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1

希特勒传: 第二十三章 践踏北欧

  希特勒为了确保从瑞典进口铁矿砂的供应线,按照海军的建议,暂时推迟了向西线发动进攻的计划,挥师北上,向丹麦和挪威开刀了。

图片 1

  
丹麦和挪威具有重要的战略位置,德国海军长期以来就在注视着北方。德国没有直接进入大洋的出海口,这个地理事实,在第一次大战期间,就已经给它的海军军官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英国用鱼雷和巡逻舰队,从设得兰群岛到挪威海岸,横跨狭窄的北海,布置了一道严密的封锁网,卡住强大的德国海军,严重地阻碍了潜水艇突破封锁进入北大西洋的企图,并且使德国商船不能出海。德国的外洋舰队从来也到不了外洋。在第一次大战时期,英国海军的封锁,曾把德意志帝国窒息得喘不过气来。在两次大战期间,指挥规模不大的德国海军军官们,仔细考虑了这一经验和这个地理事实,认为将来再对英国作战时,德国必须设法在挪威获得基地,这样才能击破英国在北海的封锁线,为德国海面和海底舰艇打开通往广阔海洋之路,从而使德国能够扭转局势,对不列颠群岛实施有效的封锁。

挪威战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德国军队为夺取挪威于1940年4月9日——6月10日实施的进攻战役。
挪威战役中,德军利用以奥斯陆为中心的铁路网快速突进。与此同时,德军登陆部队和空降兵在挪威重要港口奥斯陆、克里斯蒂安桑、斯塔万格、特隆赫姆及纳尔维克登陆和空降。至当日傍晚,德军在吉斯林分子配合下占领挪威首都奥斯陆以及其它重要港口和机场。挪军经顽强抵抗后退守内地。英法军队优柔寡断,行动迟缓,14日才开始在挪威北部的纳尔维克、中部的纳姆索斯和翁达尔斯内斯登陆。因未掌握制空权,输送部队和补给的舰船遭德空军袭击。在中部登陆的英法军队进攻受挫,1940年4月30日和1940年5月1日被迫从海上撤往纳尔维克地区。在北部登陆的英法军队于1940年5月27日攻占纳尔维克并重创德军,但由于西欧战局急剧恶化,被迫于1940年6月上旬撤离挪威本土。1940年6月10日,德军占领挪威全境。

  
1939年10月10日,德国海军司令雷德尔元帅,再次向希特勒提出取得挪威基地的重要性。当时由于纳粹元首正忙于准备向西线发动进攻,以及设法克服他的将领们的犹豫动摇,挪威问题,他显然顾不上了。但是过了两个月,严冬即将降临,德国铁矿砂的供应受到新的威胁,因此这个问题又重新提到了日程。

图片 2

  
原因是,德国的生存要仰赖瑞典铁矿砂的进口。战争的第一年,德国每年消耗的1500万吨铁矿砂中,就有1100万吨要从瑞典进口。在天气暖和的月份里,铁矿砂还可以从瑞典北部经波的尼亚湾越过波罗的海运到德国。即使在战时,这一条线路也不会发生问题,因为波罗的海已经被有效地封锁起来,英国的潜艇和舰只无从进入。但是到了冬天,这一条海道运输线由于结了厚冰,就不能使用了。在严寒的季节,瑞典的铁矿砂只好改由铁道运到挪威港口纳尔维克,然后再用船沿挪威海岸运到德国。德国运铁矿砂船只的整个航行路线都在挪威领海以内,这就给英国海军舰艇和轰炸机的破坏提供了机会。

挪威战役地图

  
在伦敦,英国当时的海军大臣丘吉尔马上看到了这一着。在战争爆发后的几周中,他曾经努力说服内阁批准他在挪威领海内布雷,以便阻止德国运输铁矿砂。但是张伯伦和哈利法克斯不愿侵犯挪威的中立,这个建议就暂时被搁起来了。

