:张璐诗

版本: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8年5月

挪威出版人、设计师拉斯·缪勒,将德国厂牌ECM的部分唱片封面集为一本书,以”Windfall
Light: The Visual Language of
ECM”命名。书中又收录《暮色降临时》《超媒介影像记》《他们的音乐:艾歇尔/戈达尔——声音/图像》《大地与音响》《复调摄影》等5篇文章,解读这些封面;又附录ECM迄今全部1152张唱片目录及其封面小样(至2009年)。

全书447页,重得像一块黑铁,黑铁的每一页,大部分是图片。翻一翻,一小时就能翻完。认真看,几天都看不完。或许,一辈子也不可能完全看完。

这些唱片封面最大的意义,是呈示了摄影,或说事物影像,恰和音乐一样,是完全不同于语言的东西。它们试图用一种“非语言的存在”,去导引另一种“非语言的存在”。极端而言,音乐就是音乐,音乐是不可言说的,音乐不是思想。但俗见,惯于把音乐当思想,一而再、再而三,试图用思想去阐释、去演绎、去命名、去置换它。当音乐做成了“音乐罐头”,变成一碟唱片摆在你面前,供你购选,这时,它便需要一个面相,这面相冥冥中似乎也就成了其中音乐的面相。那么,用什么东西作为这音乐的面相呢?这些唱片封面,就是ECM面对这一抉择所作出的回答。

拒绝思想介入的干净图像

在所有唱片公司中,ECM是最清醒、最毅然决然、最彻底、最干净地采用一种“非语言的存在”,来诠释唱片封面的公司。有人要说了,难道其他唱片公司不也是同样在这样做?难道ECM的唱片采用图片或者图像设计作为封面,其他的唱片公司不是采用图片或者图像设计作为封面?问得似乎有理。但你不妨细看,并且,必须用上一点点慧觉,你或许就能看出区别。这种区别,不仅仅是用风景照而不用大头照,用抽象画而不是用具象画,用虚影而不用实影这点区别,根本的区别是,这些影像、设计拒绝了语言,拒绝了思想介入,并且,拒绝得这么彻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