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顾芗:演绎小人物反映大时代

图片 1

6月18日晚,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雨。申城已进入梅雨季节,又恰逢上海国际电影节,不过中国大戏院门口依旧人头攒动,观众们观看《石库门的笑声》热情高涨。当天演出还迎来一群特殊观众——近40位苏州滑稽剧团演职人员,他们作为观众看热闹,更看门道。

图为顾芗《顾家姆妈》剧照。

艺术需要交流,活水才能清源。被誉为舞台爆款的独脚戏《石库门的笑声》在中国大戏院拉开第十轮公演,苏州滑稽剧团组团前来观摩,其中75%都是团里80后、90后青年演员。苏滑团长林琳直言:“独脚戏是滑稽戏演员必修的基本功,这次我们是抱着向上海老大哥学习的态度而来,通过观摩毛猛达和沈荣海老师的演出,也让青年演员知道真正的滑稽戏演员需要具备哪些素质,身上要有哪些绝活儿。”

开栏的话

图片 2

古语云,梅花香自苦寒来。中国戏剧表演艺术的最高奖,以“梅花”为名,有其深意。每一个能获得梅花奖的艺术家,无不经过了非常刻苦的训练、无比艰苦的磨砺。尤其能够梅开二度、三度之人,更是敢于自我革新、永不停止攀登艺术高峰的佼佼者。梅的君子品格,亦包含着人们对表演者艺德的期待。

滑稽戏的流传不仅限于上海,整个苏浙沪都留存有这一独特的舞台表演艺术。但独脚戏的非遗传承人几乎都在上海,作为滑稽戏演员必备技能,若不能掌握独脚戏的表演方法,是演不精滑稽戏的。曾凭借《小小得月楼》《顾家姆妈》等作品享誉业内的滑稽表演艺术家顾芗也在此次赴沪之列,顾芗1972年从艺,她演过淮剧、歌剧、京剧、沪剧、滑稽戏,领衔主演40多台大型戏剧。她戏路宽广,艺术功底深厚,几度荣获表演艺术最高奖“文华奖”和“梅花奖”,两度获全国“德艺双馨”优秀艺术家称号。

从今天起,艺坛版会带你走进表演艺术之“梅园”,探寻那一朵朵“梅花”是如何长成、又因何绽放。

在顾芗看来:“苏浙沪的滑稽艺术交流是有传统的,但近十几二十年来,由于大环境的不景气加上包括影视等多元化艺术形式的冲击,各家院团似乎都各自埋头搞创作,鲜少有异地交流的机会。这次,我们苏滑本着学习和取经的目的前来,同时也为恢复异地交流的优秀传统。”

刚刚还是大大咧咧、毛手毛脚的30岁村妇,身子一缩,声音沉下来,又变成腰弯背驼、步履蹒跚的80岁老婆婆,一眨眼间就完成了角色转换——7月的一个上午,在苏州市滑稽剧团,看顾芗演示她曾扮演过的人物角色。临场发挥,不借助任何道具,却惟妙惟肖。

图片 3

在中国戏剧界,苏式滑稽戏国家级传承人顾芗的名字几乎无人不晓,她三度问鼎中国戏剧艺术的最高奖项“梅花奖”,并且是迄今为止全国7位“梅花大奖”得主中唯一的现代戏名家。

都说电视于滑稽艺术而言是把双刃剑,一方面,频频出镜露脸让滑稽年轻一辈迅速家喻户晓,有利于滑稽艺术本身的传播;另一方面,快节奏的情景剧或综艺节目催促着演员们不断出新品,却没有时间让他们沉下心来将新品磨成精品。对此,顾芗也提醒后辈们“勿忘初心”。“毕竟,滑稽戏说到底还是戏,戏剧就应当在舞台上绽放光芒。作为滑稽戏演员不仅要有‘滑稽’‘逗乐’的本领,更重要的是不能忘记演戏的本分。他们最终应当提升的是刻画人物的能力,用一个个鲜活的人物才能撑起一台饱满的滑稽戏作品。”

乍一看,顾芗怎么也不像是名滑稽演员,她举止端庄,说话温文尔雅,江南才女的秀雅气质扑面而来。但只要进入角色,她简直像变了个人似的,全身细胞都“滑稽”起来。看顾芗的戏,让人“笑破肚皮,揩湿手绢”。她塑造了乔妹、安小花、阿旦等20多个深入人心的人物形象,不管什么样的角色,都拿捏得当,炉火纯青的表演让她有了“千面女郎”的称号。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施晨露

滑稽戏取材于市井生活,可溯源至清朝末年。这是一个仅百余年历史的年轻剧种,没有固定戏路,演绎形式自由。但要成为一名优秀的滑稽戏演员绝非易事。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在进入苏州市滑稽剧团前,顾芗苦练了十年。她17岁被下放到淮阴地区,1972年调入金湖县文工团,演艺生涯从此开始。当时,歌唱家臧玉琰、芭蕾舞名家徐叔钦等一大批艺术家也被下放到淮阴地区,顾芗有幸跟着这些名家练声乐、学表演。她每天早上五点就起床,一直练到晚上,不仅学成了“十八般武艺”,人生阅历也大大丰富。十年里,顾芗先后在京剧、歌剧、话剧、黄梅戏、沪剧、淮剧等多个剧种的剧目中担纲主演,饰演了韩英、江姐、刘三姐、杨开慧等多个经典角色。顾芗的名字,渐渐在金湖县响亮起来。

1980年,顾芗的思乡之情与日俱增,她在金湖已经闯下一片广阔天地,但她决定放弃一切,回苏州,从头再来。机缘巧合之下,她来到苏州沪剧团面试,在台上刚开口唱几句,剧团就决定录用她。不久,她出演《雷雨》中的四凤,在接下来近两年里又接连主演了6部大戏。对于一个新人来说,这是难得的机遇。苏州戏剧界流传这样的话:“苏北来了个大花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