挪威地处北欧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西北部,东邻瑞典,东北与芬兰和俄国接壤,西濒挪威海,海岸线长2.1万公里,多天然良港,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由于德国没有直接进入大西洋的出口,只有经北海绕过英国本土才能进入大西洋。但强大的英国海军一直是德国海军的一块心病。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曾利用海军优势,从设得兰群岛到挪威海岸,横跨狭窄的北海,布置了一道严密的封锁网,使德国舰队困在本土港内无所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德国海军鉴于历史经验和地理事实,认为要对付占优势的英国海军,德国必须设法在挪威获得基地,这样才能突破英国在北海的封锁线,畅通无阻地进入大西洋。德国海军中将韦格纳形象地比喻道:“北海的德国舰队原是没有马的骑士,现在应当让他骑在地理的马鞍子上。”

  
1939年11月30日,苏芬战争的爆发,根本改变了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局势,大大增加了它对西方盟国和德国战略上的重要性。法国和英国都在苏格兰着手组织远征军,准备帮助芬兰进攻社会主义的苏联。但是远征军只有通过挪威和瑞典才能到达芬兰,而希特勒也立即看出,如果盟军被允许通过这两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国家的北部,那么他们就会以维持交通为名,留驻足够的兵力在那里,以便完全截断瑞典铁矿砂对德国的供应,同时也一定会从北方对德国进行包围。这就更加剧了这一问题的急迫性。

图片 3

  
为了实现征服挪威的计划,希特勒已经在挪威找到了一个叫做维德孔·阿伯拉罕·劳里茨·吉斯林的内奸。这个人生于1887年,在挪威军事学院毕业。当他还是20岁的时候,就被派到彼得格勒担任陆军武官。1917年苏联10月革命的成功,使这位年轻的挪威军官颇为心折。因此,当他回到奥斯陆的时候,他就向工党毛遂自荐,愿意效劳,当时工党还是共产国际的成员之一。他曾建议由他来组织一支”赤卫队”,但是工党对于他和他的计划并不信任,拒绝了他。于是,吉斯林就掉转方向,走到另一极端去了。他在1931年至1933年期间担任国防大臣之后,就在1933年5月,贩卖刚在德国获得了政权的纳粹党的理论和策略,创立了一个叫做”国家统一党”的法西斯政党。但是,纳粹主义在挪威吃不开,吉斯林自己甚至连一个议员的席位也没有弄到手。他在选举中被本国人民唾弃以后,就转而投靠纳粹德国去了。

1939年10月10日,德国海军总司令雷德尔海军上将晋见希特勒,表示担心挪威可能向英国开放港口,这将给德国带来战略上的不利后果。他力劝希特勒先占领挪威,以作为对英作战的海军基地,同时也可以确保瑞典的铁矿砂来源(德国每年消耗的1500万吨铁矿砂中,有1100万吨要从瑞典进口,在冬季,这些铁矿砂要经铁路运到挪威港口纳尔维克,然后再航运到德国,整个航线恰好在挪威领海以内)。但在希特勒的战略中,首要目标是征服西欧,故他还是宁愿保留挪威的中立地位,而不愿采取任何节外生枝的军事行动。

  
他和德国纳粹运动的官方哲学家罗森堡建立了关系。这个哲学家曾担任过许多职务,其中之一就是纳粹党的外交事务办公室主任。这个希特勒的启蒙导师,以为他已经在这个挪威军官身上找到了机会,因为罗森堡醉心的幻想之一,就是建立一个排除犹太人和一切”不纯”种族的北欧大帝国,在纳粹德国领导之下,最后统治全世界。从1939年以后,他一直和吉斯林保持联系,给吉斯林灌输了纳粹的荒谬的哲学理论。

图片 4

  
1939年6月,当欧洲正是战云密布的时候,吉斯林乘出席在卢伯克举行的北欧协会会议的机会,要求罗森堡不仅在理论上而且在其他方面给予支持。从此,吉斯林就经常来往于奥斯陆和柏林之间,为希特勒征服北欧效劳。

1939年12月16日,挪威纳粹党党魁、国防部长吉斯林访问柏林,向希特勒报告说英国即将在挪威政府的默契下占领挪威。吉斯林并请求希特勒提供经济和军事援助,以支持其发动一场政变,推翻挪威政府,事成之后,便邀请德国保护挪威,从而阻止英国的入侵。希特勒表示他宁愿看到挪威完全保持中立,斯堪的纳维亚其它地区也是如此,因为他不愿扩大战场。但如果敌人准备扩大战争,他就要采取自卫行动,以对付这一威胁。他答应给吉斯林一笔资金,并保证研究给予军事援助的问题。然而,英法方面却不断发出对挪威中立地位的威胁。早在1939年9月19日,英国内阁通过了海军大臣丘吉尔提出的方案:在挪威领海内布雷,从而切断德国进口瑞典铁矿砂的海上运输线。1940年1月6日,英国政府照会挪威政府,宣称英国舰队将不允许德国商船利用挪威水域。这增加了希特勒对其北翼安全和战略资源的担心。1月27日,希特勒指示德军统帅部,为必要时占领挪威拟定一份全面的作战计划。为此,德军最高统帅部专门成立了一个由陆海空三军各派出一名代表组成的战役准备工作参谋部,拟定了代号为“威瑟堡行动”的挪威战役计划。

