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线战争的进行(四)

  
英国继续战斗的决心,似乎并没有使希特勒感到不安。他确信,在他把法国干掉以后,英国就会改变主意的,而他现在就要干掉法国了。6月5日,在敦刻尔克陷落后的第二天早晨,他们在松姆河上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随即以压倒的力量从阿布维尔到莱茵河上游这整个400英里宽的横贯法国的战线上采取攻势。法国的命运已经注定了。他们只能用65个师去抵抗包括十个装甲师在内的德军143个师的兵力,因为最优秀的部队和大部分装甲部队
都在比利时消耗掉了。力量薄弱的法国空军也所剩无几。英国能够派出来的只有驻在萨尔的一个步兵师,另外还有一个装甲师的部分人员。英国皇家空军除非把不列颠群岛置于不顾,否则它能为这场战斗提供的飞机极为有限。再说,目前在贝当和魏刚的控制下,法国最高统帅部已经浸透了失败主义情绪。虽然如此,有些法国部队还是极为勇敢和顽强地战斗着,在一些地方甚至暂时阻止了希特勒的装甲部队,并且坚决不向德国空军的不断轰炸屈服。

   
下午3时15分,希特勒乘着他的曼德赛斯牌汽车来了,一起来的还有戈林,勃劳希契,凯特尔,雷德尔,里宾特洛甫和赫斯,这些人都身穿各种各样的制服。不远处是被旗子盖着的代表着22年前盟国获得胜利的一把插在有气无力的鹰(暗指霍亨佐伦王朝的德意志帝国)身上的大剑。希特勒朝那里瞥了一眼,便大步向前走去,他走到中间圆形空地后,空地中央升起了最高统帅旗。他看着那块停战协定记录的花岗岩石碑,慢慢地读着,读完后,他竭力表现出蔑视。然后,他信步走进了停战谈判的车厢,5分钟后,法国代表团来了,为首的是第二军团司令查理·亨茨格将军,其余还有3个人。

  
这时德军中程炮弹已到达射程以内,白天不得不停止撤退工作。当时德国空军在天黑之后并不进行活动,6月2日、3日夜间,余下的英国远征军和6万名法军成功地撤出来了。一直到6月4日早晨,敦刻尔克仍在4万名法军的固守之中。到那一天为止,共有338226名英法士兵逃出了德军的虎口。

   
 尽管亨茨格将军并不想这样,他据理力争,一直在拖延,但在这个时候德国的威胁下,终于还是在第二天答应了协定。2天以后,法国—意大利停战协定在罗马签字。自此以后,这个曾经欧洲大陆上的强国,在此后的几年时间,一直被德国所奴役着,直到被解放的那一天。

  
“法国民族委员会,将统辖现在英国领土上的所有的法国公民,并将负责指导现在大不列颠或在将来可能到大不列颠的所有法国军政人员。法国委员会将同这些人接触,以便号召他们参加建立这个委员会。”最后,戴高乐将军大声疾呼:”战争没有失败,国家没有灭亡,希望没有破灭。法国万岁!”

     
墨索里尼则像是闻到雄狮尸体味道的秃鹫一样,马上就扑了上来。在西线战争进行的时候,德国最高统帅部为此忙得不可开交,哈尔德在日记中写道大部分将领对意大利的动态毫不关心,只有希特勒隔三差五地不断写信给墨索里尼报告西线战争的最新进展,希特勒为了某种原因很重视墨索里尼和意大利。到了盟军一败涂地,开始在敦刻尔克撤退的时候,也就是5月30日,墨索里尼知道大局已定,他回复希特勒说意大利将在短期内参战。双方一再讨论之下,意大利终于在6月11日“参战”了。然而直到6月18日,意大利的32个师仍在阿尔卑斯山前线和南方海岸一带,甚至没有突破残余的法国的6个师的第一道防线。就连齐亚诺都在6月21日的日记中写道:“墨索里尼已经十分丢脸,因为我们的部队还没有前进一步。甚至直到今天他们也没有能够向前推进,还停在进行抵抗的法国帝一道防御工事的阵地前。”

