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线战争的进行(二)

   希特勒征服丹麦和挪威之后,就开始向西线发动进攻,首先向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两个中立小国荷兰、比利时进击了。

   
我们说完了荷兰的沦陷过程,就来看看这场战役的主要成果,看一下盟军的败亡过程和德军的高歌猛进,以及,战争的结果。

  
1940年5月10日,阳光明媚,天刚破晓不久,驻柏林的比利时大使和荷兰公使被召到外交部。他们得到里宾特洛甫的通知,德国部队即将开入他们的国家,以”保卫”他们的中立,抵御英法即将开始的”进攻”。这正是一个月以前对丹麦和挪威所提出的同一个站不住脚的借口。德国发出的一份正式最后通牒,要求两国政府不要进行任何抵抗。若有抵抗,一定会遭到粉碎,而流血的责任,”完全要由比利时王国和荷兰王国政府负责”。

 
 5月13日,德军占领了迪囊到色当之间的缪斯河对面的4个桥头堡,进而占领色当。这次胜利对德军意义重大,盟军的中央防线和英法两军的精锐迅速转移到比利时的重要枢纽地点因此而受到很大威胁。5月14日,德军的5月10日出发的一支前所未有的强大坦克部队突破了法国第九军团和第二军团的防线,向比利时背后的英吉利海峡推进。这支部队的推进速度令人胆寒,一批又一批的施图卡式俯冲轰炸机首先削弱了法军的防御阵地;大批的战斗工兵布置橡皮艇下水,架设浮桥;接着是配备有自动推进炮的装甲师,每个装甲师有一个摩托化步兵旅;装甲师的后面紧跟着摩托化步兵师,占领坦克开辟出来的阵地。

  在布鲁塞尔和海牙,德国使节分别将同样内容的电报送交各驻在国的外交部。十分有讽刺意义的是,在海牙送交最后通牒的是德国公使尤利乌斯·冯·齐希-布尔克斯罗达伯爵,此人就是曾在1914年,公开地把霍亨佐伦帝国刚刚破坏了的德国对比利时中立的保证,叫做”
一张废纸”的德皇首相贝特曼-霍尔维格的女婿。

 
 这场战役之中,德军中出现了几个很有名的将领:赫尔曼·霍特的第十五装甲军下的埃尔文·隆美尔;格奥尔格-汉斯·莱因哈特;海因兹·古德里安。这几个人分别率领的部队都战胜了对手,使得德军的胜利又往前一步。

  在布鲁塞尔的外交部,当德国的轰炸机在头上呼啸,炸弹在附近机场爆炸,把窗口震得咯咯作响的时候,德国大使贝劳-许汪特踏进外交大臣的办公室,正从自己的衣袋里取出一张纸来。保罗-亨利·斯巴克阻止了他。

   
德军对付比利时的方法和对付荷兰一样如出一辙,使用了经过特殊训练的小股部队用滑翔机在清晨悄悄地着陆,去夺取重要的桥梁。在马斯特里赫特后面的艾伯特运河上有3座桥梁,这些小股部队制服了其中的2座桥。而在夺取埃本·艾马尔炮台的战役中,这些小股部队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这个炮台控制着缪斯河和艾伯特运河的交叉点,是交战双方都认为的现代化的具有战略地位的要塞,是欧洲最难攻克的工事,它比法国在马奇诺防线或德国在西壁防线建筑的任何工事都更为坚固。它由一系列渗入地下的钢筋混凝土的交通壕所构成,它的炮楼有厚甲板保护,由1200人防守。但德国人仅用一个上士指挥的80名士兵,30个小时就攻克了这个要塞。

  
“请你原谅,大使先生,让我先讲”,斯巴克愤怒地说,”德国军队刚刚进攻了我们的国家。德国对信守中立的比利时进行罪恶的侵略,这在25年之中,已经是第二次了。目前发生的事情,较之1914年的侵略,也许更加可恶。既没有向比利时政府提出最后通牒,也没有提出照会或任何抗议。比利时是通过进攻本身才知道德国已经违反了它自己承担义务的……历史将追究德国的责任。比利时已下定决心要保卫自己。”