  
在12月份,吉斯林曾带着一个政变计划来到柏林,他认为这个计划一定会得到柏林的重视。因为它是从德奥合并事件抄袭过来的。按照这个计划,吉斯林的一些冲锋队员将在德国由”有经验的、顽强的、善于这种活动的国社党人”加以紧急训练。这些人受过训练回到挪威之后,将占领奥斯陆的战略据点,同时,德国海军和德国陆军分遣队,应挪威新政府的特别要求,将在奥斯陆附近的一个预定的港湾出现。

图片 5

  
这是德奥合并策略的全部重演,只是由吉斯林担任赛斯-英夸特的角色而已。

1940年2月5日,英法在巴黎举行最高军事会议,决定以2个英国师和1个法国分遣队组成这一支远征军,在挪威的纳尔维克登陆,进而占领瑞典北部的耶利瓦勒铁矿。紧接着在2月16日发生的阿尔特马克号事件,最后坚定了希特勒占领挪威的决心。当天,1艘载有英国战俘的德国军舰“阿尔特马克”号受到英国军舰的追逐,逃到挪威水域避难,丘吉尔命令英舰闯入挪威水域,登上“阿尔特马克”号,救出了战俘。而当时有2艘挪威炮艇在场,没有对英舰的入侵行为作出任何反应,只是事后挪威政府向英国提出了抗议。但希特勒认为挪威政府已甘当英国帮凶,这个抗议无非是为了欺骗他而故作姿态。随后吉斯林向希特勒报告说,英舰的行动是英、挪事先拟定好的计划,使希特勒更加深信不疑。于是他决心先下手为强,将挪威迅速占领。他对德军将领们说:“据报告说,英国准备在挪威登陆,我要赶在他们前面到达。英国占领挪威会成为一个战略上的转折点,他们会乘机进入波罗的海,而我们在那里既无军队,又无沿海防御工事……敌人会向柏林进军,打断我们两条战线上的脊梁。”

  
希特勒和雷德尔曾多次会见了吉斯林,并对他留下了”可靠的印象”。这位挪威的卖国贼,对他的德国主子们说:”英国计划在斯塔瓦格尔附近登陆,而克里斯丁散则被提出可能作为英国的基地。挪威的现政府、议会以及整个外交政策都控制在英国的亲密友人、著名的犹太人哈姆勃罗(挪威议会主席)手中。”关于英国占领后对德国所造成的威胁,他作了详尽的叙述。

图片 6

  
为了在英国行动之前先发制人,吉斯林建议,把必要的基地交由德国武装部队自由处理。他说,在整个沿海地区的铁路、邮政和交通的重要岗位上的人员,已经为这一目的而被收买过来了。他和挪威另一个卖国贼哈格林来到柏林是为了建立”将来和德国的明确关系”,希望能召集会议讨论有关联合行动和把部队运到奥斯陆去的问题。

1940年3月1日,希特勒发出实施“威瑟堡演习”的正式绝密指令:要求德国三军部队做好占领挪威的全面准备。同时占领丹麦,作为必要的跳板和运输线的保障。他在指令中强调指出
“……保证我们在瑞典的铁矿砂基地,并为我们的海军和空军提供进攻英国更为广阔的出发线……以大胆行动和出奇制胜来弥补。“这次占领,是和平占领,目的就是要用武力保护北欧的中立,但是,任何反抗保护的行为,要用一切军事手段加以击溃”

  
希特勒反复研究了北欧的形势之后,随即于1月27日在最高统帅部成立了一个由海陆空三军各派一名代表组成的工作小组。这一军事行动计划的代号是”威塞演习”,并委任曾在北欧作过战的福肯霍斯特将军为执行这个计划的总司令。希特勒对这位总司令说,陆军将交给他五个师,由他指挥,目的是占领挪威的几个主要港口。

