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山海楼

摘要:
事发生在明代今武汉地区。明代,江夏知县之子田玉川到龟山游玩,碰见总兵卢林的儿子卢世宽,买一个老人的娃娃鱼,却不给钱,并打死了这个老人胡彦。恰好田玉川也到里,感到很不平,把卢世宽打死就逃跑了。总兵卢林

黄衣女子远远的见卫士们过来了,知道自己即将要跟救自己的公子分别了,便将自己脖子上的一块淡黄色的美玉给摘下来,递给李逍遥道“多谢公子相救,若兰无以为报,这块玉佩是我父..
我父亲在我五岁生日送给我的,现在送给公子,以报救命之恩。” 

事发生在明代今武汉地区。

李逍遥见对方送这么贵重的礼物,当然是不肯要的,在他看来,在助人这件事上,不能图回报,一图回报,这事就变了味了。不由分说的推脱道“些许小事,姑娘不要放在心上,这事谁遇上了,都会仗义相帮的,我也只是适逢其会而已。” 

明代,江夏知县之子田玉川到龟山游玩,碰见总兵卢林的儿子卢世宽,买一个老人的娃娃鱼,却不给钱,并打死了这个老人胡彦。恰好田玉川也到里,感到很不平,把卢世宽打死就逃跑了。总兵卢林亲自到江夏知县家问罪,可江夏知县并不知情。于是总兵卢林让手下将军带着一些兵士,追拿田玉川。

这位名字叫若兰的姑娘听了李逍遥的回话,觉得李逍遥富贵不淫,威武不屈,倒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见李逍遥坚持不授,也就作罢,当下问道“不知公子名讳,哪里人?”

这时,田玉川已逃到江边,见江中有一女子(此女子便是胡彦的女儿胡凤莲)划船,就说:“大姐,我是逃难的人,请帮我渡江过去吧。”胡凤莲说:“我父亲刚被人打死,尸首就在船上,我这船不是渡人的船,请公子另行方便吧。”田玉川问:“你父是不是卖娃娃鱼的老伯?”胡凤莲说:“是,你何以知晓?”田玉川说:“是我打死害你父亲的卢世宽。”胡凤莲感动地说:“如此说,恩人来了,请快快上船吧。”田玉川就跳上船,并作揖道:“多谢大姐救命之恩。”

李逍遥答道“在下李逍遥,代州人士,来长安办点事,不巧刚才遇到了姑娘。”

这时,追兵已到江边。胡凤莲就让田玉川藏到凳子后边。兵头对军爷说:“江中有一女子划船。”军爷说:“叫她过来。”兵头喊道:“哎,那一女子快过来,我们要收船了。”胡凤莲说:“你们有何贵干?”军爷说:“我等之人,是来捉拿逃犯的。”胡凤莲说:“我父亲被人打死,请军爷给报仇。”军爷问:“你父因何而死?”胡凤莲说:“我父亲是卖娃娃鱼的,帅府之子卢世宽买了娃娃鱼,不仅不给钱,还让恶奴放狗咬烂了我父亲十指,又让兵士打了四十皮鞭,回到船上就死了,血淋淋的尸体就在船上!”军爷问兵头:“可有此事?”兵头说:“是有这么回事,可是并没打死啊。”军爷说:“总兵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只说田玉川打死你儿子卢世宽,卢世宽打死渔夫却一字不提。”于是命令:“打道回府。”

黄衣姑娘知道对方也姓李,微微一笑说到“公子直接叫我若兰就可以啦,不过没想到公子也姓李,若兰也是姓李的,说不定五百年前我们还是一家呢。”

追兵走了后,胡凤莲说:“请公子出来吧,他们已经走了。”田玉川走出来,摸了一下额头上汗说:“多谢大姐救命之恩。”胡凤莲说:“也应该谢谢你呀!”田玉川说:“我救你父,你父已死;大姐救我,我还活着,所以应谢谢你。”田玉川又说:“大姐,请帮我渡江吧。”胡凤莲说:“现在走太早,他们要是返回来怎么办?不如夜声人静的时候再走。”可田玉川说:“你这么小的船,你我二人多有不便吧。”胡凤莲说:“患难之中,也顾不得许多了。”田玉川又捉揖道:“多谢大姐啊。”胡凤莲又哭起来:“我屈死的老爹啊!”田玉川说:“大姐莫哭,如果官兵听到了,对学生我大大的不利啊!”胡凤莲:“我哭也不敢苦啊!”停了一会儿,他俩同时搬起凳子,开始想靠在一起,但又离开,各自斜坐自己的凳子上睡觉。

说完又朝李逍遥俏皮的眨了眨眼,李逍遥见眼前女子天真烂漫,也就不在坚持,改口说到“好吧,那我以后就叫你若兰啦”

过了一会儿,田玉川悄悄走到胡凤莲跟前,看胡凤莲,心想,多么漂亮的女子啊!又过了一会儿,田玉川似乎也睡着了,胡凤莲也悄悄走到田玉川跟前,心想,多么漂亮的男子汉啊!