  
5月26日夜间,希特勒取消了停止前进的命令,并同意这样的意见:由于包克的部队在比利时进展迟缓和海岸附近运输活动频繁,装甲部队可以继续向敦刻尔克前进。但这时已经太迟了,被围的英法盟军已经得到加强自己的防务的时间,一边抵御,一边开始偷偷地逃到海里去了。

   
在面对包括10个装甲师的143个师面前,法国那大部分都是二流部队的65个师就好像纸糊的一样,兵败如山倒已是不可挽回的结局。6月10日,法国政府匆匆离开巴黎。14日,这个伟大的都市被冯·库希勒的第十八军团占领了。16日,法国总理雷诺宣布辞职,贝当接任总理,法国政府逃到了波尔多。贝当在任职的第二天通过西班牙大使向德国要求停战。然而,希特勒则以一种趾高气扬的语气回答贝当说,他还要再同墨索里尼再商量商量。

  
希特勒和法国的停战谈判,是在贡比涅森林中的一块小小的空地上举行的。这个地方就是1918年11月11日德意志帝国向法国及其盟国投降的地方。希特勒将在这儿报仇雪耻,因为这个地方本身会增加他报仇雪耻的甜美滋味。1918年,法国福煦元帅就是在这里博物馆保存的一节旧卧车上同德国签订的停战条约。如今,工兵遵照希特勒的命令,用风镐把墙壁推倒,把车子推到空地中间的轨道上。这就是1918年11月11日上午5时德国使节遵照福煦的命令在停战协定上签字时,车子停放的确实地点。

     
正因如此,在6月18日墨索里尼和齐亚诺和希特勒等人在慕尼黑元首府商量对法停战也就是如何瓜分法国的时候,意大利已经完全失去了主动性,全由德国来摆布。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德国在这场战争中的胜利完全决定了德国想怎么做,意大利不过是无足轻重罢了。

  
1940年5月20日,古德里安的坦克部队突然突破盟军防线,进抵海边的阿布维尔以后,丘吉尔见势不妙,全军面临着覆灭的危险;他随即命令海军调集船只,积极为英国远征军和其他盟国军队可能撤出海峡上的各港口做准备。非战斗人员要求立即开始渡过海峡前往英国。

   
 贝当提出停战协定的建议后,1940年6月份,希特勒进入了巴黎,开始筹划停战协定的签订,6月19日,希特勒把地点选在了贡比臬森林。两天后,在这片不大不小的森林上,在22年前德国向法国及其盟国投降的地方,阳光洒下来,照射在榆树,橡树和其它树种上。

  
过去和现在对于海洋都缺乏了解的希特勒和他的将领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熟悉海洋的英国人,竟能够从一个设备已荡然无存的小小港口和暴露在他们鼻尖下面的沙滩上撤退了30多万人。

   
 对于希特勒来说,这个时候英国的态度再也无关紧要了,法国已经是囊中之物。在敦刻尔克大撤退结束后的第二天早上,德军在松姆河上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从阿布维尔到莱茵河上游这400英里宽的战线上,德国陆军开始进攻了。

  
停战条约中最难处理的是法国海军问题。在法国将要崩溃的时候,丘吉尔曾经表示,法国如果把海军开到英国来,过去不单独媾和的诺言就可取消。希特勒决心不让这件事情实现。他在6月18日对墨索里尼说,他充分认识到,这将大大加强英国的力量。由于此事关系重大,他不得不对这个被打败了的敌人作一些让步,或者至少给一点保证。停战协定规定,法国舰队必须复员、解除武装,并把舰只停泊在本国港口废置不用。德国”无意使用在德国监督下的港口所停泊的法国舰队来为自己作战”。

   
 在这次停战协定会谈的秘密备忘录中清楚表明:希特勒认定,最重要的问题是不让法国舰队落到英国的手里。他还担心法国政府逃到北非或者伦敦去继续战斗。由于这个理由,停战条件—最后的和平条件,也许又当别论—一定得温和一点,要能保持“一个在法国本土行使职权的政府”,并且使“法国舰队中立化”。他断然拒绝了墨索里尼关于由意大利占领包括土伦(法国在地中海的一个重要海军基地以及马赛等地区的要求。这些事情使得墨索里尼不快,但墨索里尼也没办法反驳,这场会谈不久后就结束了,唯一庆幸的消息是希特勒不会立即签订同法国的停战协定。

