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9

一物一色一世界,悠竹草木染~来自大自然的恩赐

图片 1

2017-01-27 张晓 我的悠竹生活

故宫红色宫墙

草木染,亦称植物染,采用天然植物、中药材、花卉、蔬菜、茶叶制成染料,为织物染色。草木染取法自然,无污染,染出的织物色泽纯净柔和,散发草木清香。

山吹花

荩草染绿 | 蓼蓝染青 | 茜草染红 | 柘树染黄

明黄的龙袍

草木染 · 一物一色彩

《绝色:中国人的色彩美学》,译林出版社

图片 2

《颜色的故事:调色板的自然史》,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竹纤维·草木染

悠悠中华文明延续五千年,中国人在传统色彩的审美上孕育了极为讲究的文化。月白、绛紫、藕荷、靛青、黛蓝、苍绿……与颜色相关的种种名称背后,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新近由译林出版社出版的《绝色:中国人的色彩美学》一书,带领人们触摸中国古典色彩的繁复之美。巧的是,此前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了《颜色的故事:调色板的自然史》一书,其中部分片段正好与前者形成了关于东西方色彩美学的参差对照。

红 · 茜草

——编者

茜草是一种历史悠久的植物染料,古时称茹蔗、地血,早在商周的时候就已经是主要的红色染料。丝绸经茜草染色后可以得到非常漂亮的红色,在历代文献中也有诸多记载。在出土的大量的丝织品文物中,茜草染色占了相当大的比重。

对古代的中国人而言,黄色是尊贵的、权威的,表示最高的敬意,是只有皇帝才能穿着的色彩。

西汉张褰开通丝绸之路,将被誉为“真红”的红花染料自西域传入我国之前,茜草是红色染料里的居首者。

黄色衣服的染色材料分成植物性与矿物性。矿物性染料如黄土、雌黄、雄黄、石黄等,通常实用性较低,且以黏着方式附于衣物纤维上,时间久了,黏着剂容易因氧化、败坏或震动而掉光。此外,雌黄有毒性;黄土和石黄是铁的化合物,虽然无毒,但黄土必须由土壤取得,而石黄因为是结晶状,必须研磨成粉末才可染色,相当耗费人力。矿物性染料因为昂贵且容易掉色,通常不被用于布料染色,而是用于颜料。从色相来看,黄土的色相是沉稳的土黄色,石黄则是偏橙的黄色。

图片 3

染黄色较佳的选择是植物性染料,尤其黄色是所有植物中最常出现的色素,十分容易取得。也正是因为这样,后人才推断早期皇帝选用黄色并非因其珍稀,而是建立于五行的象征意义,因为黄在阴阳五行中处于中央的位置。

竹纤维·草木染

在汉朝的规制中,只有皇帝才能住黄色屋顶的宫殿,用黄色的车子。到了南北朝时期,黄色仍旧是皇帝的专用色彩,如南朝宋谢灵运《从游京口北固应诏诗》所云:“玉玺戒诚信,黄屋示崇高。”皇帝身上和周边器具也遍布着黄色色相,因此黄色象征着至高无上、无边权力在握和庄严威肃。

图片 4

黄色除了是帝王之色外,也象征着美好,如“茀厥丰草,种之黄茂”、“黄,嘉谷也”,描述了除草使稻谷长得更饱满、美好的情形。黄色也可以对应土地,土地就像母亲一样,包容并滋养万物,因此黄色也成为受到景仰的色彩。同时,黄色的“黄”字和象征天的“玄”字,构成天与地的色彩对比。玄的色相大部分属于黑,略微带有一点红,以代表黑色的玄字来形容天,象征的是黑夜的色相变化。黑暗的相反就是光明,天与地是相对的,所以黄所代表的就是大地色彩,带有光线明亮的意思。

竹纤维·草木染

但在中国,黄色并非毫无瑕疵的色彩。除了正面的意义,它也传递出病态等负面信息。比如,人们常常形容病人的脸色为“蜡黄”,甚至直接称脸色会有黄色变化的疾病为“黄病”,如黄疸的症状,白眼球和脸部会特别显黄。

黄 · 栀子

植物的枯黄也象征着死亡。秋天天气转凉,叶片上的叶绿素逐渐流失,只剩下叶红素和叶黄素,叶黄素消失得比较慢,于是植物枯萎就表现为由发黄到枯黄的色彩变化过程。黄色的负面意义,大多与死亡、枯萎相关,因此将死亡的国度称为“黄泉”之国,也就不会令人感到意外了。

栀子的果实是秦汉以前应用最广的黄色染料,用于染黄的物质为藏红花酸。《汉官仪》记有:“染园出栀、茜,供染御服。”说明当时染最高级的服装用栀子。

黄色与病痛也曾出现浪漫的结合,例如“黄花病”,出现在《红楼梦》第三十八回“林潇湘魁夺菊花诗,薛蘅芜讽和螃蟹咏”中的《忆菊》一诗:“怅望西风抱闷思,蓼红苇白断肠时。空篱旧圃秋无迹,瘦月清霜梦有知。念念心随归雁远,寥寥坐听晚砧痴,谁怜为我黄花病,慰语重阳会有期。”曹雪芹以黄花病来指代相思病,黄花一词用以表达未嫁或待嫁闺女,因此有黄花闺女的说法。

图片 5

“黄花闺女”一词源自《太平御览》,“宋武帝女寿阳公主,人日卧于含章殿檐下,梅花落公主额上,成五出花,拂之不去。皇后留之,看得几时。经三日洗之,乃落。宫女奇其异,竞效之,今梅花妆是也”。文中叙述南朝宋武帝时,某天寿阳公主正在殿外酣眠,恰巧有梅花落在她的额头,印上了花瓣的形状和色彩,宫女们竞相效仿,流行起在脸上勾画梅花瓣的妆饰。可是,梅花只有冬天时才有,其他时间就以菊花即黄花来替代,因此衍生出黄花妆扮的闺女,称为黄花闺女。

