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梁祝情剑传奇(第二篇章 雄鹰妖魂 15)

摘要:
寒露刚过,东北的秋意便很浓了。寒潮滚滚,弥天漫地,万物都蒙上了一层萧瑟可怖的面纱。这征候叫人畏怯,令人忧伤。这天上午刚从小吃部出来,就觉得一股冷飕飕的风钻进衣领里,直刺肌肤了。一个人踽踽孤独地走在大

文/明月沧海

寒露刚过,东北的秋意便很浓了。寒潮滚滚,弥天漫地,万物都蒙上了一层萧瑟可怖的面纱。这征候叫人畏怯,令人忧伤。


这天上午刚从小吃部出来,就觉得一股冷飕飕的风钻进衣领里,直刺肌肤了。一个人踽踽孤独地走在大街上,仿佛丢了魂似的无所依托,简直和一个流浪街头的乞丐别无二致了。往日的万丈豪情仿佛从万丈悬崖上跌落深谷,再也爬不起来了。此刻,只觉得脑海里一片空白,曾经的许多人和事一时间都变成了记忆的碎片,怎么也连缀不起来了。索性什么也不去想,只顾默默地埋头走路。走着走着,一阵噼里啪啦的爆竹声突然在耳畔炸响。抬头看去,是一家店铺开业了。没有多少人围观,只有打扮妖艳的女司仪站在台子上手舞足蹈地说着,唱着。那声嘶力竭的说唱声,听起来竟是那样刺耳,甚而有些牙碜。店面不大,门楹上悬挂着一块黄色的牌匾。牌匾上支腿拉胯地写着几个醒目的草字:东北亚商贸中心。“东北亚”?”中心“?我不禁笑出声来。这笑声有些阴冷干涩,似乎不是从自己的嘴里发出的,也不像是从鼻腔里发出的,倒仿佛是从很远的哪个角落传过来的。巴掌大的小店竟冠以天大的名号。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半斤八两了。

关键词:玄幻苦情惊悚悬疑

图片 1

图片源自网络

内容提要:

故事以青思颜这个死去千年又突然回还人世的女子奇迹般地找到了自己千年前的爱人秋风起为引,讲述幻界女王露芳菲(千年之前是阳世的英台女)与风飘零(千年前的梁山轩)历经两界磨难,经过重重迷案、层层杀戮、阴阳相隔终于走到一起的故事。

一对蝴蝶再度翩飞,是爱是恋、是仇是怨、交织几个千年……

全目录

上一章

雄鹰妖魂:本篇章重点描述雪枫落突破重重疑团,进入幽冥与各类妖魂决斗的故事。此所谓第二篇章
雄鹰妖魂。

15  滴血芬芳

月,冷冷的月,冷冷的月仿佛被遗弃的人忧伤冰凉的眼睛,那眼睛里的光华恰似清冷的水,洒在天地间,也洒在人的心里,在这样的清冷里,一阵风吹过,没有夏日的一点热度,反而冷的让人发抖,那剧烈的抖动,似乎预示着将会发生什么恐怖而血腥的事……

雪枫落望着万雪儿房间内闪耀的烛光对英堂说,今夜,那个凶手一定会来,她绝对会来杀万雪儿……

英堂点头,微笑着说,她经不起大人的引诱,她一旦得知万雪儿身患重病,就一定会来,这样她就能轻而易举地杀死万雪儿……不杀死万雪儿她是不会罢休的……

是啊,雪枫落说,我在江南各州县贴下公告,说万雪儿突患重病,以公告寻求天下名医,目的就是引那叫做青思颜的凶手前来,让那误认为万雪儿重病,她在万雪儿重病时下手,就能轻而易举地把万雪儿杀死,从而让她不知不觉进入我们的圈套……

英堂望着那烛光闪耀的房间内万雪儿映在窗上的娉婷身影,说,这个万雪儿实在奇怪,她明明有非凡异能,以至青思颜在凉州道上拿她无可奈何,虽然最后突然袭击得手,却最终没有把她杀死,却不知她其今日为何面对要杀死自己的凶手,竟然这般不配合我们,不与我们一起把青思颜擒住?