  
当时临时主持会议的最高统帅部的第二号人物约德尔将军,没有料到一个被打得走投无路的人,竟会说出这样倔强的话。他回答说,他虽然表示”理解”亨茨格所说的关于意大利人的话,但他无权改变”元首”提出的条款。他说,他所能够做的,只是”提供一些说明和对不清楚的地方作些解释”而已。法国人要么原封不动地接受停战条款,要么就全部不接受。

  
当他们在慕尼黑元首府与希特勒进行会谈的时候,希特勒的”最后决定”使意大利人感到特别惊讶。这个独裁者认定,最重要的问题是不让法国舰队落到英国的手里。他还担心法国政府逃到北非或伦敦去继续战斗。由于这个理由,停战条件一定要温和一点,要能保持”一个在法国本土行使职权的政府”,并且使”法国舰队中立化”。他断然拒绝了墨索里尼关于由意大利占领包括土伦和马赛在内的罗尼河流域并使科西嘉、突尼斯和吉布提解除武装的要求。

  
另一方面,在统治阶级的上层却是贪污腐化,荒淫堕落。尽管德国大军已经压境,巴黎还是歌舞升平,达官要人还是优游终日。无线电台广播的是巴黎名餐馆的菜谱、淫猥的歌声。庞纳和赖伐尔之流关心的只是自己股票的涨落。军火生产无人问津,战争动员无声无息。军政首脑之间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因此,防线一被突破,就兵败如山倒,不可收拾。

  盟军在加莱地区被希特勒军队团团围住之后,在处境险恶、异常绝望的情况下,英国为远征军和其他盟国军队在海上突围创造了奇迹。这就是震惊全世界的敦刻尔克大撤退。

  
但是,法国还是有希望的。在贝当政府投降的第二天,6月23日晚上,戴高乐将军在伦敦发表广播声明。他说,由于波尔多政府投降所造成的局势,法国的政治机构已不能自由地行使职能,法国人民无法表达他们的真正意愿,因此在英国政府的同意下,他宣布在伦敦成立法国民族委员会。

  
一直到5月30日早晨,参谋总长哈尔德还在日记中满有信心地写道:”我们所包围的敌人正在继续崩溃。”他承认,有的英国人”打得很猛。”其他的人则”逃至海滨,想用不管是什么漂浮在海上的东西渡过英吉利海峡。”下午,在与陆军总司令勃劳希契会商以后,参谋总长终于发觉这许多运载英军逃跑的小得可怜的船只的意义。勃劳希契面对这一情景十分懊丧,他们认为,要是德国的装甲部队没有被希特勒阻止的话,早已在海岸边把袋形阵地的口封上了。恶劣的天气使纳粹的空军无法出动。现在他们只有站在一旁,眼看着成千上万的敌人在他们的鼻尖底下逃到英国去。

  
然后,希特勒及其随行人员走进停战谈判的车厢,他坐在1918年福煦坐过的那把椅子上。五分钟以后,法国代表团来了。这个代表团以色当的第二军团司令查理·亨茨格将军为首,成员有一个海军将领、
一个空军将领和一个文职官员利昂·诺尔。利┌骸づ氮尔曾任驻波兰大使
,他现在正亲身经历着德军造成的第二次崩溃。他们看起来都精神颓丧,但还保持着一种悲惨的尊严。他们事先并不知道会把他们带到法国人引为骄傲的这个圣地来受这种屈辱。他们的这种震惊,无疑正是希特勒所期望的。

  
最后,希特勒给法国政府一块未占领区,它在法国的南部和东南部,表面上可以自由处理。这是一种狡猾的手段。这不仅可以从地理上和行政上分裂法国,还可以使法国流亡政府难以成立,并且可以打消在波尔多的政治家们想把政府迁往北非的任何计划;但破坏这个计划的不仅是德国人,而更主要的是法国投降主义者:贝当、魏刚和赖伐尔之流。还有,希特勒明白,目前在波尔多控制法国政府的这批人是法兰西民主的敌人,可以期望这些人与他合作,帮助他在欧洲建立纳粹新秩序。