   
1939年到1940年的冬天,德国人在希尔的斯海姆建筑了要塞的复制品,用400名滑行部队来训练怎样攻取炮台,分为4组。最后一组在炮台的顶端着陆,把一个特制的“空心”弹安放在装甲的炮楼里,使得炮楼失去作战能力,使得下面屋内满布火焰和瓦斯。他们还在炮门和望口使用了火焰喷射器,借着德国人进入了炮台的上层,使得炮台的所有轻炮重炮失去作用,驻守的比利时士兵则被施图卡式轰炸机和增援的伞兵击退,紧接着装甲部队包围了这座要塞。最后,5月11日,德国人用轻微的代价占领了这座最难被攻克的要塞。

  接着,这个为难的德国外交官开始宣读德国正式的最后通牒,但是斯巴克打断了他的话。”
把文件交给我,”他说,”我愿意免掉你这个痛苦的任务。”

   
 前面我们说到了曼施坦因的新计划,这个计划的实施一旦成功,对盟军将是极大的打击。自从这次奇袭成功后,再加上德军对盟军右翼的猛攻,使得盟军方面把主要部队放在从安特卫普到纳缪尔的代尔河防线上,这样一来,曼施坦因计划就可以顺利实施了,盟军将遇到意想不到的失败。

  德国人对于这两个低地小国的中立曾作过无数次保证。

   
 这条防线的后面,法国人并没有准备后备部队,就连丘吉尔5月16日赶去巴黎问了雷诺从而这件事情后,也显得极其惊讶,丘吉尔后来回忆说:“我奇怪得说不出话来。”

  比利时的独立和中立,曾经在1839年得到欧洲五大强国”永久”保证,到1914年德国撕毁为止,这个条约被遵守了75年。魏玛共和国曾答应决不进攻比利时,希特勒上台以后也继续重申过这个政策,并且也给了荷兰同样的保证。1937年1月30日,这位纳粹总理在废除了洛迦诺条约以后公开宣称:”德国政府已经向比利时和荷兰进一步保证,它愿意承认和保证这两国领土的不可侵犯的中立。”

   
对于德军司令部来说也同样是令人惊讶的事情,虽然希特勒等人并不相信,但还是执行了曼施坦因计划。德国装甲师等待行动等的迫不及待,一接到命令后,马上就向英吉利海峡推进,于5月19日早晨抵达离英吉利海峡只有50英里的地方。这时,比利时军队,英国远征军和法国的3个军团已经陷入重围。现在盟军的处境非常危急,只有找到办法杀出重围,否则面临的只有被消灭。5月19日清晨甘末林将军下达了一个命令,让在比利时的军队立刻转向西南,摆脱正在向自己进攻的德国第六军团,突破法国北部的德国楔形装甲部队,与从松姆河向北推进的法国生力军汇合。然而,5月19日晚上马克西姆·魏刚将军接替了甘末林将军的职务,立刻取消了这道命令,魏刚将军决定先和在比利时的盟军指挥官见面以后再采取行动,当他3天以后再次发布这道命令的时候,为时已晚。

  比利时在1918年以后曾明智地放弃过中立。到了1936年,由于第三帝国的重新武装和它在19
36年春天重新占领来因兰,比利时感到恐慌,又要用中立来保护自己了。1937年4月24日,英法两国解除了它对洛迦诺条约承担的义务;同年10月13日,德国也庄严地正式肯定:”它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破坏比利时的不可侵犯和领土完整,它在任何时候都将尊重比利时的领土”,”如果比利时受到进攻,就准备给予援助”。

