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亲情故事之回心虫

图片 1

百里山景的缝隙里住着老山民,人造的楼台亭阁与古老的破房,花花绿绿的玩山世人与山坡上的劳作人儿,恍若隔世,相映成趣。
一群游人被一个小女孩的叫声吸引住了,上前观看。
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穿着只有在电影中才可以见到的那种补丁破衣,赤脚干裂灰白,稀黄的头发扎着的红头绳格外耀眼。她跪趴在山坡下一挂土塄下面,撅着屁股一声接一声地喊叫:“啊——”“啊——”每喊一声,都是从粗野到尖利到快要断气,头脸随着持久的长声慢慢下落,直到脸贴地面,直到小脸蛋憋成通红再憋成苍白,直到腹腔中的空气全部挤出,直到小身躯缩成一小团猛烈地颤抖一阵,死静片刻,吸气,扬身,直扬到脸对苍天,整个身子都被吸足的空气撑胀起来,再喊,再落,周而复始,一次一次又一次。
太奇怪,太可怕,游人们一时只有听和看而没有任何其他举动。好久,相互间开始悄悄议论,这孩子疯了吧?丢东西了吧?家里有什么不幸了吧?地下有什么稀奇东西吧?
游人们走得更近些,有人到了跟前蹲下身来,看出些故事了:小女孩的脸下有粉状的细土,顺着塄根有一溜儿。还鼓起一个个小小的土包来,小女孩每次喊到快断气时,嘴巴就贴近一个小土包的包尖,随着一次又一次持久的喊声,那小土包的包尖就慢慢地变形,出现一个小窝。小窝的中心就开始蠕动,最后,就有一个小小的虫子钻了出来,很小的小虫子,黑色的,两头尖,像小虱子。每当一个小虫子出现,小女孩就眯起眼睛笑一阵,接着再喊第二个小土包,喊出虫子来,再喊第三个。
原来小女孩在玩叫虫子,这玩法太惨烈了点,而且,小女孩并不动那些虫子,她喊下一个土包时,上一个出现的虫子就又慢慢地回到了土里,土包就还原成原来的样子。有人想看看那虫子,伸手去捏,小女孩一下子跳了起来,面对有举动的人怒吼,凹腰撅屁歇斯底里,一种张扬的仇恨与愤怒,与叫虫时完全不同。想捏虫子的人缩回手,起身后退。所有游人都惊慌后退,不知所措。
这些游人,是一个名人小团体,都是现代社会的人上之人,此刻,他们被一个小女孩的怒吼打入另一个世界,他们完全不懂小女孩为什么会仇恨,小女孩为什么那么执著地呼喊一个又一个小虫子而把人当成仇敌?小女孩究竟在呼喊什么?
小女孩重新跪趴在地上,继续呼喊,声音已经沙哑恐怖,每喊一声,都好像一腔的血会全部喷涌出来!
这时,一个男人从山坡上下来了。一个看不出年岁的成年男人,光头,补丁衣,烂帮的草鞋,扛着一把镢头,黑瘦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疲疲沓沓地走,不时伸长脖子干咳几下。
男人从小女孩身边走过,连看也没看一眼。
小女孩看见了男人,一下子笑了一脸,站起来就追上去,拉男人的衣摆,大声说:“爹!爹!我叫出来了18个!”男人不理,只管走,小女孩就乖乖地跟着走,口中喃喃:“我叫出来了18个……我叫出来了18个……”
那群游人很想知道是怎么回事,追着那男人问,一直追到了家。男人不得不说了:家太穷,她妈跟人跑了。那虫子是回心虫,传说谁能一口气叫出来100个回心虫,谁就能达成一个心愿,她想让她妈回来。
游人们大都流泪了,原来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家这样的孩子。
不料小女孩一下子抱住男人叫:“爹!不是!我不是叫她!我是想看见爹笑!爹,我一定能叫出来100个……”
男人笑了。

景绍德,男,作品散见《诗刊》《诗潮》《延河》《草原》《绿风》《星星·散文诗》等刊物,作品入选《华语诗歌双年展》等年选,现居阿荣旗。

景绍德的诗,几乎都是从现实生活中来的、不虚妄、不自欺欺人,每首诗都散发着自己的体温和自己的感悟。朴实的语言中,总让人怦然心动。他的诗,是有生活的诗,是能站住脚的诗。