  
签订和约的那些谈判,永远也不会举行。但是不久,随着对法国统治的日渐残酷,随着对卑躬屈膝的贝当政府的压力日益增加,法国现在已注定成为德国的属国了。法兰西民族的败类贝当、魏刚和赖伐尔之流,显然已沦为希特勒的傀儡和走狗。

  
悲惨呀,悲惨!这个曾经拥有300万大军、号称欧洲头等陆军的大国,这个在上次战争中曾有
四年之久坚持不败的法兰西,在这次战争爆发六周以后就投降了。这是法国统治集团长期推行绥靖政策的直接结果。在希特勒疯狂扩军备战、侵略气焰日益嚣张、严重威胁欧洲安全时,法国政府一致伙同英国张伯伦政府,执行一条损人利己的对外政策,企图靠牺牲别的国家来满足侵略者的欲望,换取自身的安全。它同英国一起出卖了捷克斯洛伐克。当希特勒的侵略矛头转向波兰以后,它又打算出卖自己的盟国波兰。1939年8月底,即德国进攻波兰的前几天,法国外长乔治·庞纳跟法国两个陆军将军谈话时公然宣称:”现在我们已经临近战争了,……如果你们告诉我,说我在出卖了捷克之后,又出卖波兰。但是,我不管这些,我宁肯牺牲一切,也不愿法国毁灭。”可是这种虎口投羊的办法并没有能够改变德国法西斯侵略本性的一丝一毫,相反却更加助长了希特勒的贪欲。

  
1918年11月11日,德意志帝国在此屈膝投降–被它所企图奴役的自由人民所击败。

  
5月26日晚上7时差3分,在希特勒取消停止前进的命令以后不久,英国海军部发出通知,开始执行”发电机计划”,这是敦刻尔克撤退计划的代号。那天晚上,德国装甲部队恢复了从西面和南面对这个海港的进攻,但现在装甲部队发现进攻很困难。戈特将军已经有时间部署了三个步兵师,在重炮的配合下,抵抗德军的进攻。就在这个时候,撤退工作开始了。由860多艘各种类型、各种动力的大小船只编成的舰队,从巡洋舰、驱逐舰到小帆船(其中许多都是由英国滨海城市的人民志愿驾驶的)集中在敦刻尔克。第一天,5月27日,他们撤走了7669人,第二天17804人,第三天47310人,5月30日53823人,头四天总共撤退了126606人。这大大超过了海军部原来希望撤出的人数。当撤退开始的时候,海军部以为只能有两天的时间,原指望能撤退45000人。

  
但这是众寡悬殊的战斗。希特勒在消灭了英法的主力之后,德军像潮水一般地涌向法国。6月10日,法国政府匆忙地撤离巴黎。6月14日,这个未设防的伟大城市,法兰西的光荣,被冯·库希勒将军的第十八军团占领了。巴黎铁塔上立即高悬起巫制臁6月16日,雷诺总理辞职,他的政府已经逃到波尔多,贝当接任总理。贝当在任职的第二天,就通过西班牙大使向德国要求停战。希特勒于同一天答复说,他首先要和他的盟友墨索里尼商量。墨索里尼这个趾高气扬的斗士,在弄清楚法国军队已经受到绝望的打击以后,就像鹰犬一样,在6月10日投入战争,企图分得战利品。

  
到5月24日,北面的比利时前线已接近崩溃;在南方,从阿布维尔沿海岸向北猛扑的德国装甲
部队,在攻克布伦、包围加莱以后,已经到达距离敦刻尔克只有20英里的阿运河。比利时军队、英国远征军九个师和法国第一军团的十个师都被夹在中间了。这里虽然运河、沟渠和泛滥地区纵横交错,地形不利于坦克的行动,但古德里安和来因哈特的装甲军,已经在格腊夫林和圣奥麦尔之间的运河上建立了五座桥头堡,准备给盟军以毁灭性的打击,使他们受到从东北方推进过来的德国第六军团和第十八军团的夹攻,从而完全消灭他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