竹纤维·草木染

《金瓶梅》里也出现了“黄花女”一词,潘金莲道:“这回连你也韶刀了!我和你恁算:他从去年八月来,又不是黄花女儿,当年怀,入门养。”这段文字里黄花女指的是未嫁的女儿。

图片 6

黄色在现代是三原色之一,可以和蓝色混合成绿色,和红色混合成橙色。黄色因为无法由其他的色料来组成,因此是基本色,是古代调色时常出现的色相,也是中国古代化妆品中颇具特色的颜料,使用这种颜料的妆饰就叫“额黄”,是以黄粉扑于额头上。

竹纤维·草木染

相关链接

古代用酸性来控制栀子染黄的深浅,欲得深黄色,则增加染中醋的用量。用栀子浸液可以直接染织物成鲜艳的黄色,工艺简单,但栀子染黄耐日晒的能较差,因此自宋以后染黄又被槐花部分取代。

黄色表达的信息最为复杂

图片 7

我书桌上方的架子上,有一只盛着五样东西的盒子。它们组合在一起有些古怪,如果任何人偶然碰到这些物件,我保证他们绝不会认为这些东西很珍贵。但它们却是从遥远的地方带来的,每一件都有长长的故事要讲。

竹纤维·草木染

第一样东西是我的至爱。这是一束芒果叶子,在香港潮湿的空气中放了两个月,已经开始发霉了。第二件是个小圆柱,看上去有点像脏了的塑料,它有着深沉的琥珀颜色,当我用极少量的水触摸它时,它却会立刻变成无比闪亮的黄色。我曾经认为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小奇迹,并且向每一个碰面的人卖弄这个技巧。不过,在我了解更多关于琥珀的知识后,我就变得谨慎起来,不再这么做了。第三件,是个小小的火柴盒大小的硬纸板盒子:外面包着一层中国书法,盒子里有一些小小的黄色薄片。但我不会经常把它们拿出来:我必须小心地照顾它们。第四件和第五件,是两个小小的玻璃药瓶,里面有世界上最贵重的香料。其中一个比另一个更红一些。

粉 · 苏木

这些物件都是可以用来制作黄色颜料和染料的。但令我惊奇的是,在收集黄色的过程中,我发现,这样一种明快简洁鲜亮的颜色,却需要复杂和小心翼翼地呵护。尽管所有颜色都会有其多重象征含义,但黄色所表达的信息最为复杂。黄色是脉动的颜色,是稻谷和金子,是神灵的光环,同时,它也是胆汁的颜色。化在硫磺中,燃成地狱之火,它就成了魔鬼的颜色。进入动物的世界,黄色——特别在与黑色混合时——是一种警告色。它似乎在说,别靠近!否则,你将被刺死、毒死或是至少被致残。

苏木是苏木科苏木属的植物,具有活血祛瘀、消肿止痛的作用。苏木内含有苏木红色素,是我国古代著名的红色系染料。

红色,对华人而言,是喜气洋洋的色彩;在外国人眼中,红色也是最能代表中华文化的色彩印象。华人自古就钟情红色,皇帝、大官、百姓都喜欢红色。尤其在红色色相取得还很困难的时代,鲜艳就是社会地位的象征,加上处理工序的繁复,更显红色尊贵。

图片 8

华人的红色色彩称呼,有赤、朱、丹、红、赪、绛、绯、赫、茜、赧、赭、赩、赯、赮等单字,用来指称不同变化的红色。有些字后来变成不用的死字,只有在《康熙字典》才查得到。这些表现红色的单字中,赤、朱、丹等三字早在甲骨文时期就出现了。

竹纤维·草木染

赤字,约是从火的祭祀活动开始,逐渐转往表达色彩。赤是由“大”和“火”组合而成,因此被用来形容火的色彩。朱字,其甲骨文的字形类似树根,推测是借由树根表达地下的意义,因此属于矿物;《说文解字》里却说是“赤心木”,意思是红色的树心,然而所有木本植物树心的颜色,并没有朱红色,令人怀疑是否被解释错误了?

姜黄

赤和朱的色彩要如何区别?根据段玉裁《注》引郑玄注《易》的解释:“朱深于赤”,意即朱比赤的颜色还要深。深字,代表鲜艳、浓郁,也带有暗沉的意义,因此到底是说朱比赤鲜艳还是暗沉呢?令人不解。

姜黄是姜科多年生草本植物姜黄的根茎,可提取黄色食用染料,所含姜黄素可作分析化学试剂。

丹在甲骨文中,是画成水井的“井”字,因水井和矿物的关系,通常泛指挖井取到的矿物,因此丹同时指涉青色、红色、绿色等多种色彩。同样属于矿物质的赭字就没那么鲜艳了,赭是指一般红土的色彩,或红石头磨成粉的颜色,是很沉的红色。

图片 9

红字,是由糸和工两字组成,可解释为纺织业里专精的意思。红字象征的红色,和李时珍于《本草纲目》里,提到汉朝张骞通西域时引进的红花有关。红花因带有大量的黄色色素和些微的蓝色色素,以及少量的植物荧光物质,色相是有点亮且鲜艳的偏紫红色,绝非现在的大红色。彼时因红色的染色技术较困难,也成为古代染匠是否能独立作业的判断依据,红字因而带有专精的意义。

竹纤维·草木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