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这889幅版画里,有鲁迅的另一面

图片 1

张胜迅速翻开新书朴素的牛皮纸封面,映入眼帘的书籍第一页印有各式彩色古典图案,说不清是中是西。“这就像鲁迅,外表看起来是一个严肃的先生,其实他的内心是绚丽的。”

《鲁迅编印版画全集》书封 资料图片

作为《鲁迅编印版画全集》的装帧设计师,张胜与鲁迅生前收藏及编印的版画打了五六年交道。编辑和设计过程经历过多次推倒、重来、修改,这让他对鲁迅有了更为深入的理解。不久前,北京鲁迅博物馆主编的《鲁迅编印版画全集》由译林出版社正式出版,共收录了889幅鲁迅收藏的版画,除鲁迅生前出版过的作品外,还有一些他已编好却因故未能出版的,可以说是目前较全的鲁迅编印版画集。

鲁迅版画收藏:苏联版画家冈察罗夫所作的《慈洛宾作诗集》插图,出自《苏联版画集》
资料图片

“鲁迅既有严父般的威严,也有慈母般的爱心。”北京鲁迅博物馆常务副馆长黄乔生说,编印这套书是为了给中国现代版画史留下一批材料,为鲁迅先生的艺术收藏体系作一个证明,让读者看到一个形象更为丰满的鲁迅。

张胜迅速翻开新书朴素的牛皮纸封面,映入眼帘的书籍第一页印有各式彩色古典图案,说不清是中是西。“这就像鲁迅,外表看起来是一个严肃的先生,其实他的内心是绚丽的。”

1.一场跨越90年的出版接力

作为《鲁迅编印版画全集》的装帧设计师,张胜与鲁迅生前收藏及编印的版画打了五六年交道。编辑和设计过程经历过多次推倒、重来、修改,这让他对鲁迅有了更为深入的理解。不久前,北京鲁迅博物馆主编的《鲁迅编印版画全集》由译林出版社正式出版,共收录了889幅鲁迅收藏的版画,除鲁迅生前出版过的作品外,还有一些他已编好却因故未能出版的,可以说是目前较全的鲁迅编印版画集。

从1929年到2019年,这是一场整整跨越90年的出版接力。起跑者不是“文学家鲁迅”,而是被称为“中国新兴版画之父”的鲁迅。

“鲁迅既有严父般的威严,也有慈母般的爱心。”北京鲁迅博物馆常务副馆长黄乔生说,编印这套书是为了给中国现代版画史留下一批材料,为鲁迅先生的艺术收藏体系作一个证明,让读者看到一个形象更为丰满的鲁迅。

1929年,一本名为《艺苑朝华》的艺术丛刊问世,拉开了中国新兴木刻运动的帷幕,丛刊由鲁迅倡导成立的美术团体朝花社出版。此后的8年中,他陆续编印出版了《引玉集》《苏联版画集》等10余种版画集,他为每一集写小引、设计封面,甚至自费出版。黄乔生说:“鲁迅当时编印这些版画集,是赶紧做、立刻办。”

1.一场跨越90年的出版接力

然而,这也是鲁迅一项未竟的事业。

从1929年到2019年,这是一场整整跨越90年的出版接力。起跑者不是“文学家鲁迅”,而是被称为“中国新兴版画之父”的鲁迅。

除了书籍,鲁迅最大宗的收藏品就是版画。鲁迅一生收集了中外版画超4000幅,其中外国版画2000多幅,涉及16个国家的300多位版画家。目前,这些鲁迅版画主要收藏在北京鲁迅博物馆和上海鲁迅纪念馆。

1929年,一本名为《艺苑朝华》的艺术丛刊问世,拉开了中国新兴木刻运动的帷幕,丛刊由鲁迅倡导成立的美术团体朝花社出版。此后的8年中,他陆续编印出版了《引玉集》《苏联版画集》等10余种版画集,他为每一集写小引、设计封面,甚至自费出版。黄乔生说:“鲁迅当时编印这些版画集,是赶紧做、立刻办。”