听了英堂之言,雪枫落脸上露出了一线微笑,说,英堂的质疑很好,我也感到纳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这里面一定隐藏着什么机密?我有一个预感,这万雪儿或许与青思颜之间有着什么说不淸的牵连?或许这两人之间有着一种秘密的关系?

什么?英堂脸上露出了惊疑的表情,他望着雪枫落问,大人说她们之间有着秘密的关系?

这只是我的一种隐隐约约的感觉,雪枫落抬起头来望着天空中那清冷的月亮说,这是不能确定的,不过前天我故意试探万雪儿,从她情急中所展现的异功来看,那阴冷之气仿佛来自地域……

哦,英堂似乎明白了雪枫落的话,可是她的师父是阴山派掌门黄木秋啊,她的功夫怎能来自地域呢?英堂带着惊疑的口气望着雪枫落问……

雪枫落笑了一下,那笑容里仿佛能让人看到光明,那光明直穿透了夜色里的黑暗,他没有回答英堂的提问,反而问英堂道,一切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英堂回答,依照大人的吩咐,张横带领侍卫们守在四周的房顶上,万向天以及众将埋伏在房间周围,还有三千带甲精兵,随时可以向青思颜发动攻击……

雪枫落点头,脸上的表情极为镇静,说道,好,这一次围捕大家要全力以赴,确保成功,那怕血染黄尘、横尸此处,也要奋勇而为,当勇者,我将奏本圣上,生者升官加俸、牺牲者为其歌功颂德、并封妻荫子,使其门厅生辉、九族荣光……说到这里,雪枫落停顿下来,望着英堂问道,你已经把我的这番话转告给侍卫甲兵们了吧?

我早已把大人的话传于他们了,英堂说,他们非常振奋,个个不惧死而欲擒凶,定能全力以赴……

听了英堂之言,雪枫落说道,那好,我们就等待那妖魂到来吧!

说完,雪枫落亮如火炬的目光再度望向那灯光闪亮的房间,在那一瞬间,他忽然发现那灯光摇曳起来,仿佛即将枯灭时的垂死挣扎,更似人被掐住了脖颈一般,只剩下一线光焰还在那里无力地支撑。

雪枫落不仅惊呼道,“不好!”话音落处,他的身影已疾电一般向万雪儿的房间冲去,同时,那隐蔽在房间周围的万向天以及其手下众将也发一声喊,向房间内杀入……

而英堂则迅捷地发出警报,众侍卫以及三千甲兵顿时从各个方向涌来……

雪枫落一掌劈碎了窗户,腰间短剑抽出,那剑射着灿烂的光华,仿佛一注泉水往四处喷涌,他手持那剑从窗子里一跃而入,举目看时,顿然被眼前的景象惊得睁大了眼睛……

他看到了那黑衣长发的女子,那曾经在梦中见过的女子,她脸上全是森森白骨,没有一点血肉,额头上印着一朵玫瑰,血艳艳的玫瑰,她的纤纤十指尖利,仿佛刀一般游弋着冰冷的光,那光在即将枯灭的灯光下闪耀,是那样的刺目,恰似跳跃着要戳破人的皮肤、戳进人的心,让人的骨头都感到异样的寒冷,全身不由自主的战栗……

她尖利的手掌已经掐住了万雪儿洁白晶莹的脖子,滴滴血珠正仿佛绝望的泪水从万雪儿脖颈上洒下,更如冰冷的寒露,让人一下沉入凄怆悲凉里……

青思颜只要再略微一用力,万雪儿就会死于非命,但就在这时,雪枫落忽然发出一声暴喝,短剑横飞,房间里顿然弥漫了波涛狂风一般的剑气,剑气如同层层云烟把青思颜缠裹……

青思颜见雪枫落忽然从窗外飞进,心中已自惊疑,再见他短剑起处,剑气竟若波涛一般向自己狂冲而来,更听见外面杀声四起,顿然明白自己这次是钻进了别人早已设好的圈套,于是迅速放开几乎是在等待她摘去头颅的万雪儿,双手突然变成了蒲扇般大小,狂舞之下瞬息把雪枫落那密密的凌厉剑气一荡而尽,同时,身子如同一片黑云扑向了雪枫落,那尖利的十指闪烁着幽幽冷芒,仿佛暗夜里狂奔的磷火,带着流光,蓦然向雪枫落的前胸探去……

