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眼睛(微型小说)

摘要:
王大妈快70岁了,由于前几年老伴去世,她的两眼慢慢失明了。多亏儿媳红霞悉细心照料,她的日子才过的很舒心。王大妈常对人说:如果我在活着的时候,看上一眼,死也瞑目了。前不久,王大妈在儿子媳妇的陪同

村口热议(小小说)
  
  儿媳妇产后三天,儿子开车带着王大妈兴高采烈地到妇产医院去接儿媳和小孙女出院。打医院回来,在离家不远的村口,儿子停好了车,搀扶着媳妇,王大妈怀里抱着小孙女,三人喜滋滋地往家里走去。看着他们那亲热劲,街坊邻居们便窃窃议论了起来——
  “嗬,看那王大妈乐的。”一位胖婆说,“准是儿媳妇给生了个宝贝孙子。”
  “那还用说。”另一个年轻媳妇撇了撇嘴,“要不,当婆婆的能那么高兴?听说给媳妇没少买好吃的。”
  “怪不得。”站在一旁的一位白发老太嘴也不闲着,“要是生个孙女,保证没这么高兴。”
  说话之间,王大妈一行走了过来。
  “王大妈,恭喜恭喜啊!”胖婆赶紧上前打招呼,“让我看看小宝贝,呵!个头还真不小呢!”
  “是呢,生下来,护士告诉说是七斤六两呢。”王大妈高兴地笑着说。
  “大妈,您算是有福气啦!”年轻媳妇瞧着王大妈怀里抱着的孩子,不免有些黯然伤神,因为,她生的孩子是个丫头。
  “人都老了,还说啥福气。”王大妈笑得挺开心,“将来享福的,该是孩子们。”
  “话可不能这么说,大妹子。”白发老太拄着手杖走上来凑热闹,“养儿防老嘛,孙子大了,可要孝敬你这当奶奶的喽,那还不是福气?”
  王大妈怀里的孩子,蒙着头的小被子角被揭开来,露出了一张胖胖的、白净的、可爱的小脸,眼睛闭着,小嘴一噘一噘地动着,引来一片赞叹、羡慕的唏嘘声。
  “瞧,要多富态有多富态。”胖婆啧啧着,“男孩就是比女孩强,眉眼都不一样。抱个孙子够多威风。”
  “威风?”王大妈瞥了一下对方一眼,“胖嫂子,您不是也抱上个孙子了?从早起抱到到晚,又洗褯子又喂奶,还得侍候好儿媳妇,威风的是您孙子和媳妇,受洋罪的可是您。”
  “那,哎……”胖婆说不上话了。
  “哼!”年轻媳妇大不以为然,“说什么也是生男孩腰杆子硬,生个丫头让人看不起。”
  “说到哪去了。”王大妈安慰道,“我瞧你小夫妻恩恩爱爱的,孩子他爸疼闺女疼的捧在手里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那个瞧不起了?不能自己瞧不起自己嘛……”
  “这……”年轻媳妇接不上茬。
  “话虽这么说,总还是生个小子抬起。”白发老太摇摇头说。
  “老大姐,这也未必。”王大妈笑了笑,“就拿您来说,一辈子生了仨小子,到头来,不还是跑到闺女这儿养老了?”
  “……”白发老太也语塞了。
  王大妈重新把小被子小心翼翼地给孩子盖好,轻轻地跟上了儿子和媳妇。身后那三位老中青妇女,各自的脸上仍透着不服气。
  “不管怎么样,吃了定心丸的人,说话就是不一样!”年轻媳妇噘着嘴给了一句。
  “那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胖婆透着讥讽地说,“要是抱回个……,哼!”
  “对,对。”白发老太点着头,“有了个孙子就是不一样,走道都神气。”
  王大妈和儿子、媳妇相视一笑。
  “好了,好了,说了半天,大家还不知道我抱的是个什么样的小人儿。”王大妈冲媳妇努努嘴,“告诉她们,你生了个啥。”
  “我生的是个女孩,不信,看看这出生证。”儿媳妇脸微微一红,但蛮高兴。
  “啊?”三位老中青妇女都瞪了眼。
  “大伙可都是女的,”王大妈打趣地说,“千万别瞧不起我的小孙女哦!”
  胖婆、年轻媳妇、白发老太仨人的脸,全都一阵红,一阵白。

王大妈快70岁了,由于前几年老伴去世,她的两眼慢慢失明了。多亏儿媳红霞悉细心照料,她的日子才过的很舒心。王大妈常对人说:“如果我在活着的时候,看上一眼,死也瞑目了。”

前不久,王大妈在儿子媳妇的陪同下,来到省城一家医院,眼科门诊赵大夫给大妈仔细做了眼部检查,说她是患了白障可以手术治疗。王大妈立即住了医院,赵大夫给做了手术,手术很成功。一周后,护士就拆掉了缠在大妈眼上层层纱布,赵大夫伸出5个个手指问大妈“几个?”“5个。”大妈一眼就准确认出了。“妈!”儿子、媳妇同时惊喜地扑到床前,当大妈见到眼前的儿媳妇,不由的热泪盈眶……

一年后,“五一”放假期间,赵大夫回乡探亲,路过王大妈的家乡王庄,就顺便去看看大妈。大妈的儿子石头和儿媳红霞热情接待了赵大夫。坐了一会儿,没见大妈出来,赵大夫问:“大妈去哪儿啦?”“哦,她……”石头一脸尴尬。“怎么啦?”赵大夫问。“她和我们分开过了。”石头红了脸,说。“为什么?”赵大夫有点不解。“哎。”石头长长叹了一口气,然后讲了事情的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