   
德军投入了全部步兵执行曼施坦因计划。5月24日,从阿布维尔向英吉利海峡推进的古德里安坦克部队分别攻占了布伦,包围了加莱这两个主要港口,抵达格腊夫林(格腊夫林距敦刻尔克约20英里)。这个时候,盟军突破德军包围线的希望渺茫,只有试图从海上撤退。划定地区以后,盟军向敦刻尔克进发,准备由敦刻尔克从海上撤退。德军装甲部队已经沿着敦刻尔克周围布好阵势,准备剿灭这个地区的残余盟军部队,处于敦刻尔克的残余盟军似乎没有希望逃离了,他们即将面对的是德国最强大的装甲部队所组成的包围网。

  希特勒虽然在口头上一再声称要保证低地国家的中立,但他从来也没有打算履行自己的诺言。相反,他却要求德国三军尽快做好”通过卢森堡、比利时和荷兰发动进攻的准备”,”目标在于尽量夺取荷兰、比利时和法国北部的广大地区。”

   
但是,事情的转机总是出人意料,德军指挥部临时下令让装甲部队立刻停止前进,这个命令是上世纪战争指挥中出现的最大的笑柄之一,直到今日历史学家和军事学家都在为这个命令的发布而争论得面红耳赤,在德国军事指挥部,谁该为这个命令负责。(未完待续)

  就这样,在挪威战役接近胜利结束,5月初天气转暖时,希特勒部署了人数众多的强大兵力,在西线待命进攻。单从数量上来看,双方势均力敌,德国136个师,法、英、比、荷142个师。守方工事坚固,南方有难以超越的马奇诺防线,中间有绵亘不断的比利时要塞,北方有荷兰的水上防线。即使在坦克数量方面,盟军也足与德军匹敌。但他们并没有像德军一样把坦克集中起来。同时由于比利时和荷兰拘泥于恪守中立,他们没有举行联合参谋会议,以致守方不能充分协调自己的计划和力量。德国的有利条件则是,有一个统一的指挥部,操有进攻的主动权,对侵略行动没有道德上的顾忌。他们还有在波兰作战的经验,
德军在那里的战斗中已经尝试过自己的新战术和武器。他们知道俯冲轰炸机和大量使用坦克的价值。同时他们还知道,正如希特勒一直不断指出的,法国人虽然会保卫自己的国土,但对未来的发展却毫无信心,失败主义情绪笼罩全军。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希特勒决定在5月10日发动进攻。那天深夜21时,他发出代号”但泽”的命令。5月10日,天刚破晓,希特勒就由凯特尔、约德尔和最高统帅部其他人员陪同,到达了缪恩施特莱菲尔附近、他称之为”鹰巢”的大本营。德军在西面25英里之外的地方,正在越过比利时边界长驱直入。在从北海到马奇诺防线之间的175英里战线上,纳粹的部队已突破了三个中立小国荷兰、比利时和卢森堡的边境,粗暴地违反了德国人曾经庄严地一再作出的保证。

  就荷兰方面说,这只是一场五天的战争。至于比利时、法国以及英国远征军,也在这短促的时间里决定了命运。就德国方面说,在战略和战术的执行上,一切都是按计划行事的,甚至执行得比预定的还要顺利。他们的成就超过了希特勒最高的希望。他的将领们都给自己的胜利的闪电速度弄乱了章法。就盟军的领袖们来说,他们被一点也没有料到的事态发展弄得不知所措,在一片慌乱之中感到事态不可理解。

  在战斗的第一天,5月10日,刚刚接任首相的温斯顿·丘吉尔本人也被弄得目瞪口呆。他在5月15日早晨7点半钟被法国总理保罗·雷诺从巴黎打来的电话叫醒了。雷诺用激动的声音告诉他,”我们打败了!我们打败了!”丘吉尔不相信,伟大的法兰西军队一周之内就被打败了?这是不可能的。他后来在回忆录中写道:”我简直弄不明白,运用大量快速装甲部队进行袭击这种战术,在上次大战以来会引起这样剧烈的改革。”