1936年10月17日鲁迅生命中最后一次会客时,他赠送友人两本杂志及两本书,书名叫《凯绥·珂勒惠支版画选》,交谈中,他提到中国木刻艺术“进步很快,超过了我的预期,不过,缺点还不少。”两天后,鲁迅病逝,他的版画出版计划也戛然而止,留下几本刚编订好的版画集,成了后人口中的“因故未能出版”。

然而,这也是鲁迅一项未竟的事业。

接过鲁迅版画出版接力棒者并不多,远不能与鲁迅文学作品出版相比。

除了书籍,鲁迅最大宗的收藏品就是版画。鲁迅一生收集了中外版画超4000幅,其中外国版画2000多幅,涉及16个国家的300多位版画家。目前,这些鲁迅版画主要收藏在北京鲁迅博物馆和上海鲁迅纪念馆。

2014年,湖南美术出版社出版过《鲁迅藏外国版画全集》,2017年,南开大学出版社出版了《鲁迅编辑版画丛刊》,这些出版物都以鲁迅的收藏为基础,选取一部分进行出版。

1936年10月17日鲁迅生命中最后一次会客时,他赠送友人两本杂志及两本书,书名叫《凯绥·珂勒惠支版画选》,交谈中,他提到中国木刻艺术“进步很快,超过了我的预期,不过,缺点还不少。”两天后,鲁迅病逝,他的版画出版计划也戛然而止,留下几本刚编订好的版画集,成了后人口中的“因故未能出版”。

“80多年后,摩挲着这些形态各异、古色古香的图册,我们仍能感受到鲁迅心灵的脉动。”黄乔生介绍,《鲁迅编印版画全集》中的原版原作鲁迅博物馆均有收藏,全集侧重还原鲁迅原初的编印思路,这套书一共12册,收录了鲁迅编印的中外版画集,除他生前已编印的画册之外,还最新编印了《拈花集》和《城与年》等他生前未及出版的画册。

接过鲁迅版画出版接力棒者并不多,远不能与鲁迅文学作品出版相比。

跨越90年的出版,接力的不只是书籍,还有鲁迅传播艺术的精神,这精神是鲁迅自费出版《凯绥·珂勒惠支版画选》时,写在扉页上的那句话——“有人翻印,功德无量”。

2014年,湖南美术出版社出版过《鲁迅藏外国版画全集》,2017年,南开大学出版社出版了《鲁迅编辑版画丛刊》,这些出版物都以鲁迅的收藏为基础,选取一部分进行出版。

2.一个鲁迅研究者的丰富宝库

“80多年后,摩挲着这些形态各异、古色古香的图册,我们仍能感受到鲁迅心灵的脉动。”黄乔生介绍,《鲁迅编印版画全集》中的原版原作鲁迅博物馆均有收藏,全集侧重还原鲁迅原初的编印思路,这套书一共12册,收录了鲁迅编印的中外版画集,除他生前已编印的画册之外,还最新编印了《拈花集》和《城与年》等他生前未及出版的画册。

2001年第一次在鲁博看到鲁迅的版画收藏时,天津美术学院教师王顷内心“震动极大”,在他的印象里,鲁迅原是课本里那位“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老先生。“我惊诧鲁迅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界和这么多的藏品,比照之前我印象中的鲁迅先生,这些版画所流露出的意趣,判若两人。用现在时髦的话来说,鲁迅在买西方当代艺术。”

跨越90年的出版,接力的不只是书籍,还有鲁迅传播艺术的精神,这精神是鲁迅自费出版《凯绥·珂勒惠支版画选》时,写在扉页上的那句话——“有人翻印,功德无量”。

在鲁迅丰富的版画藏品中,有富有力之美的德国版画、反映十月革命的苏联木刻、独特的日本浮世绘版画、风格秀丽的英国木刻。鲁迅对版画收藏付诸了极大的热情,他曾经委托在德国留学的徐梵澄、美国记者史沫特莱等朋友帮他购藏德国、比利时、苏联等国家的版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