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设计 让非遗成为生活美学

“身边越来越多设计师开始探索中国式的设计和美。美来自传统,但许多手工艺显得过时陈旧,这不是因为他们不好,可能是他们的表现方式不对,没有很好地转化到我们生活中去。”章莉莉对非遗面临的处境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她认为,只有当非遗手工艺重回生活,它的生命力才谈得上增强。“这仅仅靠继承人的力量恐怕难以解决。问题的突破口在于跨界,即设计师与继承人需要合作联手。非遗传承人如果因为生计问题而放弃了传统手工制作行业,那就太可惜了。我们希望为他们搭建起跨界合作的平台,帮助他们创新作品并批量生产投放市场,相信未来也一定会有更多更大的平台带动非遗的发展和流传。”

张居悦大学学的是与刺绣完全不相干的航空制造业,毕业后选择回到家乡做羌绣,最初除了一腔热情一无所有。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阿坝州政府发起了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羌绣的帮扶计划。张居悦的妈妈是村里的妇女主任,跟着妈妈去村里号召妇女们生产羌绣、发放绣片的过程中,看到传统羌绣设计在现代生活用品上,张居悦喜欢上了羌绣。

研修班结业成果,藏绣传承人唐卡画师夺基旺姆与跨界设计师李依蔓共同创作的“绘色牡丹”包系列。

8月31日,2018上海设计之都活动周开幕。走进上海展览中心正门,一件巨大的公共艺术装置作品《百鸟林》把观众拉入了另一个时空。高高的铁架上,手工织染的布匹层层叠叠悬垂而下,有几分江南染坊的风情。踏入其中,又会发现每匹布并不相同,但都无一例外采用了鸟元素的图案,布匹上千万只鸟儿配以林中鸟鸣,正是一片百鸟林。

一提非遗手工艺,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传统或守旧,很难与时尚挂钩。研习培训计划正旨在打破非遗给人们留下的刻板印象,探索传统非遗手工艺与当代时尚元素的碰撞与融合。业界时尚设计师与阿坝织绣传承人的跨界交流合作,碰撞出许多惊喜。最关键的是,“这次跟设计师们合作,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将非遗手工艺进行到底。”牦牛绒传统纺织技艺传承人足巴甲说出了同学们的心声。

浴火重生红色礼服上的白色刺绣,是流传了几十年的羌绣传统图案。

最近,沪上知名高级定制中心外滩22号那座有着上百年历史的红楼里,迎来一群特别的参观者——来自雪域高原四川阿坝的非遗手工艺传承人团队。他们不仅是来参观学习的,未来更希望将自己创作的产品送到这个平台上。“美丽的大草原,天边的若尔盖,年轻的诺尔央,珍贵的牦牛绒!”站在上海外滩这个世界级的时尚地标位置,他们满怀期待地喊出了自己的口号。

图片 1

这些身着民族服装、肩挂牦牛绒围巾的非遗传承人们,来自由文化和旅游部、教育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共同主办的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修研习培训计划”。在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为期一个多月的学习培训,让非遗传承人与时尚设计师彼此携手,也让非遗手工艺找到前行的方向——重回生活、对接当下。

2015年,张居悦参加了上海公共艺术协同创新中心的民间驻地计划。这次打开眼界让张居悦对羌绣有了更多想法,她开始设计研发融入现代生活的羌绣产品,在上海公共艺术协同创新中心协助下与国际设计师跨界合作高定礼服,还走出了国门。

国家级羌绣非遗传承人李兴秀与跨界设计师李依蔓联手创作了一件时尚华丽而又不失藏羌韵味的礼服。礼服的正面,采取优雅知性的抹胸设计,与当代人的审美极为贴合,其间穿插的非遗元素最令人眼前一亮。比如,礼服腰间融入的是独特的藏羌勾绣技法,又如,设计师一改礼服常见的大摆,将尾部设计成直筒型,让人不由联想起藏服式样的紧身包裙。“如果礼服的正面展现的是高贵典雅,那么背部展现的则是浓郁的异域风情。我觉得背后一整片出来的时候,就像是藏族羌族的故事,古色古香的。”李依蔓说。最终,李兴秀将当地最有特色的凤凰、蓝天、白云、花朵一起添入礼服中,多种缤纷色调的冲撞一下子让背部明艳起来。礼服背部的绣花并没有一小朵一小朵成片地叠上去,而是大胆采用少而大朵的花夺人眼球。

