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爱情雨(27)

摘要:
第二天中午,梦源料理完了助理办公室事务后,就匆匆地钻进了车子,向总公司驶来。林夕食品饮料公司大厅里,座无虚席,四方商客,云集于此,好不热闹。林董事长向四周的商界朋友摆了摆手,欢声笑语的大厅里立刻静了

摘要: 爱情雨作者
北国红豆梦源就这样在痴呆中生活,痛苦中生活,满怀热情地工作,满怀信心地工作。他就是这样一个矛盾体,要不还让梦源做什么呢?伊萍走了,艾云走了。这铮铮汉子那心灵的巨创再也弥补不了了,

第二天中午,梦源料理完了助理办公室事务后,就匆匆地钻进了车子,向总公司驶来。

爱情雨作者
北国红豆梦源就这样在痴呆中生活,痛苦中生活,满怀热情地工作,满怀信心地工作。他就是这样一个矛盾体,要不还让梦源做什么呢?伊萍走了,艾云走了。这铮铮汉子那心灵的巨创再也弥补不了了,对伊萍的痴,对伊萍的恋;对艾云的痛,对艾云的悔,常常使他彻夜难眠,泪洒枕畔。梦源病了,常常恍恍惚惚,一会儿是伊萍来了,一会儿是艾云来了。他发起了高烧,一连几天说着梦话。老刘急,吴妈妈急,请医生,打针吃药,住院都无济于事。林董事长来过了,杨秘书来过了,梦源的职员们也来过了,都看了梦源。一样的痛苦,一样的摇头,一样的惋惜。梦源就这么躺着,高烧一直持续不退。董事长急,公司急;梦源的同事们急,杨秘书急;老刘急,吴妈妈更急。六天头上,梦源的烧终于退了,渐渐地清醒了,他睁开了仍是发呆的双眼,虚弱地喊了声:“吴妈妈——”“老刘——”吴妈妈激动地叫着:“老刘,快给东家打电话!梦源醒了,醒了——”是啊,醒了,梦源。可是这几天你又成了个什么人啊?眼窝深陷,脸蜡黄蜡黄的,只剩下一把骨头了。董事长来了,杨秘书来了,同事们来了,他们都来到了梦源的身边。梦源瞅着他周围的人,董事长面带笑容,杨秘书笑出了眼泪,老刘,吴妈喜悦地在一旁檫着眼泪。“董事长,这几天,我一直似乎生活在梦中,这些天也使我考虑一下自己,”梦源说着,喘息了一会儿。“董事长,自从我跟您一起投入商界以来,是您教育我,开导我,使我得以在商界才显出些皮皮角,今后,我还要为这个公司奋斗。过去的一些不如意的事,我会忘记的,会渐渐忘记的。人生在于奋斗,何必于儿女情长而毁于一生呢?”“梦源——”“董事长——”两双目光相遇了,相遇了,这两双目光是那么热情,那么激动。半个月后,梦源彻底恢复了健康,老刘开车带他去四处玩了几天,散了散心。于是,梦源便又回到了那间办公室,为了林夕公司,为了自己的理想,拼命地工作,拼命地奋斗着。他内心痛楚,他内心忧伤,但是越是这样,越激发他创业的热情,他创业的希望。林夕食品公司在梦源这一得力干将支持下,很快便远近闻名,不久,又在各地几家林夕食品公司的分公司相继开业。就这么寒来暑往,一晃两年过去了。这两年,梦源是痛楚着过来的,梦源是苦干着过来的。

林夕食品饮料公司大厅里,座无虚席,四方商客,云集于此,好不热闹。

林董事长向四周的商界朋友摆了摆手,欢声笑语的大厅里立刻静了下来,这些个商业巨子们的眼光一下子投向了笑容可掬的董事长林夕。

林董事长今天显得特别高兴,一身青蓝色的拷绸裤褂,大背头油光光的,一副金丝边眼镜戴在那红扑扑的脸上,这身打扮显得是那么考究,那么雍容华贵。

林夕沉了沉,用手扶了扶金边镜,笑眯眯地对大家说:“诸位商界朋友,今天是我公司助理张梦源先生提升为公司总经理的日子,多谢各位商界朋友前来祝贺,敝人深表谢意,我看我就说这些,余下的就让梦源陪大家了,今天梦源是主角吗?啊——哈——哈——哈”

“阿七呀,叫梦源来——”林董事长轻轻唤了一声随从。

“是——”

阿七应了一声,从旁门出了大厅,过了一会儿就回来了,他在董事长耳旁耳语了几句。

林董事长的脸沉了一下,对阿七低语了几句,阿七点了点头,匆匆出去了。

林董事长拍了拍手,端起酒杯,又朗声对在座的商界人士说道:

“诸位朋友,今天梦源因身体不适,不能来此,特差人向诸位朋友道歉,敬请原谅——!来,我们干一杯——!”

于是在噼噼啪啪的碰杯声中,一场接风宴在没有主客的情况下开始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