图片 7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希特勒就于3月1日发出”威塞演习”的正式绝密指令:

德军“威瑟堡演习”计划,是以海、陆、空三军联合作战的立体战术,实施突然袭击,从南到北在挪威的奥斯陆、克里斯蒂安桑、斯塔万格、卑尔根、特隆赫姆、纳尔维克6个主要港口登陆,第一阶段夺取港口和机场,第二阶段向内陆进攻,全部占领挪威,并准备在第二阶段对可能登陆的英法联军进行抗登陆和反击作战。为迅速实现战役目的,德军统帅部调集了海军的全部力量,空军的6个航空兵师和2个空降兵师,陆军第21集团军的5个步兵师,由曾在北欧作过战的第21集团军司令尼古拉斯·冯·法尔肯霍斯特上将任战役总指挥。鉴于英法海军力量几乎是德国海军的9倍,德军统帅部特别强调战役发起的突然性,指出:“尽管敌人握有制海权,但如能充分发挥突然性,我军是可以进入挪威的,认清这次战役的重要性,将来水面兵力虽损失大半亦不应吝惜。”为了做到突然袭击,德军统帅部要求:隐蔽展开兵力,采取伪装措施,散布假情报造成准备在英国登陆的假象。除战役总指挥法尔肯霍斯特上将外,各级指挥员尽可能晚一些了解自己的任务,以防泄密。

  
斯堪的纳维亚局势的发展,要求作占领丹麦和挪威的一切准备。这一作战行动,可以防止英国对斯堪的纳维亚和波罗的海的侵犯。此外,它还可以保证我们在瑞典的铁矿基地,并为我们的海军和空军提供进攻英国的更为广阔的出发线……

图片 8

  
从我们的军事、政治力量和斯堪的纳维亚各国的军事、政治力量的对比来看,使用于”威塞演习”的兵力越少越好。数量上的弱点,应以大胆行动和出奇制胜来弥补。

然而,英法仍在从容不迫地谈论他们的计划,就好像德国根本不会相信他们的威胁和暗示,或者德国还蒙在鼓里根本不知道他们的意图一样。1940年3月28日,英法在伦敦召开最高军事会议,决定于1940年4月5日在挪威海域实施布雷行动,并以部队在纳尔维克、特隆赫姆、卑尔根、斯塔万格登陆,同时在莱茵河空投水雷,以阻止德军向西推进。但由于法国但心德国报复,反对在莱茵河布雷。两国在一番争议后,将计划推迟了3天,定在1940年4月8日实施。

  
在原则上,我们应当竭力使这一行动像是一次和平占领。它的目的是以武力维护斯堪的纳维亚各国的中立。相应的要求将于占领之初递交给这些国家的政府。必要时将举行海空军示威,以便为这些要求提供必要的压力。如果示威不行,遇到抵抗,就用一切军事手段加以击溃……越过丹麦国界和在挪威登陆,必须同时进行……

图片 9

  
最重要的是,对于斯堪的纳维亚各国和西方的敌人,应该用奇兵袭击……只有在海上出发的时候,
才让部队知道实际的目标。

1940年4月初,德军准备工作基本就绪。登陆部队和各种舰只集结在威瑟河口,空军也开始向德国北部各机场集中,并向英国的斯卡帕湾基地派出潜艇,1艘袖珍战列舰率领一只小型舰队前出到了大西洋,摆出一副要进攻英国的架式。

  
早在3月间,挪威政府就从驻柏林公使馆和瑞典人那里接到关于德国军队和海军舰艇在北海和波罗的海港口集中的警告。4月5日从柏林收到了一份确实的情报说,德国人即将在挪威南部海岸登陆。但是,奥斯陆的麻痹自满的内阁还是对之抱怀疑态度。不祥的消息,正如丘吉尔所说的那样,在4月1日就开始传到伦敦了。4月3日,英国战时内阁讨论了最新的情报,尤其是从斯德哥尔摩来的情报。这些情报说,德国人在它的北部港口集中了相当多的兵力,目标在于向斯堪的纳维亚推进。但这消息似乎并没有受到认真的考虑。