《百鸟林》

20多名来自四川阿坝的织绣传承人交出了各自的结业成果:一件件融合传统非遗手工艺与当代时尚文化元素的跨界产品,缀有斑斓藏羌图案的牦牛绒材质时尚拎包、披风,融入色彩明艳、针线精细刺绣的玩偶、旗袍,拼着精心裁剪藏羌腰花带的牛仔服……令人眼前一亮的这些作品,大有走通市场的可能,燃起了人们对于非遗手工艺未来的期待。

索朗当周他们尝试将这项古老的技艺换一种方式延续下去,他们开发了牦牛绒围巾、藏装等产品,在当地成立了合作社,邀请老一辈纺织艺人用传统手法编织,还从当地牧民手里收牦牛毛,一斤30元,增加了牧民的收入。牦牛绒较之牦牛毛手感细腻,符合都市人需求,很快打开了市场。

图片 2

一年一度的上海设计周注重时尚感和设计感,打头阵的这件《百鸟林》却出自最传统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手工艺的再设计。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副教授、上海公共艺术协同创新中心运营总监章莉莉牵手蓝印花布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吴元新、丹寨蜡染国家级非遗传承人杨芳、羌绣县级传承人张居悦,以蓝印花布、丹寨蜡染、阿坝羌绣、苗族百鸟衣四种非遗元素,营造了一个非遗传统手工艺的鸟林天堂。

一组简约大气又精巧别致的牦牛绒手包,则是土布文创设计师应敏连同牦牛绒纺织传承人足巴甲、索朗当周以及唐卡技艺传承人申支足在研培班共同“开发”出的。为了凸显跨界的融合,应敏在设计时以柔软的牦牛绒材质为底,在其上拼贴了顺滑的丝绸,二者相互辉映。色彩搭配上设计师只用了两种颜色——低调的哑光棕中透着光泽感的金黄色。堆绣包的形状采取时下流行的
“简约”风,是线条利落的方形、菱形等几何图形。应敏告诉记者,“我特意让学员们在包上拼接出抽象的帐篷形状,以贴合藏族使用牦牛毛织造帐篷的传统。”在包上的丝绸之下,还连缀了一排飘动的牦牛绒流苏。这样的小细节给简单朴素的手包增添了几分灵动和生气。

藏族小伙索朗当周和朋友创办了阿坝州若尔盖县当地的一家制作牦牛毛产品的公司。牦牛毛是藏区常用的织物材料,帐篷、盖毯、地毯都是以牦牛毛织造。但现在会织牦牛毛帐篷的老艺人越来越少了。对于传统吃穿用都依靠牦牛的藏族人来说,牦牛绒纺织技艺这项非遗实用性在下降。

“非遗手工艺正是我们当代艺术重要的灵感来源。真正的非遗手工艺蕴藏着天然的淳朴和自然美,它展现的配色、构图真的太精彩了,只有当地的传承人最懂这样的美。”承接此次研习的上海公共艺术协同创新中心运营总监章莉莉告诉记者。在她看来,非遗手工艺高度凝聚了工艺匠人的辛勤劳动与智慧,展现了独具一格的民俗风情,蕴藏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面对社会日新月异的变化以及更多时尚元素的涌现,这样的手工艺能被完整保存下来极不易。“我们不能丢掉从古至今流传下来的智慧结晶和文化瑰宝,非遗手工艺应该重新回到大众视野,走进人们的生活。”

这个图案几十年前就有了,包括红色配色、花朵图案,都是本来存在的。张一介绍,设计师和传承人只是从传统民族刺绣中,挖掘了素绣这一针法和红白配色,呈现出了这件礼服,花朵的图案,来自羌族妇女对崇尚自然、信奉万物有灵的传统。跨界设计并非不尊重传统,传统的工艺、传统的图案中,可挖掘的内容还有很多。

研修班结业成果,海派旗袍设计师苗海燕与唐卡技艺传承人申支足共同完成的堆绣旗袍。

一种文化和另外一种文化碰撞、交融,在这种交融中会产生新的文化力量和能量。章莉莉这样形容传统非遗手工艺与上海这座设计之都的碰撞。

活与民间、死于庙堂,是非遗传承保护中的共识。在民间,非遗是与当地人生活息息相关的。一件非遗工艺作品并不是非遗,这项技艺及其背后的文化传统、历史记忆才是真正的非遗。把非遗作品供入博物馆只会让它成为毫无生气的标本。如何将让非遗走出原来的圈层,融入时代,见人见物见生活,是目前非遗传承中亟待解决的问题。年轻的传承人、跨界与传承人合作的设计师,让非遗的再设计走入现代生活成为可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