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风经典散文集: 当我去即山

  我去即山,搭第一班早车。车只到巴陵(好个令人心惊的地名),要去拉拉山——神木的居所——还要走四个小时。

  《古兰经》里说:“山不来即穆罕默德——穆罕默德就去即山。”

  可是,当我前去即山,当班车像一只无桨无揖的舟一路荡过绿波绿涛,我一方面感到做为一个人一个动物的喜悦,可以去攀绝峰,可以去横渡大漠,可以去莺飞草长或穷山恶水的任何地方,但一方面也惊骇地发现,山,也来即我了。

  我去即山,越过的是空间,平的空间,以及直的空间。

  但山来即我,越过的时间,从太初,它缓慢的走来,一场十万年或百万年的约会。

  当我去即山,山早已来即我,我们终于相遇。

  张爱玲谈到爱情,这样说: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的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人类和山的恋爱也是如此,相遇在无限的时间,交会于无限的空间,一个小小的恋情缔结在那交叉点上,如一个小小鸟巢,偶筑在纵横的枝柯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