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第十届作家榜昨发布 江南将上届“黑马”张嘉佳拉下马

摘要:
随着20晚“第九届中国作家榜文化盛典”落下帷幕,有关2014年中国作家榜的关注终于告一段落。从2006年开始,该“作家榜”已经连续公布数年,每次伴随而来的是此起彼伏的质疑、争论与评说。除了“娱乐文学”、“以财富

图片 1

图片 2

昨日,第十届作家榜主榜发布,作家江南以3200万元版税将上届黑马暖男张嘉佳拉下了马,荣登榜首;雷欧幻像和郑渊洁分别以2000万元、1900万元年度版税收入位列二三名。而曾经的一批风云人物名次则逐年下滑,郭敬明首次跌出十强,位列第20名,而韩寒的位置已经跌到第55名。但是,几位资深高龄的实力派作家依然不容小觑。104岁的杨绛、91岁的金庸都是再度上榜。因作品《三体》获雨果奖的刘慈欣,则挤进了作家榜第11位。

随着20晚“第九届中国作家榜文化盛典”落下帷幕,有关2014年中国作家榜的关注终于告一段落。从2006年开始,该“作家榜”已经连续公布数年,每次伴随而来的是此起彼伏的质疑、争论与评说。除了“娱乐文学”、“以财富论英雄”等批评外,更值得关注的或许是这份榜单背后大的社会文化环境。学者胡野秋在谈到这个问题时便表示,“作家榜”是整个时代娱乐化的产物,“是一个‘小时代’、‘轻时代’产生的新的娱乐事件。”

对话榜首

榜单分析:莫言排名跌至第十三 纯文学“式微”?

凭3200万版税收入夺冠

在最终公布的第九届中国作家榜上,张嘉佳以1950万的版税收入夺得第一,前三名其余两席被“童话大王”郑渊洁及儿童文学作家杨红樱占据;榜单上的网络文学作家仍不在少数,其中排名最高的江南位列第五。与之对照,纯文学作家上榜人数则日趋减少,排名最高的是杨绛,位列第十二,莫言则跌至第十三名,其650万元的版税收入只有首富张嘉佳的三分之一。

江南:靠眼界也靠勤奋

不过,众多纯文学作家不能从写作中得到太多的经济收益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很多作家甚至要靠其他职业养活自己。据悉,一个作家创作一部一万字短篇小说收入大致在1000元至5000元,而一名作家要在各大刊物上发表作品大多需要经过3至6个月的漫长等待,还有可能出现作品不被采用的结果。

神秘的幻想世界总是对我们有着难以自拔的吸引力,因幻想小说走红,让不少青少年脑洞大开的作家江南,继2013年问鼎第八届作家榜主榜榜首之后,再次以3200万元的年度版税收入荣登第十届作家榜榜首。昨天,在接受扬子晚报记者采访时,总结自己的成功秘籍,江南表示,一个是眼界,一个是勤奋。纸书是慢媒体,在快媒体时代生存下去,需要厚度。对我来说,相信作品未来的空间。因此,他做到了每部作品七年磨一剑。

这个结果在某种程度上令人有些感叹,甚至有些读者怀疑,这是否意味着纯文学在当今社会的“式微”?评论家白烨的回答是否定的。他指出,这份榜单与纯文学关系不大,使用的也不是文学标准,原因就在于该榜单数据多是根据市场版税调查而出,那么,就此得出的作者排名应该是市场标准,在很大程度上更像“畅销书作家排行榜”。

江南早期凭借回忆北大生活的小说《此间的少年》踏入文坛,用武侠人物的视角记录着自己的青春;之后他创作的以中国历史和神话为原型的架空小说《九州缥缈录》,再版两次,单行本销量超过200万册。此后的《龙族》系列作品,创下单本销售240万册的纪录。而他历时七年精雕细琢推出《天之炽》,也深受粉丝追捧。

各方议论:具有一定价值 评价作家应结合具体作品来谈

谈排行

与往年一样,2014年的“中国作家榜”从第一个子榜单公布开始便伴随着诸多质疑,“将文学娱乐化”、“过份渲染财富”成为质疑中的焦点,这些话题的发酵也引发普通读者、学者乃至作家纷纷发表看法。白烨便指出,纯文学或严肃文学本来就属“小众”,就这个榜单来说,与畅销书比销量毫无意义。

谈到作家榜对文学作品的推广作用,江南认为,排行榜不能完全以销量定乾坤,畅销体系与评论体系相结合,才更有说服力,让叫好的书也能叫卖。他呼吁要健全图书畅销书体系。

不过,白烨也没有全盘否定“作家榜”的价值。在他看来,至少这份榜单告诉大家哪些书畅销、读者的阅读趣味变化等等。如果要从文学角度衡量一个作家,应该看此人被关注的程度,作品被借阅次数等。

谈作品改编

作家阿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谈到过这个榜单,并以“无聊”概括此事。阿来认为,作家的收入不是不能见天,但并没有千万级亿万级的,“我们不谈一个作家在文化、思想上的贡献,而是去谈他挣了多少钱,是本末倒置。”

对于近年大火的IP一词,江南也有自己的冷思考:IP不是永恒的金库。IP是一个资本化很重的概念,一部作品的成功可能是来自于IP,但是没有团队、没有后期,怎么做出来?我们从内容创作到演员,到导演,都要参与,这样才会有更高的成功率。

胡野秋对阿来的观点抱有类似的态度。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一些作家其实把这个榜单当成游戏,“哪怕上榜作家,对这个排列可能也不是十分认同。如果真的有一天,作家能靠自己的劳动发家致富也不是坏事,但问题在于,目前舆论对榜单的关注多放在奖金、财富之上,这有点‘走偏’,真正的作家榜要结合作品来谈,看这个作家究竟能给社会创造多大的价值。”

谈跨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