雪枫落一声长啸,短剑之上那泉水一般喷射的光华突长,恰似咆哮的闪电突然撕开乌黑的天幕,光明瞬间夺取了一切,光线四射奔腾,一掠而要夷平所有……

在短剑光华的强烈袭击下,房间墙壁上的油漆片片剥落,那光穿透之处,无不消融崩灭,整个房间瞬间像一滩泥一样瘫倒在地……

青思颜却已飞起在半空里,她为雪枫落手中短剑所发出的奇光而惊讶,在她的记忆中,似乎只在那杀死玉胡的小岛上见过能发出如此威力的剑……她没有想到雪枫落,也拥有这样的剑,也拥有这般奇异的能力……

她的身子腾起在半空,突然间身形旋转,风暴就在她身形的旋转中蓦然飙起,那卷起的风仿佛长龙一样上下疾转翻腾,在夜色里吞吐寒气,仿佛半空中高速旋转的涡流,发出恐怖的怪叫……

再看那狂风飞起,竟仿佛长刀,一下把人劈为两段,一瞬间已经劈翻了数十人……

雪枫落见青思颜展示出非凡异能,身形带起的旋风直扑向更多的人,致使节度使府内霎时飞起漫天的沙尘……

在铺天盖地的沙尘中,月与星子都开始急急地逃遁……

雪枫落命三千甲兵迅速后退到百米之外,然后拉硬弓举钢箭向半空中的青思颜激射,那疾飞若流星的箭仿佛密集的云团,在夜色里闪烁着冰冷白色的光辉,发出巨大的尖啸声,向那翻卷奔腾的狂风冲去……同时,雪枫落也一飞冲起,手持那剑,恰似惊天鲲鹏直扑向那在半空中作祟的妖魂……

箭啸声若同大海波涛,但没有想到的是,那风一卷之下竟然把那密密的箭云一下击落,箭落若雨,又再被那狂风卷起,反而直向那三千甲兵射去……

众甲兵看那回击之箭力道惊人,只好挥剑奋力阻击,不觉间却陷入了一片慌乱里……并且不断有人伤亡倒地……

雪枫落看着这番情景,心中暗自思索,如不把青思颜从空中逼向地面,侍卫与甲兵们定然不能发挥出应有作用,恐怕只是等死而已。想至此处,他的身形再度飞升,瞬间飞腾到了青思颜的上方,就在那一瞬剑,他手中之剑爆发夺目光华,那光华如雨瓢泼而下,推开层层夜气,一下穿进了狂风,化作了一个巨大的光团,光团恰似爆炸一般,突然爆开无数绚烂的七彩光球,把夜色照的如同白昼,直向青思颜迫去……

青思颜忽然听到头顶之上巨大的爆炸声起,眼前一片光华霹雳,光云光球已经把她从高空一下轰击到地面之上,同时,她感觉到有些光球已经突破了自己的阴世护体母盾,穿越了自己的身子,一种奔腾的能量顿然在自己的身体里炸开,要把自己的身体灼化,元魂消融,恰似那日在小岛上被那妖狐短剑光华罩住的体验极其相似,只是还没有那般可怖而已……

青思颜站立在地面之上,猛然大叫一声,顿时把那穿入体内的光球能量驱出,正欲再度飞起,痛下杀手把雪枫落置于死地,却哪里知道,近百侍卫突然发动袭击,短刀长剑,犹如狂雷,四面八方把她重重包围,那百米以外的甲兵也猛然奔进,潮水一般向她压来,很有要把她剁成碎片之势……