这时那位队长模样的男子在老人的带领下刚好走过来,听到李逍遥称呼这位尊贵非常的女子的名号,眼角一跳,忙眼观鼻鼻观心的当做什么也没听见。

胡凤莲对田玉川说:“公子才多智广,请你为我父亲报仇雪冤。”

倒是旁边的老人朝着李若兰使了一个眼色,李若兰看见了,俏皮的伸了伸红润鲜嫩的小舌头,李逍遥不由得对这位姑娘心生好感,这姑娘还是挺有趣的。队长模样的男子有点羡慕似得看了李逍遥一眼,然后向着李若兰拱手道“长安西城巡查第十九队队长赵罡见过小姐,愿听小姐吩咐。”

田玉川说:“你家有什么人,请告诉我。”

李逍遥见这位巡查队长心甘情愿的听从这位姑娘的命令,暗暗猜测对方可能是某位将军或者哪位王爷的女儿,不过他也只是猜测一下而已,自己还有重要的事要办,等朝廷恩科过后,自己买了官,就要离开长安了,一切跟自己无关的事情,李逍遥都不打算过分深究。

胡凤莲说:“我自幼和父亲打渔为伴,也没有任何亲眷,一身孤单,我的父亲叫胡彦,我本名凤莲,报仇的事,还请公子多费心。”

李若兰听了赵罡的答话,微微点头,说到“今天出来一天,我也累了,你们就直接送我回家吧。逍遥大哥在哪里住,若兰以后有机会亲自上门致谢”

田玉川说:“我有一计,不知大姐,是否敢接?”

李逍遥微微一笑说到“我今天才刚到长安,还没有找好客栈,这还真没有什么地方住。不过也没关系,以后有缘总会相见的。”

胡凤莲说:“为了报仇,粉身碎骨都不怕!”

李若兰没有要到对方的地址,琼鼻微微一皱,转首向着赵罡说到“赵队长,你派人给这位公子在城中找好客栈,不得怠慢,回头将地址告知与我。” 

田玉川说:“我父亲是江夏知县,他只知我打死卢世宽,并不知道具体详情,也不知道卢世宽打死你父亲。如果你去告状,肯定能赢。”

队长赵罡闻言一喜,他正想跟这位最贵的女子打好关系,好为以后的仕途打好基础呢,兴冲冲的拱手答到“没问题,这件事就包在属下身上吧。”
当下冲巡查队伍里说到“张龙,听到小姐的吩咐了吗,着你给这位公子找好客栈,好好服侍,不得怠慢,你办完事直接回哨所吧,不用归队。”

胡凤莲说:“好,我去。一来,为我父亲报仇雪冤,二来,为公子明辨是非。但不知,你家都有什么人?”

被赵罡称为张龙的男子直接出列抱拳应命。

田玉川说:“我们一家共三口人,父亲很和善。我上无兄,下无弟,单根一线,到如今我还未配姻缘。”

老人见天色差不多,向李若兰说道“小姐,时候不早了。”李若兰知道老人的意思,依依不舍的和李逍遥告别,李逍遥也笑着跟李若兰说再见,等李若兰一行人走远了,李逍遥对着身边的张龙抱拳说道“就麻烦张军爷了,不过我还有几个兄弟在那边等我,还请军爷移步。”

澳门太阳集团,胡凤莲嗔怪地说:“我问你家都有什么人,谁问你姻缘的事啊!”

赵罡留下名叫张龙的军士听着李逍遥称呼自己为军爷,心里挺美,这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并且看李逍遥的模样像是个读书人,在唐代读书人的地位还是挺高的,心中对李逍遥观感颇佳。

田玉川说:“大姐没问,可我也得实情相告啊!请问大姐是否许配人家?”

并且队长赵罡刻意交代自己要招待好眼前的这位年轻人,倒不敢怠慢李逍遥。拱手道“赵队长吩咐的事,在下一定尽忠职守的,李公子不用客气,公子前面带路吧。”

胡凤莲吞吞吐吐地说:“这个……”

李逍遥也不在客套,牵着马前面带路,这次没有少女和老人,李逍遥走的是快多了,约莫走了二十分钟,李逍遥看到了原地等待自己的李存孝,夏鲁奇和周德威,三人脸色焦急,当看到自己的身影时,松了一口气。

田玉川:“哪个…”

李存孝上前道“义父,您没事吧?看您这么长时间没回来,可把我们三个着急坏了。”经过和李逍遥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李逍遥对自己是非常照顾的,李存孝觉得自己以前空缺的情感被李逍遥弥补了,这李逍遥没有按时回来,李存孝心里确实有些空空的,焦急的神情倒不是作伪。

胡凤莲说:“奴家至今未配姻缘。”

李逍遥笑呵呵的道“没事,刚才遇到一帮地痞流氓欺负一个女子,我教训了一下,怕女子还受到伤害,就送那位女子回家耽搁了一些时间。倒是那位女子大有来历,遇到了一队巡城的卫士,然后巡城的军爷就送她回家了,队长安排了这位军爷来帮我们安排客栈。” 

田玉川哈哈大笑:“如此说来,咱俩真是一对呀!”

夏鲁奇和周德威听到李逍遥救了一位女子,觉得李逍遥办的这事不赖,以后说不定会是位仁主,心中暗暗点头。

胡凤莲:“一对什么?”

李逍遥说完指了指跟在自己旁边的张龙,夏鲁奇和周德威向张龙点头致意,张龙见身材魁梧的夏鲁奇,面容清秀的周德威,还有一脸孩子样的李存孝,三人都骑着高头大马,手中都佩戴宝剑和笔燕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