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好书推荐:月满天心新书《千年烟月在》出版上市

摘要: 从唐诗走近大唐-
自唐诗中窥探大唐风貌,梳理历史人文脉络,透彻解析大唐风骨
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15日书讯:近日,月满天心新书《千年烟月在》由九州出版社出版。月满天心,70年代末女子,上

作为一个以“诗”闻名的朝代,唐朝的着名诗人自是群星璀璨、数以百计。然而奇怪的是,在这样一个诗意蓬勃的时代,有才华有名气的女诗人却并不多,细数起来,仅仅徐惠、上官婉儿、薛涛、李季兰、鱼玄机等寥寥几个。更让人惊奇的是,这些女诗人几乎个个都是少年早慧,当之无愧的才女神童。然而,她们的命运也大都不太好,一个比一个悲惨。

图片 1

图片 2

从唐诗走近大唐- 自唐诗中窥探大唐风貌,梳理历史人文脉络,透彻解析大唐风骨

第一个是初唐时的徐惠。徐惠出身于书香世家的东海徐氏,在家族深厚文化底蕴的浸润影响下,小徐惠不仅容貌清秀,更早早显示了过人的才华。她5月能言,4岁开始读《论语》和《诗经》。8岁时,父亲有意考她,让她模仿《离骚》写首诗。小姑娘挥笔写下一首“拟小山”:

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15日书讯:近日,月满天心新书《千年烟月在》由九州出版社出版。月满天心,70年代末女子,上学甚少,读书颇多,浪迹十年,终是幼稚,生活白痴,幻想达人。闲读红楼为趣,倦聆古筝怡情。文风无定,时嗔时喜,烟火与婉约并进,犀利伴温柔同行。2008年开始创作,已出版作品《愿得一人白首不相离》《一轮圆月耀天心》《长相思不相忘》《总有一首诗,让你相信地老天荒》《以你之姓,冠我之名》等。

仰幽岩而流盼,抚桂枝以凝想。

编辑推荐

将千龄兮此遇,荃何为兮独往?

文字如流水,诗人如落叶,一叶叶飘扬在文字的漩涡中,流淌出独一无二的人生:在政客和文人间摇摆的上官仪;天地一月,孤洁傲视的王绩;半入尘世半出尘的王维;风姿恣意的李白;中规中矩的杜甫;才华飘逸的上官婉儿;霸气天成的武则天;晕染了一个时代如胭脂艳丽的薛涛……诗人已流进岁月深处,流水却穿越千年,男权不再独享资源,女性诗人加入了大唐的文化长河。

这首诗透露了这个小女孩的内心梦想:仰望着幽岩,抚摸着桂枝,满怀着内心的期盼和凝想。忍不住问,那一千年才能一遇的君子啊,你为何要独来独往呢?如此流畅雅致的骚体诗,立刻让徐父大惊,他知道女儿的才华已经无法遮掩,她必将要走上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小徐惠才名远播,备受瞩目。贞观十年,年仅12岁的徐惠走进了长安皇宫中,成为李世民的嫔妃。身份的改变没有让她停止创作,不仅诗词迭有佳作,更写出了一篇文采斐然的政论文章《谏太宗息兵罢役疏》,她的格局与才华,都在唐朝女诗人中首屈一指。

历史的烟云如此厚重,却无法淹没大唐的风景。千年烟月在,风情不曾改。这本书,是写唐诗,也是写历史。是写故事,也是在写情怀。

第二个是上官婉儿。她亦是出身名门,是当朝宰相上官仪的孙女。然而她出生不久,上官仪参与到高宗与武则天的权力之争中,全家被杀。她和母亲虽然侥幸逃过一条性命,却不得不入宫为奴。在母亲郑氏的教诲下,上官婉儿从小便显示出了过人才华。14岁那年,女皇武则天召见了这个女孩,并出题考试。上官婉儿挥笔立成,且文辞优美。女皇十分喜欢,赦免了她的奴婢身份,让她掌管宫中诏命。上官婉儿从此陪伴在女皇身畔,参与国家大事的同时也身不由己地卷入权力纷争中。既有才华又有权利还貌美如花的女子,理所当然地成为一代文坛领袖,“称量天下”,任意点评文章。她是唐朝女诗人中文坛地位最高的。

内容提要

大唐是中国历史上的一倾流觞,唐诗却蜿蜒着中华文脉最大的一枝分流。五千年文明过眼,唐诗是其中的一朵奇葩。千年历史如烟,大唐始终闪耀着独特的风华。初唐的朝气满溢,盛唐的风逸丰美,中唐的绮丽华美,晚唐的余韵悠悠。一首首文采斐然的诗作,一众鲜明恣意的诗人。本书分别选取初唐、盛唐、中唐、晚唐共四十余首唐诗,加以解析和阐释,顺应年代脉络,讲述历史风云,带领当代读者领略一个不一样的唐朝,感受那个年代另类的波涛汹涌,还原真实的大唐百态民生。

第三个是盛唐时李冶。李冶字季兰,她虽然出身平民,却同样是聪慧美丽,《唐才子传》记载,说她6岁便能作诗,看到院子中的蔷薇花,便赋诗一首“蔷薇诗”,其中有一句写道:“经时不架却,心绪乱纵横。”李季兰的父亲看到后无比惊讶,他说,这个女孩太聪明了,可写这样“心绪乱纵横”的诗,长大后恐怕会不守妇道。李季兰早早出家,成为一名女道士。她一生未嫁,却也一生恣意纵情,活出了迥然不同与其他女诗人的模样。