青思颜忽然发出一阵尖利的冷笑,那笑声仿佛深夜里鹰枭的尖叫,让人不由感觉到彻骨的寒冷……

在那冷的几乎令人窒息的笑声里,青思颜身形翻飞,她那双手突然变幻成千百只手,一挥之下,千百个人的头颅突然疾飞向空中,血如同雨一样从脖颈里激射而出,洒在地上仿佛河水一样四处漫溢,更如同血红的游鱼满地逃遁,而那些无头的尸体,就像一根木头“噗”地一声栽在地上,再也没有了任何声响,开始了永久的死寂……

青思颜咯咯而笑,冷冷地说道,一群蝼蚁,让姑奶奶今天杀个痛快……说着,她正欲再度奋力屠戮那些甲兵侍卫,却突然发现,自己的手已经不能抬起,一柄剑,一柄喷射着泉水一般光华的剑已经抵住了自己的喉咙。

图片 2

图片源自网络

的确如雪儿所说,近来我的心态变啦,变得连我自己也感到陌生。自从阿丽离去以后,总觉得心里很不平的,烦躁的情绪一直如影随形地纠缠着,搅扰着我的心。于是总觉得什么都不顺眼,什么也不顺耳了。

”我看你还是放不下小丽,是吗?“刚才在小吃部的饭桌上雪儿这样问我。

“怎么可能呢,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我已心如止水,什么也不再想啦。”

“你何必这样违心地折磨自己呢,你还是主动一些的好吧。”

“我还能怎么主动呢?我实在已经太累啦。你知道么,飞鸟迟迟找不到栖息的树枝时,也会产生疲倦的感觉,奔马久久找不到正路时,也会产生迷途知返的念头啊。”

“你就是嘴硬。看你这些日子白发添了多少,脸也憔悴啦。”雪儿不无关心地说,“你干脆再找小丽谈谈,当面把话说开了。”

“没必要啦,我早已和她说过很多啦,可她一句也听不进去。现在她更听不进去啦。我也已经想开啦,世上很多东西都如此,该属于你的,驱之不去,不该属于你的,求而不得——犟扭的瓜不甜啊。”

“我看这样吧,我也是女人,又和小丽是同龄人,”雪儿很诚恳地说,“要不我去找那蛮丫头好好聊聊吧,看事情能否有个转机。”

“不必啦,她的性格我清楚。你去也是徒劳的。”我不无感激地说,“谢谢你今天请我吃饭,也谢谢你对我的关心。有机会再聊吧。”

雪儿所言是对的。我尽管自知和阿丽不会有什么结果了,但从心理上真的还是有些放不下她。总幻想着有那么一天她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企望着哪一天在哪个街头巷尾和我偶然邂逅。我们毕竟真诚的爱过,而且也都付出了很多很多。曾经的卿卿我我,曾经的点点滴滴,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就像丝丝缕缕的麻线缠绕着我的心。忘不了我因病住院的那段日子她带给我的快乐与安慰。她每天除了打电话询问我的病情,还常常抽空前来看我,为我买一束花儿或是几包我爱吃的食品,还要为我洗涮脏衣服。忘不了我们几个朋友在公园里聚在一起唱歌的情景。记得有一次我站在小凉亭的台阶上拿着麦克唱歌,她和雪儿几个人一边聚精会神地听着,一边情不自禁地为我打着拍子。阿丽是那样地兴奋,嘴角边流露着掩饰不住的喜悦。听到大家赞扬我的歌声时,她的脸上立刻绽放出自豪与欣慰的笑容。我抑制不住当时的激动,拿出碳素笔在一棵水泥柱子上写下了“阿丽,我爱你!”更忘不了我们俩去郊外湿地游玩的情景。时值春夏之交,正是草长莺飞的季节。天空澄碧,阳光明媚,草是那么绿,花是那么红,微风吹拂着我们的衣衫,抚弄着她的长发。我们手挽手地漫步在如茵的草地上。她那轻快的脚步一弹一跳的雀跃着,体态是那样的轻盈优美。随着她哼唱着的歌曲,我的心仿佛长了翅膀似的飞翔起来,是那样的轻松自由。当她侧过脸来见我有些呆滞时便问道:“想啥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