——敕勒川

浴池记

他羡慕那些笔挺,光亮的肉体

在水流中,发出青春活力

那些柔软的毛,水草一样迷人

他也曾拥有这样的利器

很多个夜晚让女人颤抖,销魂

他收藏那些发自内心的赞美

想到这儿

他得意地笑着

他恐惧那些朝下的姿势,像鄙视的中指

指着他即将迎来的晚年生活

他低下头,水面映出晃动的忧伤

和一个男人成熟的沉默

整整一个下午,他就泡在澡堂子里

没有人看出,一个男人的秘密

只有那些水,哗哗哗流淌着

像一个男人的眼泪

藏在水中

傻女儿

丢了四个月

回来肚子鼓了起来

老爹用棍棒满院子追着傻女儿打

似乎多打几棍子就能把她肚里孩子的父亲打出来

就能把这个捡来傻了三十几年的女儿打过来

就能打断他们之间的父女关系

……

她蹲在墙角呜呜哭着

而丢下棍子的他

老泪纵横

她挪动身子为蹲在地上的父亲擦泪

多像一位慈祥的母亲

安抚着自己受了惊吓的孩子

败笔

所有见过这尊木雕佛的大师都惊叹

上好的料,上好的工

上好的赞美

看过佛的人也都如见了佛祖

恭恭敬敬

唯有这雕刻大师不敢拜佛

他怕佛睁开眼睛

认出那晚盗木的贼

石头

爹打小就这样喊

把这个乳名喊成硬邦邦的汉子

喊成一座山

爹用力喊,轻声喊,用最后一口气喊

如今,石头对着另一块石头喊爹

风把他的喊声

分割成若干缕

那些喊声

在旷野中相互挣扎

我死之日

必有一场大雪为我落下

必有明月高悬

我拒绝哭声

拒绝异乡的土地

拒绝上帝安排的一场意外

请给我有尊严的悼词

给我大海做墓地

请别在我选好蓝天的墓碑上刻下我的名字

让我在辽阔里隐姓埋名

不要我的子孙为我守灵

不要爱我的人悲伤

生命本就是一场西天取经般的赴死

我死之日

必有一场大雪覆盖我走过的路

覆盖山河,苦难与荣耀

我死之日

不必对着我的肉身朝拜

请给我有尊严的微笑

请将我泛黄诗稿

和人们的祝福

葬在春天的必经之路

也许你见过,一个女孩蹲在路灯下

放声大哭。或是一个年过半百的农人

对着遭受天灾的良田抽噎

也许你见过,一个男人搂着车祸现场的女朋友

撕心裂肺。或是一个孩子受了委屈

把一滴滴眼泪流成秋天的豆粒

但你一定没见过

一只怀孕的母山羊,在与天敌决斗后

从她身体里爬出的一只羔羊

含着泪

吸吮着母亲已经发凉的乳房

与儿子读唐诗

第一日,仿佛飞鸟穿过夜色,落在窗外柳枝上

一对父子,手捧萤火虫

向唐朝逼近。

第二日,书童引路,毛驴上,赶考之人

将一只只背着平仄的大雁排进诗词里

之后是,山,河流,挂着灯笼的客栈

第三日,猛然醒来,月光已入室抢劫

抢走醉意,静谧

留下一地霜,一地乡愁

让诗人破案

第四日,老人家,站在我们父子身后

让我抓住这秋风,摁住你屋顶的茅草

犹如摁住你此刻的悲戚

还好儿子拦住了我,否则我会抓走

一首绝世好词。摁住

一个老人晚年的辽阔

第五日,可以忽略山,路

说不出名字的飞鸟

静止的湖水,蓑笠下那张冷峻的脸

甚至可以完全忽略鱼钩与鱼的危险关系

唯独不能忽略这白花花的雪

飘进一个人空荡荡的心湖

第六日,一粒米的掉落

更像一只蚂蚁,爬在整个春天的脊背上

儿子,你要疼这粒米

疼诗中耕田的农夫

像疼爱你的爷爷和奶奶

如此,你便会忠贞不渝地疼爱这个国家

第七日,整个长安街空空荡荡。

偏方

藏红花,疏经活络通经化淤,忧思郁结。

大风子,祛风燥湿、攻毒杀虫。

还魂草,解毒,消肿,止血。

吸毒草,可去除头痛,腹痛,牙痛。

曼陀罗,有毒,为镇静之用。

这大地馈赠的灵草,多像一千个你

根治着我一千个孤独。

你的歌声里

有咖啡。方糖。白色孤独,慢慢溢出

我试图拆解,那些柔软,那些倔强

那些隐喻在词中的青苔

我拆出湿漉漉,拆出逆方向的喜悦

可亲爱的,请原谅我无法拆解出歌声背后的颤音

和颤音里的暗伤

反复循环,我沉溺其中。

孤独摁住孤独

多像我们之间

隔着爱,相爱

藏你,我愿意用尽一生光阴

藏起你打卷的发,大眼睛,高鼻梁

瞄一眼就会燃烧的心

藏起你忧伤的琴,爹娘给的名字,生活的不如意

藏起一个与你相关的地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