  盟国军队所以陷于如此狼狈之境地,主要是过于麻痹,思想上缺乏战备观念,在希特勒磨刀霍
霍准备在西线发动进攻时,英国和法国却在睡大觉。它们的参谋总部不相信布鲁塞尔和海牙传来的警报。伦敦方面当时正忙于应付持续了三天的内阁危机,这个危机到5月10日晚才由丘吉尔接替张伯伦出任首相而得到解决。英法两国的总部,一直等到德国轰炸机在头上的咆哮声和施图卡式俯冲轰炸机的刺耳尖叫声冲破黎明前的宁静的时候,才得知德国的进攻。过了一会儿,天大亮了,又从荷兰和比利时政府那里收到拼命求救的呼吁,后者曾把盟国疏远了8个月之久,而没有同它们采取一致步调,进行共同的防御措施。

  法国是在思想准备和物质准备极差的情况下仓猝应战的。虽然1940年3月23日,保罗·雷诺组织了新政府,出任总理,但达拉第仍担任国防部长和陆军部长。据当时因公在政府里住了几天的戴高乐上校回忆:”那几天使我充分看到政府窳败到什么程度,在政党、报纸、行政机构和工会组织内,都有有势力的团体,公开赞成停止战争的意见。”所以法国的备战工作做得很差。法国是航空事业的鼻祖,那时汽车产量每年超过30万辆,可是到战争发生时,飞机和坦克都不充裕,其他军事器材也很缺乏。法国统治阶级认为静坐观望政策卓有成效,不会和德国真正打到底。

  法国军需处对工业动员漫不经心。许多军火工厂大战爆发后仍然不开夜工。制造飞机大炮的熟练工人,被派到地方军营作扫院子或削马铃薯皮一类的事情。如雷诺工厂,平时雇佣三万多工人,到大战爆发时却减少到不足8000人。法军总参谋部迷信他们所谓”坚不可摧”的马奇诺防线,为建造这条防线花了2000亿法郎,占法国1919年到1939年全部国防费用4000亿法郎的一半。他们自以为进了保险箱。大战爆发后,几十万法军按兵不动,整天吃喝玩乐,高枕无忧,听凭希特勒德国把自己的盟国波兰消灭,然后掉过头来,集中力量对付西欧。

  英国张伯伦政府,长期姑息养奸,帮助希特勒德国实现军备计划,制造潜艇,发展海军,对于大战同样缺乏充分准备。陆军少得可怜,装甲师刚刚开始筹建。上次世界大战,英国派到欧洲大陆上作战的部队达85个师,可是1940年,它派到大陆来支援的只有10个师。皇家空军拥有1800多架飞机,但绝大部分要用于本土防御,无法派往欧洲大陆。

  西欧国家的军事劣势,还因战略计划失算而显得更为严重。英法认为,德国还会像第一次世界大战时那样,取道比利时发动进攻,因此把主力都部署在色当以西到海峡的法、比边境上。这条防线从西北到东南,依次是法国第七集团军,比军、英国远征军,法国第一集团军和第九集团军,其余的法国部队则部署在面对瑞士、来因河和马奇诺防线的背后。他们根本不认为德国的庞大的坦克部队会从马奇诺防线北端法、比边境的阿登山区突破,因为那里森林密布,道路难行,因此在阿登山区以南的色当一线防守极差。但这正是希特勒拟用重兵突破的地方。

  希特勒进攻荷、比、卢,既是他称霸欧洲计划的一部分,也是进攻英法的序幕。它宣告了英法”祸水东引”政策的彻底破产。早在5月7、8、9三日,英国下院就对英军在挪威的败局展开了辩论,不仅反对派批评张伯伦政府,保守党人也对他进行抨击。5月10日,希特勒进攻西线的消息传到伦敦,这不啻火上加油,英国舆论大哗,张伯伦政府受到猛烈冲击,立即垮台。一贯主张对德国采取强硬路线的保守党人、原海军大臣温斯顿·丘吉尔组成了保守党、工党、自由党等的联合政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