章节试读

上官家族和大唐李家渊源很深,并且很长,从上官仪到上官婉儿。上官仪的父亲是隋朝的将领,隋末年,宇文化及在扬州起兵造反,将上官仪的父亲,上官宏杀死,上官仪因为年幼,躲在破庙里,才得以保全性命。可以说,在改朝换代的历史瞬间,他是饱尝了人生冷暖、颠沛流离的。隋朝末年,炀帝大兴土木,荒淫无道,整天搂着美人在床榻上晃悠。一个家庭如果有这么一个人,那他顶多是个败类;如果一个企业有这么一个领导,你可以选择跳槽,让人生重新洗牌;可是,国家首脑成了这样的人,遭殃的,却是百姓。于是,民不聊生,怨声载道,盗匪横行,到处造反。著名的瓦岗寨,就是这时候兴起来的。而李渊就是这些造反派中的佼佼者,起兵之后,一个王朝很快易主李姓。大唐初建,处处都是希望。上官仪也结束了逃亡的日子,英姿勃发,准备科举考试。历代的文人,都不甘于做个本分的文人,仕途才是最终的选择。因为文人都没办法养家,不能写作换稿费,经商也被人瞧不起。做公务员就不一样了,不但地位高,工资高,家族也跟着扬眉吐气。上官仪又不同于草根秀才,他是沦落在民间的落难公子,通过仕途重拾家族尊严和面子是唯一途径。但是科举并没有那么容易。唐初,一切都百废待兴,科举制度也并不完善:没有殿试,以文为主,但不局限,诗词歌赋甚至算术都考。没有殿试,也就没有状元榜眼探花这些说法。唐代读书人是很尊贵的,只有贵族和有钱人家的孩子可以有机会读书,因为笔墨纸砚都很贵,尤其是书,贵得离谱,几乎就是奢侈品,平民百姓买不起。科举制度又不完善,考的知识很杂,就算一个孩子从十岁开始读书的话,也不一定能样样都学精。而且每次考试,考生们都需要长途跋涉,甚至背井离乡,生病寂寞凄凉,一路荒寒,却不一定考得中。在唯有读书高的年代,人们这样形容科举:五十少进士。也就是说,五十能考上进士的话,就算年轻了,所以,才有范进中举的疯癫,蒲松龄一生无数次的考取不中,一直到垂垂老矣。在考生里面,上官仪是有优势的,他小时候家境好,得以系统读书,后来流落,吃了许多苦,更是刺激了上进心。所以,志在必得。古人喜欢说:一举成名天下知,说的大概就是上官仪这样的青年才俊,家世良好,才华了得,又年轻。上官仪这次考的是第三名,太宗皇帝御笔钦点,做了弘文馆直学士。唐太宗喜欢上官仪。据说每次国宴,都要指定他陪在身边,所以,上官仪步步高升,成了最年轻的宠臣,风光一时无限。终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做了宰相,权倾朝野了。《论语》中有一段话。子张问孔子曰:何如斯可以从政矣?子曰:尊五美,屏四恶,斯可以从政矣。南怀瑾大师解释的所谓五美:施惠于民却不必耗费钱财;使用民力却不会招致怨恨;满足欲望却不贪婪;地位安稳却不骄横;有威信却不刚猛。上官仪后来犯的,便是威信和刚猛并存之罪——他居然在武则天开始攀爬至权力顶峰的时候,帮高宗起草废后诏书!武则天是怎么当上皇后的?脚下的尸骨能堆成山,鲜血能流成河,她怎么会如此轻易撒手!所以,上官仪的命运,在提起笔那一刻,已经注定了。

图片 3

专业点评

文字如流水,诗人如落叶,一叶叶飘扬在文字的漩涡中,流淌出独一无二的人生:在政客和文人间摇摆的上官仪;天地一月,孤洁傲视的王绩;半入尘世半出尘的王维;风姿恣意的李白;中规中矩的杜甫;才华飘逸的上官婉儿;霸气天成的武则天;晕染了一个时代如胭脂艳丽的薛涛……诗人已流进岁月深处,流水却穿越千年,男权不再独享资源,女性诗人加入了大唐的文化长河。历史的烟云如此厚重,却无法淹没大唐的风景。千年烟月在,风情不曾改。这本书,是写唐诗,也是写历史。是写故事,也是在写情怀。

第四个是中唐时的薛涛。薛涛出身小官吏之家,也同样是个小神童。她8岁时候,父亲在梧桐树下随口吟诵:“庭园一古桐,耸干入云中。”下句还没有想出来,却听旁边的小薛涛已经应声接道:“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这两句诗一出口,就让父亲又惊讶又担心。惊讶的是女儿小小年纪如此才思敏捷;担心的是,这两句诗似乎暗示着随风摇摆、命运不定的意思。薛家后来出事,薛涛流落到成都,沦落为官妓,不得不迎来送往,果然应验了少年的诗句。

写到这里,我忽然发现,徐惠、李季兰、薛涛这三个小姑娘虽然生活的时代不同,可她们少年赋诗的故事怎么这么像啊?都是在父亲身边,都是脱口而出,写出的诗句都让父亲又惊讶又感叹,并且她们最终的命运也都与这些诗句相吻合——让人情不自禁怀疑是后人的穿凿附会。

薛涛之后,历史进入了晚唐,这时又出现一个美女诗人鱼玄机。她也是少年早慧,让着名诗人、花间派的鼻祖温庭筠慕名来访,一诗读过,顿时惊为天人。长大后出嫁做妾,却不被大妇所容,被迫离异后出家为女道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