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短篇小说:妖娆爱 总裁很危险

摘要:
冷靖寒,你放开我,你到底想怎样?在{舞月}酒吧的VIP包厢里,冷靖寒将慕容雯伊紧紧的按在墙上低声说:雯伊,说,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跟我隐瞒你的真实身份?为什么啊!安雯伊?慕容雯伊撇过脸去静静地说道:对

图片 1

“冷靖寒,你放开我,你到底想怎样?”在{舞月}酒吧的VIP包厢里,冷靖寒将慕容雯伊紧紧的按在墙上低声说:“雯伊,说,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跟我隐瞒你的真实身份?为什么啊!安雯伊?”

目录:不长不短,刚好刻骨铭心

慕容雯伊撇过脸去静静地说道:“对不起,寒我不是有意要骗你的,我只是要完成我的任务罢了。”

上一章:辰宇救了夏琉璃

冷靖寒脸上蒙上一层寒气阴险一笑:“完成任务?安雯伊,你在跟我开玩笑吧,以你是AST的首领你还需要完成任务?AST在黑道上的实力我冷靖寒不是不知道。”

文/陈康慧

慕容雯伊看着他依然是那样的帅气迷人,这张脸仿佛是上帝特意为他刻的,是啊!他还是他,只不过不再是她的那个他了!“呵”慕容雯伊冷笑一声说道:“冷靖寒,你真的爱我吗?”

“辰宇,到现在你还不知道我对你的心意吗?我比她更爱你。为什么你就不能考虑一下和我在一起呢?”

冷靖寒看着眼前的女人和她在一起那么久了,为什么?觉得自己那么不了解她呢?可冷靖寒清楚他爱这个女人,他缓缓开口道:“你觉得呢?我爱你吗?”手捏起了她的下巴“嗯?”

李子欣坐在医院的长椅上,泪如雨下。

慕容雯伊:“不爱,从头到尾你就没爱过我,你只是为了征服我,证明你的魅力……罢了!”

辰宇无奈的看着她,低声说道:“子欣,你知道的,这世界上有了那个人以后,其他人就都变成了将就,而我,不想将就。”

冷靖寒没料到她会这么说,这个女人可真会挑战他的极限!他的手揽上了她的腰低沉的说:“在你的心里我的爱就这么不堪吗?”

李子欣突然发疯一般从包里拿出了一把刀,放在自己的脖子处,哭着问道:“如果,你还是拒绝我,我现在就死给你看!”

慕容雯伊用力推开他说道:“不是吗!你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占有欲。你。根本。不。爱。我。”

辰宇慌了神,着急的劝道:“子欣,你别这样,你听我说,好吗?先把刀放下!”

冷靖寒一把拉住她把她紧紧抱住她,唇不自觉的吻上了她,他喜欢这份甜蜜。

一边一直沉默的周小川也走了过来,帮忙劝告李子欣,“李子欣,你千万别冲动啊!你要是死了,辰宇还得背这个黑锅呢,难道你想让他坐牢吗?”

许久冷靖寒才放开她,她就像一只受惊吓的小猫猛地逃离他,这一切冷靖寒尽收眼底她真的那么讨厌他?

辰宇嫌弃的憋了周小川一眼,这家伙!怎么劝个人都这么不可理喻?

慕容雯伊对他吼道:“冷靖寒,你混蛋!”

李子欣将手里的刀逼近了自己的脖子,歇斯底里的冲辰宇喊道:“辰宇,你回答我,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你快说!”

冷靖寒用力抓起她的胳膊说道:“安雯伊,哦,不,慕容雯伊你爱过我吗?”

辰宇面露难色的看着李子欣,不知该如何是好。

慕容雯伊看着他那张熟悉的脸,那绝望的眼神:“你问的是哪个我?如果是安雯伊,那我告诉你我爱你,很爱很爱;但是在我慕容雯伊的生命里没有爱,在我的生命里你只是个过客!”

而周小川却突然大声回答道:“你看我怎么样啊?其实我也很帅对不起。不如,我跟你在一起吧,咱们俩都是单身。你觉得怎么样?”

冷靖寒听到她前一个回答他很高兴,可后面一个“过客”粉碎了他的心,他呆滞在那,石化了……

就在三人僵持不下的时候,手术门打开了,大伟摘下了手套对他们说道:“琉璃没事了,你们现在可以进去看看她。”

看到他的表情她的心好痛,可她不想再伤害他了,她只有放弃他:“寒,我想做回我自己,放过我!”语毕慕容雯伊转身走向包厢门,优雅的走了出来,关上了门她哭了……

辰宇周小川都转过身,准备进去。

冷靖寒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紧握双拳,冷笑道:“慕容雯伊,别想那么轻易地从我身边溜走,AST的首领吗?慕容雯伊,我不会放过你的!”

身后的李子欣撕心裂肺的叫了起来:“辰宇,你要是敢走,我就死给你看!”

**********************优雅的风格线****************

大伟一下子冲了过去,对李子欣说道:“子欣,你这是何苦呢?快把刀放下!快啊!”

“辰,我的心好痛,为什么啊?呜呜呜呜……”

辰宇淡淡的说道:“子欣,你知道的,我不可能和你在一起。你还是不要再闹了!我现在要去看琉璃了!”

听到电话那边的哭声,欧阳亦辰吓到了,雯伊从来都不哭的呀!就算他爸爸去世了也从未见过这个女强人掉过一滴眼泪,今天是咋么了哭成这样?“雯伊,雯伊,你咋么了?你在哪?我去接你。”

说完,辰宇和周小川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雯伊眼中透露着绝望,无心去理会电话那头已经急得焦头烂额的欧阳亦辰,她只要一闭上眼眼前就浮现了冷靖寒那种让她心寒的眼神,她爱他,很爱很爱,可是她不的不离开他,做出这个决定也是迫不得已啊!谁又理解她的痛……

而李子欣抬起头,看着天花板自嘲的笑了一下,然后拿起水果刀用力的朝自己的手腕割了下去,一阵钻心的疼痛传了过来,顿时鲜血四溅。

“既然那么痛,为什么要离开他,为什么要伤害他也伤了你自己……”一个男性的声音从雯伊背后响起。

“子欣,子欣…”大伟一个箭步冲过去紧紧地抱住了面色苍白的李子欣,冲旁边的护士大声吼道:“还不快点准备抢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