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逸轩文录之武侠《血剑情仇》节选

摘要:
绵绵细雨在不停的下着,拍打着屋上的瓦片和地上的青石,路上的行人或拿着伞或抱着头全部都是匆匆忙忙的样子。远处晃晃悠悠的走来一个模糊的黑影,近了可以看出是名男子。男子的样子甚是拖沓,叫人不敢恭维。头发很乱

岱宗如何

泰山派剑法中最高深的绝艺,要旨在于左手的算数,精密分析各种要素后,挺剑击出,无不中的,但泰山派已无人练就。

绵绵细雨在不停的下着,拍打着屋上的瓦片和地上的青石,路上的行人或拿着伞或抱着头全部都是匆匆忙忙的样子。远处晃晃悠悠的走来一个模糊的黑影,近了可以看出是名男子。男子的样子甚是拖沓,叫人不敢恭维。头发很乱,犹似农家的鸡窝一般;身上穿着灰色的蝠装也是破坏不堪;脚上穿的普通布鞋沾满泥水,露出了左脚的拇指。右手拎着一个小酒坛,不断的往嘴里灌着劣质麦酒。每次仰头喝酒时,细雨都会打在他的脸上,一双眼睛睁开着,任凭雨水进入。这双眼睛没有因喝酒而溃散,又没有农家人的昏黄。它明亮,平静,颇有泰山崩于前而不惊之神色。

书中描述

玉音子心中一凛:“岳不群居然叫女儿用泰山剑法跟我过招。”一瞥眼间,只见岳灵珊右手长剑斜指而下,左手五指正在屈指而数,从一数到五,握而成拳,又将拇指伸出,次而食指,终至五指全展,跟着又屈拇指而屈食指,再屈中指,登时大吃一惊:“这女娃娃怎地懂得这一招‘岱宗如何’?”

玉音子在三十余年前,曾听师父说过这一招“岱宗如何”的要旨,这一招可算得是泰山派剑法中最高深的绝艺,要旨不在右手剑招,而在左手的算数。左手不住屈指计算,算的是敌人所处方位、武功门派、身形长短、兵刃大小,以及日光所照高低等等,计算极为繁复,一经算准,挺剑击出,无不中的。当时玉音子心想,要在顷刻之间,将这种种数目尽皆算得清清楚楚,自知无此本领,其时并未深研,听过便罢。他师父对此术其实也未精通,只说:“这招‘岱宗如何’使起来太过艰难,似乎不切实用,实则威力无涛。

他双目所注,不离岳灵珊左手五根手指的不住伸屈。昔年师父有言:“这一招‘岱宗如何’,可说是我泰山剑法之宗,击无不中,杀人不用第二招。

玉音子突然大叫:“你……你……这不是‘岱宗如何’!”他于中剑受伤之后,这才省悟,岳灵珊只不过摆个“岱宗如何”的架子,其实并非真的会算,否则的话,她一招即已取胜,又何必再使“五大夫剑”、“来鹤清泉”、“石关回马”、“决活三”等等招术?更气人的是,她竟将泰山派的剑招在关键处忽加改动,自己和师哥二人仓卒之际,不及多想,自然而然以数十年来练熟了的剑招拆解,而她出剑方位陡变,以致师兄弟俩双双中计落败。倘若她使的是别派剑法,不论招式如何精妙,凭着自己剑术上的修为,决不能输了给这娇怯怯的少妇。但她使的确是泰山派剑法,却又不是假的,心中又是惭愧气恼,又是惊惶诧异,更有三分上了当的不服气。

他说到这里,群雄中便有许多人轰笑起来。岳灵珊以衡山剑法打败莫大先生,以恒山剑法打败令狐冲,对方不免有容让之意,但她以泰山剑法力败玉磬子和玉音子,却是真真实实的功夫。她所使的石壁剑招比玉磐子、玉音于所学为精,又攻了他们一个出其不意,仍不免有取巧之意,然剑法较精,便该得胜,所取巧者,只是假装会使“岱宗如何”这一招而已,这事除了泰山派中少数高手之外,谁也不知。可是群雄不愿见到旁人通晓各派武功,人同此心,陆柏这么一说,登时便有许多人随声附和,倒不仅以嵩山弟子为然。

“喀嚓~轰隆隆~”闪电雷声交筹相至,街道上空无一人。或许有那么一个人,晃晃悠悠的走到城墙,出城门,望城门之上,三个大字“广龙城”。

“再见了,我会回来的。”平静的声音,平静的表情,平静的人……

东岳泰山,乃是五岳之首,素有“天下第一美山”之名。主峰海拔1545米,台阶近七千级,其中近两千级台阶及其险峻,台阶尽头就是有名的“南天门”。在江湖有“泰山天下雄,雄者泰山巅”之说。

泰山气势磅礴,雄伟壮丽。古刹密林幽静祥和。

这天泰山山脚,一个身穿破衣的男子从远处慢慢走来,扬起脑袋看着云中根本看不见的山巅,张嘴吐出一口浊气,说:“终于到了。”抬腿向山顶走去。

三年后,冬季。

泰山绝顶的白色如仙女衣装,分外圣洁。其间,一身着墨黑色武士服的男子挥舞着重剑。剑法行云流水,剑风呼啸鸣响。

骤然,剑影全消,剑气四溅。凛冽的山风吹得男子衣服飞扬。

“哎!还是差一点。”男子满脸可惜,双目暴起无尽哀伤,啸道:“父亲,儿何时才能报这灭门大仇啊!”

“昭儿,切莫因仇恨蒙蔽双眼。”炸雷之声响彻山际,男子闻声立即转醒。看到面前站着的恩师,“噗”的一声跪了下来,男儿雄泪流下双行:“师父,昭儿无能!终不能练成‘劈风剑法’!不知何时能报庞家灭门大仇啊!”

‘怒斩清风’韩志林微微一笑,伸手搀起庞昭说道:“昭儿啊!我韩家世代守护庞家,今庞家惨遭灭门,我韩家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是祖训难为啊,为师也不能下山帮你寻的真凶。你莫要怪罪为师!这套‘劈风剑法’是为师毕生所极,你可勤加练习,日后定可报庞家大仇。”

“是,师父,昭儿记下了。”

青城今天格外的热闹,在城外随处可见手握兵器的人。

重剑提在手,黑色华服随风飞扬,面带惨白双目流血面具,身旁一头血红色独眼变异雪狼。众武林人士见其打扮,纷纷避让。

“站住!报上名来!”

“复仇死神龙广。”冰冷的声音从面具下传出。

“江湖上可有你名!”

“没有。”

“那你来什么?今天青城灵雪阁邀请武林众豪杰,快快滚开!”

“如果我要硬闯呢?”

“快滚!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还要硬闯!”说着,就去推龙广

龙广的脚原地没动,只是很缓慢的抬起左手,扣住了守门者的脖子。看似缓慢,实则快若闪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