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卡拉OK厅-短篇小说:闲居杂记

摘要:
濛濛细雨下了一天。天色已暗。华灯初上。路上除了急驶而过的汽车外,很少有人走过。阿芬坐在吧台里,嗑着瓜子。凭她的经验,像今天这样的天气,生意不会好。突然,一道强烈的灯光刺得她睁不开眼。她站起身,向门外

因接受犯罪嫌疑人的吃请并到有小姐陪侍的KTV歌厅娱乐,福建省漳浦县沙西派出所所长王世明近日被免职。这个派出所的两个副所长也因此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濛濛细雨下了一天。天色已暗。华灯初上。路上除了急驶而过的汽车外,很少有人走过。

据漳浦县公安局介绍,6月1日傍晚,沙西派出所警察在派出所门口查获涉嫌酒驾嫌疑人陈顺枝,用酒精检测仪对陈进行吹气检测结果为245毫克/100毫升,陈随即被带到杜浔卫生院采血检验。由于未能当场出检测结果,且当时陈处于严重醉态,便由其父亲及村干部担保回家。

阿芬坐在吧台里,嗑着瓜子。凭她的经验,像今天这样的天气,生意不会好。

陈顺枝为了寻求从轻处理,于次日下午开车带着沙西镇高林中学校长郑某、高林村原治保主任李某到漳浦县城找沙西派出所所长王世明说情。王未让他们到家里,而是邀请他们到一家海鲜馆用餐。随后,沙西派出所副所长王某也赶来一起吃饭。陈顺枝支付了餐费492元。

突然,一道强烈的灯光刺得她睁不开眼。她站起身,向门外望去。一辆草绿色的吉普车“嘎吱”一声,停在门前。

餐后,在他人的安排下,王所长和嫌疑人陈顺枝及说情者李某、郑某等人来到当地维也纳KTV包厢喝酒、唱歌。其间,有5名陪酒小姐被叫到该包厢坐陪。漳浦县公安局的通报称,当时“王所长不胜酒力,躺在沙发上睡觉”,王副所长趁有人出去叫陪酒小姐时,先行离开了包厢。后来,沙西派出所副所长许某也应邀赶到该包厢敬酒。当晚KTV消费的酒水等费用及陪酒小姐的小费,均由陈顺枝结算支付。

车上跳下五六个结实的男人。他们在雨中挥舞着手,边嚷边笑着朝OK厅走来。因为隔着玻璃门,阿芬听不清他们说着什么。

6月27日,陈顺枝的检测结果显示,其血液中酒精浓度为273.8毫克/100毫升,已严重超标,构成危险驾驶罪,被警方依法采取强制措施。由于花了钱又未达到减轻处理的目的,陈便以《漳浦县沙西镇派出所3名所长娱乐场所消费找“歌厅小姐”》为题在网上发帖,并向有关部门举报。

门猛地打开。阿芬闻到一股浓浓的酒味。男人们面红耳赤,歪七歪八地进来了。

漳浦县纪委经过调查,作出了处理决定:给予沙西派出所所长王世明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按相关程序免去其所长职务;给予副所长王某、许某党内警告处分。另悉,犯罪嫌疑人陈顺枝目前已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快给我们开个包厢。”一进门,就有一个男人嚷道。

阿芬连忙迎上前,笑道,“大哥,你们有几位?”

“你看我们有几位?”

“这么多人,开个大包厢吧?”

“行。”

阿芬把一帮人领进了豪华包厢。

等他们坐定后,阿芬跑到吧台,吩咐服务生把水果、小吃送到豪华包厢去。然后,她又回到那里,挨着四十开外的大个子男人坐下。

“有没有小姐?”

“有。不知大哥喜欢哪种类型,丰满的还是苗条的?”

阿芬滚圆的乳房贴在大个子男人的胳膊上。大个子男人色迷迷地看着她。

“像你这样,胸部大大的,会喝酒的,多叫几个来。”

“你们一人一个吧?”

“一人二个。”

旁边几个男的“哈哈”大笑,“对,每人要二个。今晚我们做皇帝了。”

阿芬便起身去吧台为他们安排小姐。她还没走出门,大个子男的把她叫住了。

“这个包厢送几箱啤酒?”

“送二箱。”

“把二箱啤酒赶紧拿来。”

“好,好。”

因为下雨,今天来的小姐不多。阿芬挑了几个还算有点姿色的,领到豪华包厢。十几个小姐排成一排,站在男人们面前。

那帮人已把二箱啤酒打开,喝上了。

阿芬又挨到大个子男人的身边,问道,“大哥,先把小姐挑好吧?”

“你先把我的兄弟们安排好。”

阿芬对其他客人说,“各位大哥,这几位小姐都很温柔,会喝酒,包你们满意。”

几个男的嚷道,“先给我们大哥安排好。”

大个子男人不挑,其他人也不挑。

“大哥,还是你先吧,”阿芬陪着笑脸,指着前面的二个小姐,说,“第三个和第五个年纪轻,刚到这里。你看行不?”

“好,就这俩。”

大个子男人选定后,其余人纷纷为自己选了小姐。

把他们安排停当,阿芬松了口气。

“把音响调好点,”大个子男人说,“点些好听的歌。”

有个年纪稍轻的,拿起话筒,“哗啦哗啦”唱开了。

“你们玩着,我等会儿来敬酒。”阿芬对大个子男人说。

大个子男人挥挥手,示意她可以离去了。

阿芬回到吧台,嗑着瓜子。今天开出的包厢不多,加上刚才来的那帮人,一共才开出四个。这么晚了,基本上不会有人来这里唱歌了。不过,豪华包厢里的,花费应该不会少。

这时,在豪华包厢里陪大个子男人的一个小姐哭丧着脸,跑了出来。

阿芬板着脸,问道,“怎么不去陪客人?”

“他们嫌我歌唱得不好,就灌我酒。”

“你是要陪客人喝酒的。”

“我是喝了。可是,他们轮番地一瓶一瓶地灌我。我受不了。我不坐他们的台了。”

小姐捂着脸,跑进了小姐房。

阿芬只得去豪华包厢,向他们陪笑脸说好话。

“陪我的小姐呢?”大个子男人劈头就问。

“真的不好意思,今晚她家里有点事,回去了。”

“再叫一个来。”

阿芬为难地说,“这么晚了,小姐都回去了。”

“你什么意思?”大个子男人的脸色非常难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