1940年4月2日下午,希特勒在同德国空军司令戈林、德国海军司令雷德尔和登陆作战总指挥法尔肯霍斯特举行了长时间的会议后,发布了一道正式指令,命令“威瑟堡演习”于1940年4月9日晨5时15分开始。

  
据丘吉尔说,英国政府这时认为,德国人在波罗的海和北海港口内增兵的目的,只是为了一旦英国为截断从纳尔维克运送铁矿砂的航道而到挪威领海布雷,同时也占领纳尔维克和南部其他一些港口时,使希特勒便于反击。

图片 10

  
事实上,英国政府当时的确正在考虑进行这样的占领行动。经过7个月的挫折以后,海军大臣终于获得了战时内阁和盟军最高军事会议的批准,于4月8日在挪威水路上布雷,这是一个代号叫做”维尔弗雷德”的军事行动。由于看来德国人可能对于他们的纳尔维克铁矿砂运输线受到封锁这一致命打击采取有力的对策,因此决定派一小批英法联军到纳尔维克去,并且一直挺进到附近的瑞典边境。另外还要派一些军队去更远的南方的特隆赫姆、卑尔根和斯塔瓦格尔登陆,以阻止这些基地被德国人占领。这样,在4月的第一周,当德国军队已经登上各种舰艇准备开赴挪威的时候,英国军队虽然人数要少得多,也已经在克来德河登上运输舰,在弗尔斯河登上巡洋舰,向着同一目标前进。

1940年4月6日夜,由1艘袖珍战列舰、2艘重巡洋舰、7艘轻巡洋舰、14艘驱逐舰、28艘潜艇和若干辅助舰艇组成的德国登陆舰队,搭载着首波登陆的1万余名士兵,在夜幕掩护下悄悄启航,驶进了波罗的海。1940年4月7日下午1时25分,英国海军部接到侦察机发来的报告:“发现强大的德国舰队正向北移动,穿越斯卡格拉克海峡,向挪威海岸进发。”然而英国海军部却不相信这支德国舰队是去挪威登陆的,怀疑其目标可能是英国。信心十足英国主力舰队于下午7时30分从斯卡帕湾基地启航,北上去拦截德国舰队,在北海海面展开战斗队形,搜索德舰,以求一战而全歼德国舰队。结果,庞大的英国舰队一无所获,未能在最有利的时机将警戒十分薄弱的德国登陆舰队消灭在航渡中。德军在毫发未损的情况下,完成了最担心的航渡。

  
4月2日下午,希特勒在同戈林、雷德尔和福肯霍斯特举行了长时间的会议后,发布了一道正式指令,规定”威塞演习”在4月9日上午5时15分开始。同时,他还发布了另一道指令,要求”占领时必须千方百计防止丹麦和挪威两国国王逃到国外”。同一天,最高统帅部还把这个秘密计划告诉了外交部,对里宾特洛甫发了一道详细命令,指示他准备采取外交措施,劝诱丹麦和挪威在德国军队到达的时候不战而降,并编造一些理由为希特勒的最新的侵略辩护。玩弄诡计的工作还不限于外交部,海军也按照希特勒的指示,将自己的军舰和运输舰伪装成英国舰艇开过去,必要时甚至悬挂英国国旗!德国海军在秘密命令中已为进攻挪威时进行欺骗和伪装作了详细的规定。

图片 11

  
这样,在1940年4月9日上午5时20分整(丹麦时间上午4时20分),天亮前一小时,德国驻哥本哈根和奥斯陆的使节向丹麦和挪威政府递送了德国的最后通牒,要求他们毫不反抗地立刻接受”德国的保护”。

德国已占领哥本哈根

  
这份备忘录宣称,德国是来援助丹麦和挪威抵抗英、法两国的占领的。它说:

1940年4月9日凌晨4时20分,德国驻哥本哈根使节向丹麦政府递交了最后通牒,要求丹麦立即接受“德国的保护”,限定1小时内答复。5时20分,德国驻奥斯陆的使节又向挪威政府递交了相同内容的最后通牒。而此时德国舰队已逼进挪威各主要港口,并已从海上和陆路向丹麦发起了进攻。丹麦人几乎没有抵抗,海军一炮未发,陆军只被打伤20人,4小时后便接受了德国的最后通牒。然而挪威政府却答复说:“我们决不屈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